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我者赞我高明/江军

两位朋友无聊得紧,居然不知天高地厚地高谈阔论,以下是他们高论的其中几句。

甲:“为什么明知拨款不公,必然引起反弹,有些人还是兴致勃勃地继续不公不正?”



乙:“拨款不公正?讲清楚点,别乱射箭。”

甲:“好像这儿60所学校只拨1200万令吉,那儿一拨就拨2500万令吉;这儿3000万令吉行政开支变零,那儿还是61亿令吉,一眼看去,就是不公道,这样做,能堵百人口却难遮千人目,准会引起公愤。“

乙:“公愤?那是老兄浅见。你没有看到从另一边飘来了多么多的赞美和‘公爱’!”

甲:“会不会像一些评论高手所说,有些人吃我们的饭喝我们的奶长大后就翻脸不认人?”



各族教育预算失衡更严重

乙:“可能有吧,以往可能需要你们的饭和奶,如今不同往日,别人饭更多,奶也更多,你们已不能满足所需了。所以,考量的方向自然不能不调整,这样才能有机会立于不败之地。”

甲:“那天我重读族魂林连玉先生生前亲笔书写的‘华人对本邦教育总要求’,再一次了解到,华人对教育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其中一项要求就是‘各民族教育预算必须均衡’;民主行动党创党以来,直指国阵的各民族教育预算完全失衡,数十年来该党都炮轰马华没用,无法纠正国阵的严重失衡,该党也利用这失衡现象煽动华裔不满马华,骂马华是巫统应声虫,是华人的走狗。华裔终于全面接受行动党的说法,在去年大选几乎歼灭了被污蔑为应声虫和走狗的候选人,行动党成为执政党,还获得财政部长的高位。可是,各民族教育预算严重失衡的现象不但没有被纠正,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走势。”

乙:“假如是这样,是不是说有人当了家当了权却好像也当了他们先前所骂的犬族?对吗?”

甲:“总之,不知者会继续歌颂他们,了解实情者则会未语泪先流!”

乙:“对有些人来说,是不是‘不知我者笑我忘恩不知轻重,知我者才会赞我高明空前’?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