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涉入金援1MDB
一带一路染政治味

(纽约7日讯)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为增强海外影响力,曾向马来西亚提议纾困一马发展公司(1MDB),换取大马同意由中资企业承建铁路与天然气管线,使一带一路计划沾染政治味。

一马发展公司弊案涉及多国调查,已被视为全球规模最大的金融丑闻之一。美方指控,2009年至2015年间,一马公司遭不当挪用至少45亿美元,前马来西亚首相纳吉被控收受6.8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今天刊登长篇调查报道,披露中马双方多年前密会纪录内容。会议纪录显示,中方官员曾在2016年向大马访宾表示,中国将运用影响力,尝试让美国与其他国家放弃调查纳吉等人被控挪用一马发展公司资金案。

根据马来西亚当局搜索纳吉办公室所得的会议纪录,中方当时还提议窃听追查一马发展公司弊案的华尔街日报记者住所与办公室,以查出向媒体泄露内情的人士。

马来西亚为此同意让中国一带一路计划入股铁路与天然气管线工程。双方密会几个月后,纳吉和中国国有企业签署总值340亿美元的东岸铁路线与泛沙巴天然气输送管建设协议,由中国多家银行提供建设资金,中国工人承建。

知情人士透露,纳吉当时还与北京高层密谈,有意开放两个大马港口给中共海军舰艇停泊。报道表示,中国试图在南海争议水域拓展影响力之际,马国此举形同对北京做出重大让步,但纳吉的提议最终没有实现。

中方一向强调一带一路是为加强沿线国家基础建设,但上述情事凸显计画背后的政治力运作。美方官员表示,中国运用一带一路增强对开发中国家的影响力,使相关国家陷入债务陷阱,中方运作还带有军事意图。



中马密会纪录指出,中方参与大马工程的目的“带有政治本质”,包括力挺纳吉政府、替一马发展公司偿还债务、加深中国在马来西亚的影响力,但必须让外界认为相关工程属于市场导向。

文件显示,马来西亚官员当时建议相关工程融资高于市场价值,多余现金挪作其他用途。纳吉去年5月下台后被控洗钱、背信,但他否认涉及不法,马来西亚政府持续追查,调查人员认为,部分资金被拿来支应纳吉的政治活动,并偿还一马发展公司到期的债务。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上台后,已暂停中国在大马的一带一路工程案。

马来西亚天然资源丰富,且邻近重要航道,是美中在亚洲争夺影响力的关键盟友。美国为争取区域盟邦,曾向纳吉示好,但2015年一马发展公司弊案爆发,美国司法部展开调查,损害华府与纳吉的关系,促使大马政府投向北京怀抱。

据大马现任与前任官员说法,2016年,一马发展公司无力偿还130亿美元债务,深陷困境的纳吉向马来西亚金融家刘特佐(Low Taek Jho)求助,刘特佐安排中马密会,双方交涉如何化解一马公司财务危机。

刘特佐因涉及一马公司弊案,在马来西亚与美国都面临刑事指控。他被视为挪用数十亿美元资金的主谋,美方试图查扣他名下的相关资产。大马官员指称,流亡中国的刘特佐受到北京保护。

新闻来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