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能追数百至7千电费
十多户被指偷电喊冤

投诉者踊跃出席与国能公司举行的对话会,前排左为江丽玲。

(华都牙也10日讯)华都牙也区十多个住家被国能指窜改电表偷电,遭追算数百至7000多令吉,居民大吃一惊。

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西华古马接获投诉后,邀国能公司派员到华都牙也县议会会议厅举行对话会,聆听用户心声。

出席者包括国能怡保拿乞路总部商业经理艾霞和市场经理哈仑、端洛区州议员兼行政议员杨祖强的政治秘书江丽玲、县议员陈文彬、陈进华、祁宝庄、廖永明及村长。

陈文彬说,国能不应只凭所拍的照片指用户涉嫌偷电,应采用录影佐证,由于单方面指用户偷电,而且没有其他证人在场,令人生疑。

“即使有老人家在家也不适当,他们不明白发生什么事,过后叫还老人懵懵懂懂签名。”

他说,投诉者接到追算通知书后,通过行动党县议员到华都牙也国能投诉,却被告知该处不处理。去怡保拿乞国能总部,才知此事由大山腳国能处理。

他说,投诉者担心过了3天的上诉期,国能会断电,被迫先缴被追收的电费。

处理上诉被踢来踢去

陈进华说,用户电费突然大减,不代表涉及偷电。例如他一个亲戚家原有6人居住,每月电费五六百令吉。

“当孩子们都出外地工作,只剩两老,电费降到100多令吉是很合理的。”

他说,多位投诉者接到国能通知书,莫不惊讶,他们家里人不多,用电少,为何要冒险偷电省一点钱?

他指出,投诉者要上诉,却像球被踢来踢去,霹州内的问题,竟要去遥远的大山脚上诉,莫名其妙。

廖永明说,国能服务,尤其是与用户沟通方面需改善,避免广大用户产生怨言。

江丽玲希望国能给投诉者公平的上诉机会。

西华古马(左起)、艾霞及哈仑与出席者交流。

国能应采录影佐证

西华古马认同陈文彬和陈进华的建议,国能检举怀疑涉嫌偷电用户时,应采用录影佐证,同时改用Whatsapp取代电话信息通知用户。

他说,国能一般在5年内,才上门检查电表一次,如2、3年一次,或可减少电表纰漏问题。

投诉者麦顺娥说,她的屋子2015年重建,2016年建竣入住几个月,就去美国孩子家住了约半年才回来,电量很少。除非子孙回来,电费才会增加。

她最近被追收收益损失4000多令吉,大感惊讶。赖细妹与麦顺娥邻居,也被国能追收4000多令吉的收益损失,让她和丈夫吃惊。

她说,过去孩子们在家时,电费每月二、三百令吉。孩子去外地工作后,只是两老,每月减少到百多令吉。如旨他们涉嫌偷电,真是莫须有的指控。

陈金兰遭怀疑涉嫌偷电的屋子,是租给友族,被追收300多令吉。

她说,屋子租给别人,没去注意电表有什么问题,国能来检查也不知情,却收到偷电通知书,实在费解。

艾霞和哈仑较早时向出席者讲解如何上网查阅家里电费和如何精明节省电流的方法,并解释如何发觉电表有问题后,向用户追算收益损失。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