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三打阿兹敏/刘泰安

中国古典名著《西游记》有一章回讲述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情节引人入胜。想吃唐僧肉的白骨精,先后变幻成年轻村姑、老妇人和老公公,都被孙悟空识破和打死,但悟空亦曾因此被受骗的唐僧一怒赶回花果山。

故事启发人们不可被表面现象、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今日社会何尝不乏表面虚伪、内心阴暗的人,为了私利而不择手段?



我想起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典故,皆因人民公正党的领导层最近发生“安华三打阿兹敏”有感而发。公正党在去年5·09的第14届全国大选后崛起为最大执政党,该党领导人之间的斗争必然影响国家政局的稳定,值得关注。

安华一打阿兹敏,是在去年公正党党选中,默许心腹原任副主席拉菲兹挑战原任署理主席阿兹敏之职。安华以尊重民主程序为名,没有劝退拉菲兹,致使这场“阿(兹敏)拉(菲兹)之战”,乃现任首相敦马哈迪和候任首相安华两人“代理战”之说甚嚣尘上。敦马再度拜相组阁时重用阿兹敏,委为经济事务部长,被指扶植阿兹敏来抗衡安华。

“师父师母”夹攻“徒弟”

有传阿兹敏为了宣泄面对挑战的不满,可能在党选中转攻党主席一职,不让安华不战而胜接任党魁。事实上,阿兹敏的确迟至提名日才决定捍卫原职,玩足悬疑。



安华二打阿兹敏,是指责阿兹敏过早宣布蝉联署理主席职,即在党选结束后,但中央选委会宣布正式成绩前,发表以“2018至2021年公正党署理主席”署名的文告,感谢党员支持。

安华既然声称不会针对党选成绩发表看法,就应坚守超然的高度,批评阿兹敏自行宣告胜选之举,无疑透露他不乐见如此结果的心声,有失偏颇!

安华三打阿兹敏,是在不久前行使党主席权力,委任阿兹敏的宿敌如拉菲兹为副主席、赛弗丁为总秘书等,偏向单一阵营的高职人选。阿兹敏因此大表不满,公开喊话要求检讨中央高职的委任,因为无法反映党员要求的“公平与公正代表性”原则,以及无助于推动该党前进。他也炮轰数名受委高职者涉及不透明的选举,实为党分裂的根源。

安华反呛阿兹敏不应通过媒体针对党务问题发声,不能为党员树立好榜样。他自认决定具备包容性,并暗讽阿兹敏应专注发展经济,而非关注政治。与此同时,其妻副首相旺阿兹莎也出声护航,强调委任拉菲兹为副主席是安华身为党主席的特权。面对“师父师母”的夹攻,试问“徒弟”如何招架得住?

当然,阿兹敏不是白骨精,更像是可怜的受害者。安华也不是法力高强的孙悟空,他过去拥有崇高的“烈火莫熄”形象与威望,当下已大不如前。安华三打阿兹敏的后果,不啻是AA(即Anwar和Azmin)关系生变、甚至濒临决裂的滥觞!

阿兹敏的队伍在党选中赢得70%党职,可见基层势力雄厚。但他此刻无法硬碰安华,下届党选要在3年后才举行。如果安华在两年后顺利接班封相,极可能清算阿兹敏在政府的地位。

传阿兹敏率军入土团

当前坊间盛传阿兹敏将率领支持者退出公正党,跳糟到敦马的土团党。一旦属实,已经广招巫统政治青蛙和吸纳公正党叛将的土团党,势必一跃成为最大执政党,而安华领导的公正党却沦为第三大党,屈居行动党之后。届时敦马大可以“尊重民主程序”为由,做满5年首相任期,下届全国大选或可推举阿兹敏成为我国第八任首相。

平心而论,现年55岁、外型俊朗有点像港星梁朝伟的阿兹敏,为人低调内敛,面面俱到,睿智开明,成熟稳重,掌政能力有目共睹,比起72岁而有点英雄迟暮的安华,可能更能朝气蓬勃地领导这个国家,打造人民所期望的新马来西亚!

安华在本月4日宣称,希盟内部有人企图阻止他从首相敦马手中接过首相职务。他虽未透露密谋者的身分,但答案似乎呼之欲出。无论如何,“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和“成也敦马,败也敦马”会否始终是安华仕途的宿命?有待下回分解!



2016年中国贺岁电影《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有句台词,颇有意思。唐僧对孙悟空说:“其实我们两个很像,所以如来佛祖才会安排我们师徒一起去西天取经。我们都是只相信自己所看见的,坚持自己认为的对错。”

安华与阿兹敏这对师徒的恩怨情仇,谁是谁非,谁与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