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花卉设计
张琪珠惊艳好莱坞

看过电影,想必你们都知道张琪珠左右这两盘花都曾出现在电影中吧。

前阵子上映的好莱坞电影《我的超豪男友(亦译亚洲疯狂富豪)·Crazy Rich Asians》讲述新加坡富三代带着美国华裔女友返回新加坡参加婚礼,女友因而见识到男友家族的奢豪生活的故事。

电影众多场景中的……精湛吸睛的花艺,皆出自马来西亚花艺设计师张琪珠(Eunice Teo)的巧手。



来自麻坡的张琪珠,是土生土长的大马人,更是国内乃至东南亚少数获得美国花艺设计师学会(AIFD)认证的评审(certified floral evaluator/judge),也是网上花店和训练中心Amtrol Flower Designing的负责人。

在《我的超豪男友》中,张琪珠几乎包办电影中所有花艺设计,成品令她的临时老板——好莱坞知名制作设计师(Production designer)尼尔森科茨备感惊讶。套用她的话,尼尔森经历一场文化冲击,他没想到大马也有国际水平的花艺人才,而这也是张琪珠在国外参加比赛、当评审、展示花卉设计时最常遇到的问题。

尼尔森没预料到这是张琪珠的电影处女作,更赞美这是他几十年职业生涯中见过的最优秀花艺作品。

一个机会带来另一个机会。因为《我的超豪男友》这块敲门砖,张琪珠又参与另一部好莱坞电影制作,让她除了花店生意、授课之外又多了一条新道路。

与《我的超豪男友》主演者丹斯里杨紫琼合照。
尼尔森科茨负责逾40部电影,他十分惊讶这是张琪珠首次参与电影制作。

首次参与电影制作



回想涉足电影圈这件事,一切源自于2017年2月。一名N年前的客户突然来电询问她能不能插花。这种小事自然难不倒具国际认证花艺评审资格的张琪珠。

得到肯定答案后,对方约她面试并准备个人资料。尽管心理嘀咕拍广告干嘛有这种要求,但张琪珠依然准时去面试,但她叫对方上网站查看她的个人资料。

“我的态度是,大订单和小订单一样接,有些订单虽然很小,但值得去学习。我就想反正要拍广告用的,当成学习吧。”

长话短说,她半信半疑上到对方办公室面试两次,恰好都是“大老板不在”,她决定给对方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机会。这一次,办公室里终于聚集大批人和物品,当下,她心想,这个广告很不得了,应该是大制作。

忐忑签下合约

被几名外国“话事人”面试时,这堆人当着她的面对她的能力评头论足,当其中一人称她是本区域最优秀的花艺设计师之一,张琪珠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的背景被人翻查过了。

面试过程并未要求她当场设计花艺,只是指着概念图问她,你觉得能办得到吗?

她说可以。当天,她得到一纸合约叫她要读完剧本和签下合约,“我很震惊拍广告还要读剧本和签合约,就问对方可以不读剧本不签合约接订单吗,对方说不可以。”

她乖乖研究合约,打开内页赫然发现“华纳兄弟”在内,这下子才如梦初醒,原来这是在拍好莱坞电影啊。张琪珠又再被惊吓到,她把合约看了好几遍又打电话征询丈夫的意见,最终鼓起勇气又忐忑不安的签下大名,开启了人生首次参与电影制作过程的路。



花卉设计必须与场景做良好的搭配,若更换窗帘的颜色,图中的花就得重新设计。

突发状况疲于奔命

参与好莱坞电影制作,是人生难得的机会与体验。负责过逾40部电影的尼尔森科茨要求张琪珠的作品必须具备“惊叹叫好”、“华丽气派”、“独特”等元素却不准使用花艺中的重要元素——玫瑰,因为他看腻了玫瑰,要有新花样。

禁用玫瑰、特定花卉品种和特定颜色……之类的技术问题难不倒有逾20年经验的张琪珠,从中她更见识到好莱坞团队认真、一丝不苟的态度,即使一些花卉只是被摄影机一扫而过,但团队依然要求完美,特意从多个国家进口花卉,而非将就以其他颜色或普通品种取代。

在为期两个月的拍摄过程当中,与时间赛跑和应对接二连三的突发状况,才是张琪珠主要的挑战。当时她得兼顾花店生意、授课,只能开夜车在听不懂的韩剧陪伴声中完成剧组的工作,有时候也需每周至少3至4天当天来回新加坡。

