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连玉文保基金抢救历史 保根护脉

文化遗产也可以变成很潮流的东西!UCSI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建筑系助理教授张集强说:“本来就是。”如今大部分马来西亚人更有了保护文化遗产的意识。

敌不过发展的洪流,苏丹街乐安茶室及乐安酒店多年前结束营业。

张集强于2000年担任教授兼撰写专栏,这么多年来,从槟城乔治市和马六甲市还未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到如今的文遗转变,他发现我国旅游业注意力不再纯粹放在新事物或购物广场上,而会注重人文内容。 他指出,最近面子书会留意到有人会张贴吉隆坡鬼仔巷(Jalan Panggong)一甲子的何九茶店迁店的新闻,引起网民议论。



“这种情况是,即便是年轻人也当作这是很潮流的东西,这就是所谓的文化遗产,旧东西。”

专业于研究吉隆坡历史,亦有为文物馆建筑设计,林连玉纪念馆的设计就是出自张集强的手。他也是林连玉基金“文化资产保存基金”委员。

约10年前开始,世界遗产开始注重20世纪的遗产,譬如工业革命的遗产,而从农业转向工业革命,很多国家是由政府来推动工业如建工厂。

“从1900年的20世纪初迄今,这些古迹还在使用,我们要兼顾到如何保留工厂之余,还能让里面的人继续使用。”

城市生态已改变 



他举例,譬如在槟城和马六甲有许多老店屋改造成酒店和咖啡馆,但这并非真正的古迹保存。

“即便建筑物还保留着,可是里面的活动已经变了,你去到那城市的印象和生态已改变。”

而从事建筑物背景的他们也要从考究到这古迹的价值不仅仅是建筑物本身,也包括建筑物的“内容”(人和文化);而且,在做古迹调查时,也要访问人物史。

张集强文章曾写过这段话:全世界、我们、发展中的国家一直以为,保护古迹是与发展对立的。 “可是它不是,你保护古迹,才是国家真正的发展。如果所有保护古迹的国家都是与国家对立的话,那它们全是落后的国家;可是恰恰相反,往往保护古迹最落力的国家,都是先进国,如日本、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等欧洲国家。 ”

此外,古迹保存需要牵涉到知识是跨领域的,如壁画修复,需要涉及化学、物理、美术,这都是跨领域的学识。

张集强积极参与古迹保存工作。

永续包容

张集强认为,“文化资产保存基金”是个很前瞻性、很时髦的基金,有望日后能够提高我国文遗的学术水平,有条件办更多交流会。

文保基金是要跨越政府政策限制,推动及保护马来西亚多元文化。华教斗士林连玉当年在捍卫母语教育及平等权,文保其实就是下一个阶段。

“文保不只是要保留,而是要永续发展下去。”

早前遭受教育文化政策压迫下,华社因受压及觉醒下,许多会馆都陆续成立“护根”及保文遗。80年代,华校尤其是独中,有醒狮团、武术团、棋艺社、书法社及华乐等,其实这些都是文化教育。



提升更高水平 

“如今我们更要广泛影响,并通过资金支持下,将之提升到更高的水平。我们有各式各样民俗节庆和文化,如九皇爷诞,但又有几人会深入地去探讨和记录?甚至翻译成巫英让更多人认识华人民俗节庆。 ”

历史通常都是由胜利那方、当权者写的,他们会塑造一个对他们有利的既定概念,而真正的历史更复杂多元。

“如果不够深化,它会变质消失。譬如方言,它不仅是语言,也包括思想。这些语言形成可看出其社会关系,如今方言快从年轻人身上消失。 ”

小时候,父亲会带他去庙宇祭拜,曾看过乩童跳童,还有许多丰富宗教习俗的文化,这些皆已经成为他个人的文化修养。 然而,如今城市的父母很少会带小孩去庙宇,现代人也声称不鼓励迷信之说。

任何文化有其好坏

“我认为,任何文化都有其好与坏,站在本位点去思考,仍有其值得流传下去的价值。现在小孩的文化熏染与上一代不一样,去旅游时,我也会带小孩去庙宇看看,但这与我小时候生活间就能接触的宗教熏染是不一样的。在这土地生长的人要有一个概念,我们每天都会有惊喜、会遇到你从不认识的东西,很多东西都不是理所当然。

“胸怀大一些,我们对文化包容力会更强,我觉得这是未来很需要的一种能力。文化包容力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观。”

此外,文保基金也会落力加强地方研究工作。

推动文保

张集强提到,大马文化民俗历史工作者李永球有他自己一套的经验方法。

“他搜寻的方法是去墓碑。太平百年义山的墓碑他都搜寻过了,他知道这个人与那个人之间的关系,他的资料库是很强的。但李永球不懂如何将这些“资料”用电脑整理出来,若他离逝,就没人知道这些‘资料’了。 ”

