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触碰的界限
听过身体红绿灯吗?

儿童性侵创伤复原咨询的过程中,受害者与父母应该一同参与,双管齐下才能缩短受害者的复原之路。如果父母不懂得处理孩子的心理“伤口”,只会把整件事推向绝望的深渊。

2018年的多宗儿童性侵事件让人极度愤怒,可是愤怒之余,媒体更应该加强力度围堵事件再度上演!



面对儿童性侵,人们关注受害者遭受的心理伤害,但受害者父母的心理状况,却常被忽略——来自台湾的性心理学专家郭洪国雄就说了一段自己的童年经历。

有一次,他和几个孩子一起玩耍,一名邻居叔叔走过去,二话不说就强抱他们,还伸手触摸他们下体。郭洪国雄很生气,但也没多说什么,就哭着跑回家;其他孩子则对怪叔叔破口大骂,他反而更开心。

父母反应截然不同

更惨的是,回到家找父亲哭诉,父亲却回说:“哎呀,让别人摸一下又不会死!那位叔叔只是要检查你的‘鸡鸡’有没长大啊。”

然而,母亲的反应却截然不同,她马上跑出去找怪叔叔大骂一顿。



“父亲上述的反应根本无法安慰孩子的心灵,而母亲生气地为孩子出气才能起到安慰作用。在此奉劝父母们不要像父亲一样,面对儿童性侵一定要严肃看待,这对孩子的心理层面会有一定帮助。”

190102C01_C5045-0

听过“身体红绿灯”吗?即可让人触碰与不可让人触碰的身体界限。

红灯:绝对不能让人触碰的身体部位,连问也不能问,如胸部、下体私处、臀部、大腿。严格来说,凡是有衣服遮盖的身体部位都不能让人触碰。

绿灯:可以让人触碰的身体部位,如手心、手背等。

黄灯:必须经过身体主人的允许才能触碰,通常因人而异,如耳垂、头部等。

尊重孩子从小做起

很多人看到可爱的孩子,都会忍不住摸一摸、亲一亲,这是不行的哦!郭洪国雄解释,触碰孩子之前,应该先征求孩子或其父母同意,尊重孩子的身体界限要从小做起,成人必须懂得拿捏界限,过犹不及都不好。

“我很喜欢小孩,以前时常会跟他们抱抱亲亲,现在我都不敢这么做了,就算是亲人或亲戚都不能随便触碰孩子的某些身体部位。有时候,成人也要明哲保身,避免让孩子过于亲近自己,同时也可以教育孩子:不是我不喜欢你,而是你们要懂得保护自己。”

年纪小小的孩子该如何保护自己免遭性侵?教导正确的性教育是最有效方法。不过,由于对象是小孩,所以必须以深入浅出的方式让他们容易明白和记住,并且要做到不至于矫枉过正。

他列出一个情境例子——“医生要打针可以脱你的裤子,但父母一定要在场。如果一个男生自称是医生,他要你把裤子脱下,你可以脱吗?

“教导孩子性教育需要设计很多情境题,让他们明白不同状况需要有不同反应,同时也能让这类性教育话题成为可以公开讨论的话题。”

性教育Vs.性启蒙

怎样想也想不透,为什么有人会对儿童产生歪念?

儿童性侵的加害者通常患有恋童癖,即是以儿童为对象获得性满足的一种性变态。恋童癖性欲指向的范围一般是青春期以前或未发育的儿童。假如一些孩子的发育期早,例如女孩的胸部微凸、长毛发等发育迹象,恋童癖加害者就对他们不感兴趣了。

郭洪国雄指出,恋童癖的致病因素涵括心理因素、社会因素、家庭因素、性格缺陷。曾经被性侵的受害者如果没有经过适当的心理治疗,长大后也有可能会变成加害者;也有些人在成人的亲密关系中受到挫折,因而失去自信心、有强烈的自卑感,便转向儿童下手。

三没儿童较好应付

还有,别让孩子性启蒙过早!“性教育和性启蒙是两回事。前者越早开始越好,最好是从幼儿开始;但后者绝对不能太早。性启蒙过早是指孩子过早地接触成人环境,使他容易性早熟。一些身体部位的开关提早被打开了,这是有害无益的。

“性启蒙过早的孩子比同龄人更早有性意识和学会自慰,这将致使他们过早发生亲密关系。如果他们在成人的亲密关系中受到挫折,就会把魔爪转向容易控制的对象——儿童。”

的确,儿童是比较好应付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有“三没”:没有反抗能力、没有自我保护能力和没有危机意识。

根据研究调查结果显示,80%的儿童性侵或性骚扰都是熟人所为,因为熟人可以让孩子卸下防备之心,而且更加没有危机意识。

郭洪国雄:父母处理儿童性侵的态度很重要,一定要以孩子的心理复原为首要。

受害者父母 重建性态度

郭洪国雄强调:“父母处理儿童性侵的态度很重要,一定要以孩子的心理复原为首要!有时候,为受害者带来最大伤害的未必是性侵者,而是父母处理整件事的态度。”