历经公私压力

有一晚剧组在国家迎宾馆(Carcosa Sri Negara)酒店拍戏,她奉命在现场守候,却接获通知中风多年的母亲似乎情况危殆。

换成你,会如何选择?她指示妹妹召救护车后,一路冲回家再跟着救护车去到医院安顿,再赶回剧组开工呆到早上6时许,几个小时里经历了情绪巨大起伏,内心煎熬实非外人能想象,幸运的是其母较后化险为夷。

“从情感上来说,你整个人快要跨了,一边在赶戏,另一边我妈又这样子,真的很难消化的时候。但是哭也没有用,要想怎样克服这样的环境。”

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拍摄的宴会。
花卉业在大马不被视为专业,张琪珠报考国际水平的美国花艺设计师学会(AIFD)会员并且是AIFD的认证评审。

想尽办法完成任务

某次在新加坡,剧组获得花卉赞助,派她去接收并设计。来到现场却发现花朵已半残,唯有紧急联络赞助商再次供应鲜花。对方首肯,她赶往花埔收货却发现花还没剪,而且赞助商给的花与剧组要求的花色不同。

她不肯收货甚至不惜自掏腰包,一番周旋后取得胜利,又急冲冲赶回拍摄场地赶工。总算可以喘一口气了?不!尼尔森验收后,临时起意要求她在空荡荡的花盆插上花,时间只剩1小时。

“这个考验比上一个更大,”张琪珠手上一朵多馀的花也没有,她从滨海湾金沙酒店一路狂奔到楼下购物中心遍寻不获,最后再杀到临近的新达成购物中心,终算买到红姜花又冲回酒店58楼,完成工作时距离开机只剩2分钟!当下,她有想哭的冲动来释放压力。

也许不少人会在救场后把过程中遭遇的货不对办、临时变动甚至有些不合理的要求向上反映甚至拒绝处理,但,张琪珠选择沉默和尽力完成。

练就应变能力

在她看来,专业,就是让世人以完成的作品来评断她,至于在过程中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困难和挑战,那就留给自己吧。

事实上,以上只是“冰山一角”,在这一行她面对大大小小的意外,如花卉被阻在外国海关、订购的花迟到、工具失踪、数量有出入、货不对办……反而练就她随机应变的能力,“遇过很多很多的困难和挑战,但是我用积极的方法去面对。当然也是有哭过,不过在这种环境之下已被训练出来,我第一个选择不会是哭,我会去想怎样去解决这个问题。”尼采说,杀不死你的终将使你强大,她就是最好的例子。

张琪珠是虔诚教徒,她形容参与电影拍摄过程犹如一趟神迹之旅般难以言喻,每每在她走投无路时总会得到帮助(适时出现的红姜花、Grab)完成任务,她视为上帝的恩赐。

扎实基础创出春天

因为家境因素,张琪珠18岁就入行,工作8年半后到日本学习花艺后返马,1994年凭着客户一张80令吉订单走上创业之路,更曾是丽星邮轮供应商长达14年。当云顶大家长丹斯里林梧桐与世长辞时,包括澳门赌王何鸿燊在内所赠送的大量致哀致敬花圈,都出自于她,后来她更成为云顶的供应商至今。

创业至今没招牌没店面,但业务蒸蒸日上更有不少大客户主动找上门,张琪珠笑言自己也搞不太清楚,但始终认为作品和教育最重要。

要求作品完美

她认为,优秀的作品自己会发光,而作品要优秀就离不开良好的基础,当然,符合客户的要求也很重要。“如果你是成熟的花艺设计师,你应该在任何情况和环境里都能符合客户的要求,这一行有各种各样的顾客,你自己的根基要好才能应付。工作是为了赚取收入,但不是每样事都谈钱,如果我能够把作品做到更美,但少赚20令吉,我是会这样做的,我尽自己的能力要求自己的作品要完美。”

张琪珠坦言,参与《我的超豪男友》制作让她有机会向专业团队和强者(尼尔森科茨)学习,最深的感受是人必须跳出传统框架来思考(think out of the box),“其实这个think out of the box的基础是来自扎实的知识,不是随便乱来。”

报道·郑美励 摄影·黄志强、 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