实际上,这国家许多事情都发生在民间,国家也没能力去记录这些民间历史,而文保基金就能适当的举办工作坊与当地的文史工作者接触,协助他们将采集的资料系统化,提升他们的能力及出版成书。这些当地文史工作者甚至可以成为大学生的共同指导老师,这些人皆有好几十年文史研究经验,绝对是个“宝藏”。

另外,文保基金目前着手协助的第一宗个案,就是来自吉兰丹州地方文史工作者黄崇锐,目前已是82岁高龄,在当地调查丹州华人历史记已超过半个世纪之久。他也是林连玉精神奖得主。

捐献屋地予基金

黄崇锐于去年2月决定将坐落在哥打峇魯唐人坡,占地1万3000余平方尺的屋地,连同一栋住屋及燕屋,捐献予林连玉基金,供成立吉兰丹华人历史文物馆。

张集强的工作就是协助对方设立文物馆,文保基金则会在出版方面资助黄崇锐的一半出版费。

“他现在很紧张,因觉得时日不久。前年他太太(谭丽屏,文史工作者)去世,他很心急要设立一个华人文物馆,把他有生之年的文物记录下来(出版成书)。未来也不排除文保基金会继续以对半的资助方式协助当地文史工作者出版书籍。

“以后如果文保基金有足够的捐款,就能够成立出版基金协助这些有出版计划的人,至少50%是由基金支付。除了出版成书,该基金也会将文史以纪录片方式记载。 ”

民间发起文保推动

文保基金是马来西亚文化发展很重要的里程碑,它是首个由民间发起,由下而上的文保推动,有别于大部分外国都是由政府相关机构在推动。

“这是难得的民间力量,把它组织起来,而且是有代表性的全国性组织,希望大家都能给予支持。我们是个民主社会,有很多事情我们不能只依赖当权者做决定,我们有一些思想上的东西,在民间必须要有足够的态度和看法,这个多元的价值观在马来西亚才能很好的维护下去。”

为了保存华裔在大马扎根生长与贡献国家的历史记忆,林连玉基金日前成立国内首个“文化资产保存基金”,希望在5年内为该基金筹募至1000万令吉,为国家“抢救历史,保根护脉”。

内化深化

马来西亚不断过度重视经济增长、多媒体和硬体建设,可是人文建设有无提升?

他说,我国要迈向先进国,成为高收入群,可是人民回家却须紧锁大门,把家变成一座监狱似的,出外对人也不信任,而这种社会关系不是先进国的模样。

“你在先进国,你走出去,你对彼此是信任的,这是社会人际关系(人文建设)。其实,历史古迹就能让我们加强人文建设这一块。住在吉隆坡的人认识的共同印象是很零星的,因这城市让人足以产生的共同印象太少。 ”

不应只变成旅游景点 

我们在谈文化遗产时,很多人都单纯将之与旅游业挂钩,打造成老街,变成旅游景点,吸引人潮。

“其实文化保存更重要的是一个内化,把大家共同认识的东西深化,让住在这城市和国家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和理念。”

单纯把古迹变成旅游业的一部分就是所谓的经济建设,但经济建设完后,它又与我们有何关系? 政府砸下巨资去美化吉隆坡大钟楼周遭的景点后,有多少当地人会想到空闲时会带孩子家人去那儿游玩,将之视为我们的文化遗产的一部分?

“国人对文化遗产的概念多数停留在观光景点或表面认识。而文化资产保存基金工委会如今要做的事情是重新回归到教育,将知识灌输给小孩让他们知道,未来长大后,要将保护文遗这件事传承给下一代。这种对文化认同感的深化情感,你会在先进国家、文化成熟的国家看得到。 ”

林连玉文化资产保存基金着重5大项目1.地方研究 

◆地方文史工作者之交流与培训

◆辅助地方文史研究计划

◆建立地方研究资讯分享平台

◆促进国内及国际交流,提升地方研究水平。

2.文献研究及出版 

◆文献发掘及资料整合平台

◆文献资料电子数位化及检索系统

◆串联国内外相关文献典藏机构

◆支持本地文化及历史相关研究书借或专书出版。

3.文物馆及推广教育 

◆ 辅导地方文物馆的设立,并协助迈向可持续性经营

◆串联国内各地文物馆,成立网络讯息交换平台,以达到互助宣传之功效

◆支持文化及历史推广教育之活动。

4.文化遗产修复技术

◆推动各项文化遗产修复课程或工作坊

◆文化遗产修复技术人员栽培计划

◆专业修复工作协调,

◆促进国内及国际修复经验交流。

5.无形文化遗产 

◆无形文化遗产教育传承计划

◆支持相关表演、展示

◆无形文化遗产之记录及研究工作,包括纪录片制作、口述访谈等。

报道:郭美群 摄影:王宥文

报道:郭美群 摄影:王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