当性侵事件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父母一般最担心的是什么?第一,面子问题;第二,孩子的未来;第三,孩子的贞操被夺走了。

先来谈谈面子问题。对于大马最近爆出的儿童性侵事件,他对一名受害者母亲的处理态度大加赞赏。每当有人问起孩子的情况,那位母亲便回答:“我的孩子很勇敢,我以他为荣,他终结了很多可能会发生的悲剧发生。”

“那位母亲做得非常好!事情已经发生了,父母不应该逃避,也不应该说谎掩盖事实,反倒应该勇于面对。如果父母极力想掩盖事实,只会让孩子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令父母丢脸的事。可是,受害者有什么好丢脸的呢?真正该丢脸的人应该是加害者!”

生理伤害可以痊愈

若受害者是女孩,一旦事情曝光了,父母会担心女儿的未来。女儿以后怎样见人?将来怎样嫁人?

“如果一个男人真的介意,这种男人不要也罢,那又不是她的错。父母总会把事情想得太遥远,而忽略了应该要当下解开心结,否则时间久了心结会变成死结,后果可能更严重。”

至于贞操,他无奈地说:“其实,贞操是一个很虚无缥缈的东西,父母无需把贞操观念看得太重。很多现代男女谈恋爱都会发生亲密关系,只是那不叫‘性侵’而已。”

在进行创伤复原咨询的过程中,他常劝导受害者的父母重建性态度。性侵所造成的生理伤害(除了爱滋病)是可以痊愈的,受害者的身体依然是完整的,没有少一块肉。

“有些父母认为,被性侵的女生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这些想法都是非理性的。父母的一些非理性想法需要被挑战,帮助他们接受并慢慢地放下,这样才能陪伴孩子战胜心理战。”

孩子在乎父母反应

他继说,受伤的孩子更在乎父母的反应。如果父母的反应正向、乐观,孩子走出性侵阴霾的时间就越短;如果父母悲观、观念保守,孩子会很容易解读为:我犯了滔天大罪,让父母从此快乐不起来。

试问,孩子怎么敢快乐呢?怎么敢原谅自己呢?父母不敢面对事情,双方就会永远活在阴影里。

“无论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父母应该尽可能让生活回到轨道上。不要让整个家庭陷入愁云惨雾,停止所有的活动,家庭气氛死气沉沉,这会导致孩子更容易胡思乱想、转牛角尖。”

父母一定要明白,孩子还活着就是不幸中的大幸,活着就有讨回公道的希望。有些家长可能一时情急,会不小心让不合理的想法脱口而出,对孩子骂道:“你为什么不抵死反抗?”

“抵死反抗?只有活着才能看到性侵者应得的惩罚!要记得,一时的气话只会给孩子造成更大的伤害。”

190102C01_C5012-0

治疗起点:还公道予受害者

针对受害者的创伤复原心理治疗,必须从生理、心理、法律、性态度方面下手。

郭洪国雄说,在进行法律程序时,最好让受害者参与其中,了解他们期待性侵者应遭受的惩治。尽管法律无法完全满足他们的期待,但至少让他们有机会把想法告诉律师,而不是把他们排除在外,这也是一种捍卫自身权益的方式。

“无论性侵者是外人或亲人都应该要马上报警处理,还给受害者一个公道才是治疗的起点。”

避免小病变大病

在心理方面,受害者通常会产生两种极端。第一,身体变得超级敏感;第二,身体变得超级迟钝。前者即使被同性友人碰一下也会受惊吓,进而变成异性绝缘体,再也不相信爱情,这等同于是一种二度伤害。更严重的话会引发强迫症,受害者会一直洗澡,希望把身上污秽的感觉洗掉。

后者则完全相反,受害者陷入自暴自弃的漩涡,可以很轻易地把衣服扒掉,对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已完全不在乎。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被“用”过了,是一个不值得被爱的人。

“为了避免小病变大病,受害者应该马上接受心理咨询治疗。从我多年从事心理辅导治疗的经验来看,很多时候要等到法律还给受害者一个公道后,治疗才能真正奏效。在治疗的过程中,最好父母和孩子一起参与,以便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通常在治疗开始前,我会先让父母做好心理准备,让他们明白复原之路是很漫长的,但却不能不做;虽然做了未必得到预期的效果,但不做就完全没有希望。”

资讯:

由新纪元大学学院与台湾树德科技大学联办的“台湾人类性学研究所境外硕士在职专班”即日起接受报名,详情电邮至[email protected]查询。

报道·游燕燕 摄影·王宥文

报道·游燕燕 摄影·王宥文

报道·游燕燕 摄影·王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