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旧区后巷
活化保育增值

h0123_noresize

站在产业发展的角度,比起活化保育或旧区重建,拆掉旧楼建新的,可能效率更高、更快,甚至更赚钱。

但为何建筑的活化保育,在全世界一直都是热烈讨论的议题?

因为建筑物是文化传承的一部分,而文化和艺术不只是一个城市的灵魂,更代表了它的价值。

继槟城和马六甲一同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后,产业活化保育意识提高,相关的活动也迅速发展,现在我们也一起关注吉隆坡市旧区的活化保育。

市中心13巷的壁画。

Think City联手隆市局活化旧区后巷保育城市

时代进步,城市发展,往往与活化保育活动对立。对很多发展商而言,直接把旧屋拆掉新建,更简单高效,又何必花费花精神保养?

然而,世界不少城市是活化保育成功的例子,人人趋之若鹜。

为何活化保育能为一个城市带来更高的价值?因为排除千篇一律的现代化高楼和基本设施,每一座城市不同之处,在于各自的文化。

或许是要满足了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人们会追求更高的精神满足。过度发展后,我们才会懂得回归初衷,去欣赏一直都在的伟大建筑物。

为了不要让吉隆坡市和旧屋被时代的洪流遗忘,城市活化机构——Think City继续与吉隆坡市政局联手,重新规划吉隆坡市旧区,进行保育、改善公共空间、激活空间并创造空间,冀望再次受到本地人的关注,也吸引外国游客。

活化保育向来是城市化过程中重要的议题。我国建筑遗产的保育活动可以说是随着约10年前,槟城和马六甲入遗后,才有更多的保育意识和活动。

有统计显示,槟城乔治市一共有5386间老屋,入遗前,许多老屋因没有人愿意居住沦为危楼,空屋约500间,但约10年后,剩下约75间。

除了政府的努力,由于世遗区迎来大量游客,许多本地及外国投资者看到商机,自掏腰包修复老屋,赋予新生命。

诺希山(前排左)和韩丹代表签约,纳吉(后排左三起)、方贵伦及右为许文强(右)等见证。

焦点转向吉隆坡

由国库控股(Khazanah)旗下基金会–Yayasan Hasanah资助的Think City于2009年,在槟城乔治市成立以来,一直引领社会大众进行城市活化和保育。

该公司旨在通过创造永续和宜居城市来增加社区的福祉。

随着在槟城项目成功,带来了影响力,Think City的足迹进一步扩展达北海、吉隆坡和新山。

上月,Think City与吉隆坡市政局延长了了解备忘录,为期3年(2018至2021年),所涉及的项目是规划、保育、改善公共空间、激活空间和创造空间。

双方合作的目的是要为吉隆坡市中心的旧区重新注入生气,并提升和发展成为创意和文化区。

第二次的备忘录内容,其中一个重点是提升吉隆坡市中心旧区内的9条后巷,为这些捷径注入新气象。

市中心13巷(Lorong Bandar 13),则是配合去年10月举办的吉隆坡设计月(KUL Design Month)活动时,已经美化。

吉隆坡市长拿督诺希山指出:“我们相信,这份备忘录将通过增加功能和创意空间的提升,增强吉隆坡的活力与宜居度。”

他是在备忘录签署仪式和叶亚来路侧巷示范巷道主持揭幕仪式后如是指出。

hh_noresize

 

已提升后巷:

叶亚来路侧巷(Lorong Sisi Jalan Yap Ah Loy)

将提升后巷:

1. 安邦巷(Lorong Lebuh Ampang)

2. 汉利丘巷(Lorong Hang Lekiu)

3. 敦李孝式南巷

4. 敦李孝式北巷

5. 富都巷

6. 敦陈祯禄巷

7. 汉卡斯都丽巷(Lorong Hang Kasturi)

