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半岛第四波
中国人和印度人

狼牙修国使。(图转载自[香港]商务印书局)

与其问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不如说我们命中注定会在这里相遇。

因为这里是季候风相会的土地。



只要北方的中国人会造船了,东北季候风就会把他们带来这块狭长的土地。而一旦西方的印度人会造船了,西南季候风也同样会把他们带来这块狭长的土地。

印度人和中国人会造帆船的年代大约是公元元年左右,于是南印度移民就乘船循季风漂流至马来半岛西岸,南中国人则也张帆来到马来半岛东岸,彼此都建立了沿岸集市。当时的帆船技术尚不能使用顶风和侧风绕过半岛,于是两地商人便利用半岛的河道、林道、在季风交绥时期,将货物运到彼此的集市,而集市也渐渐衍生出众多细小的土酋邦国。说到底,马来半岛文化由始至今都是商业贸易型的。

人种通道

而马来半岛在漫长的人类史中,一直只是一个“人种通道”。在文明史中则是“帝国边区”。在东南亚,它即是北方孟卡蔑民族(Mon-Khmer越南、暹罗、缅甸)的边疆,同时也是南方马来-波利尼西亚民族(Malays-Polynesia,印度尼西亚群岛)岛屿帝国的边疆。于是在公元元年开始至前现代漫长时期中,马来半岛有时是扶南或狼牙修的势力范围,有时又是岛屿帝国利室佛逝(Srivijaya)或满者伯夷的势力范围。

然而,无论是北方的扶南及狼牙修、或南方的利室佛逝及满者伯夷,其实都是印度化的古邦国,即是印度人统治阶级加上当地人孟卡蔑民族或马来民族构成的早期国家,两千年来印度移民为东南亚带来了宗教如佛教(普罗浮图)和婆罗门教(吴哥窟),政治(统治阶级)。



而中国人带来的则是商品贸易和巨贾富商,时至今日,东南亚依旧一如往昔的使用中国小百货;锄头镰刀、铁钉锅具、陶瓷碗碟、蜡烛漆料等,换取檀香、沉香、象牙、犀角、燕窝、香料等南方珍宝,而中国铜钱甚至也是东南亚的通用货币。

千百年来的中国商人乘着季风在南方一待就是半载,为了方便交易往往也娶了个当地人老婆,于是留下了大批混血儿后裔,这些混血后裔;菲律宾称Mestizos、越南人称Minh Huong、暹罗人称Luckchin、印尼马来则称峇峇娘惹(Baba  Nyonya)。

中国人(图转载自[台湾]《世界地理杂志》)

殖民引进劳工

当到了近代,英国人在马来半岛建立了殖民统治,大量的引进印度和中国劳工,从事橡胶和锡矿开采,两地移民更是直线增加。

但纵观亚洲历史,最显赫的文化集团和人口重心,始终是中国大陆和印度次大陆。而东南亚的区域性农业文化重心,则是孟卡蔑人的萨尔温江、湄南河、湄公河、及波利尼西亚人的爪哇火山沃土岛屿,马来半岛丛林密布农业不发达(今日依旧粮食不能自给),人口稀少,从来都不是人口或文化的重心,始终受周边地区影响及争夺,何以在今天却奇迹的是个独立邦国﹖

风帆年代,马六甲海峡半岛沿岸,有两座明显的航海地标,一是南部的金山(G.Ledang, 4187英尺),二是北部的日莱峰(G.Jerai, 3998英尺)。

公元672年(咸亨三年),义净法师前往天竺取经,途中曾留驻日莱峰山麓,其时已有印度佛教士在顶峰筑举火台,做为印度南大路启航船舶到东南亚的灯塔标。

1894年F.W.Irdy氏在日莱峰顶峰发掘出一个8世纪的金身佛像,和两个14世纪的兴都教花岗岩石碑,见证了印度移民先是佛教,然后是印度教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