马智礼的“阅读力量”/南洋社论

芬兰耗费巨资兴建的“颂歌”(Oodi)图书馆,是一个标识化的未来主义建筑,是一座能为读者提供知识、新技能、灵动思维及阅读体验的现代图书馆,最近更配合庆祝芬兰100周年独立日,在首都赫尔辛基举行揭幕。

作为蕞尔小国的芬兰,人口仅550万,却拥有700多间图书馆,堪称图书馆的国度,芬兰人每年的书籍借阅量更是超过6600万册,被称誉为世界上最爱读书的民族。



还有德国,是全球第二大图书市场,有超过1万4000多间图书馆;在这个全球人均书店密度最高的国家,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书架或书房,随处都能看到正在阅读的人。因为他们认识到,要更好地掌握阅读技巧,提高理解能力及思考能力,才能有更好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改变生命的轨迹。

在马来西亚,我们的政府也在设法开创阅读的好时代。

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最近建议在添油站、快餐店设阅读角落,以鼓励阅读,以实现2030年跻身阅读国的目标。

虽然政府在推动阅读运动的起点稍低,渠道较窄,但为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提升国民素质的态度上,政府在这方面的努力仍值得支持和赞赏的。



因为阅读是凝聚人心、提升文化品味及增强创新活力的重要源泉,这就是马智礼渴求的阅读力量。

其实,倡导读书,推广阅读,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它还需要通过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的助力,更要引导社群参与、业界支持、媒体的配合,以及通过提升阅读的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以营造阅读环境与氛围。

我们可以仿效一些经济发达国家创立阅读节,邀请作家与读者一起参与阅读朗诵,以提高人们的精神境界;也可通过成立读书会,借助名人效应,激发阅读意愿,促进阅读率的回升。

我们也可通过“一本书一个社区”的读者分享活动,增强社区的凝聚力,或是通过换书会,增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以及通过书籍旅行,传播知识,提升审美品味。

在这个喧嚣躁动的世界,马智礼是要借助阅读平台的建构,培养民众的阅读自觉,鼓励民众从阅读中找到存在感。

在这个阅读渠道多元的网络时代,更应该帮助每个人将阅读视作一种生活态度,因为只要能拥有这份阅读心灵,才能学会成长;就像花的绽放到凋落的时序轮迭,经历萌芽、求知、体验、深刻、反省和了然,这就是我们要培养的阅读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