叶亚来路侧巷成蓝本

刚刚提升的叶亚来路侧巷,先是清理了该道路,接着进行了各种修补工作。修复工作包括利用柏油修补了行人道,耗资30至40万令吉。

叶亚来路侧巷提升工程主要是展示工程,所以在墙上安装了一些装饰用的木板,展示了叶亚来的历史故事。

这个示范巷子,主要是给该社区的社群及大众参观并给予意见和看法,以为接下来次阶段提升提供意见。

Think City指出,该巷子的提升,都是他们与当地社群沟通过后才设计。因为集合意见才能打造出大家都接受的空间,营造出归属感。

Think City与市政局计划,接下来的小巷提升计划,主要都是清理,修复行人道、清理排水系统,和添加照明设备等。

同时,会根据吉隆坡市政局的指南将违法的建筑物或结构拆掉。

将拆除沟渠盖、并修复渠内的排水涵洞、除了进入店铺,把多余的小楼梯拆掉、在特定的地方建立小斜坡。

推动隆市转型 吸引创意投资

Think City执行董事韩丹阿都玛吉指出,双方将进一步强化技术合作,共同的目标是要推动吉隆坡市的城市转型。

通过这些合作,确保吉隆坡市中心成为我国充满活力的创意和文化枢纽,并吸引新的创意企业投资,并释放出更高的旅游价值。

Think City的目的就是要吸引本地人回到吉隆坡市内,同时也吸引游客。

他说:“随着吉隆坡市扩展,该城市也陷入了停滞期。甚至面对城市衰败的窘境。”

韩丹:Think City放眼吸引更多本地人关注,接着就是旅客。

助业主修复店面

“我们在过去4年内,一直都与吉隆坡市政局合作,要为吉隆坡重新注入活力,所做过的事情包括提升了行人道,也帮助一些业主修复了他们的店面。”

另外,更重要的是重新利用没有人使用的空间。

Think City的活化保育活动始于槟城,现在会更多聚焦吉隆坡市,韩丹冀望这是吉隆坡新旅程的开始。他放眼吸引更多本地人的关注,接着就是旅客,要他们欣赏我们具有历史的建筑物。

他继续说:“当城市发展的时候,建筑也趋向成熟,可以再发展的空间也有限,所以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更有生产力的利用原有的建筑物和空间。”

也相信,建筑遗产可以转型,并助吉隆坡成为文化之都。而Think City的角色是要启动整个城市更大型的活化保育潮流。

美化后巷创造空间

市政局放眼提升了后巷之后,可以为附近社区和游客提供更过干净的空间,让渐渐被忽略的吉隆坡旧区“重生”。

解决后巷罪案

人口暴涨的时代,不断发展的情况下,要到哪里去找更多公共空间?美化和净化这些后巷,就能空出空间,更好的利用空间。尤其,吉隆坡有180万人口居住。

当局也希望能从后巷开始,小规模,接着慢慢把吉隆坡转型,甚至超过其他国家的大城市。

随着城市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小,就要“创造”空间,

而提升后巷也是其中一种方式,把废置的,甚至一般没有人愿意走过的后巷,清理干净,美化,并打造成有用的活动空间,是创造和有效利用空间的一种。

此外,也会在附近社群打造出归属感,一同珍惜和照顾所预备的设备,杜绝破坏公物。

而且也冀望提升后,可以解决在后巷发生的社会问题。比如流浪汉和吸毒等。

曾宪炘:社区重生是整个城市的活动,不能单单依靠市政局或ThinkCity。

建筑师:打造更宜居城市须先让社群有归属感

在吉隆坡市经营咖啡馆且身兼建筑师的曾宪炘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要活化保育,必须要先让社群有归属感,因为这样他们才会自动维修和提升城市,让城市更宜居。

“为遭遗弃的旧区重新带来人口,就会带回经济。”

然而这不是一天就可以完成的事,必须以对的小步伐开始。

负责保育和宣导的Think City职员也说,当他们要提升相关后巷时,会先选择愿意和他们沟通的业主或居民。

因为愿意沟通越合作配合度越高,完成提升后才能确保后巷能够永续,而不是清洁和提升后,因无人照顾又打回原形。

地方政府应当桥梁

单打独斗一般都是无功而返,所以曾宪炘也建议地方政府成为大家沟通的桥梁。

“一般上,有意要产业保育的个体户或单一业主,最大的挑战,就是他们没有平台结合在一起交流并分享资源。这个角色看似平凡,却很重要。”他指出,大部分个体户都是很独立运作,他们要靠政府联系。

“我也认识一些人,想要出一分力,但不知道要怎样?所以一个沟通平台非常重要,让人提问、发表意见、提出建议并找到解决方案。”

叶亚来路侧巷提升后,在墙钉上展示板,放上关于叶亚来故事的插画。

社区人须参与

社区重生是整个城市的活动,不能单单依靠市政局或Think City,而是社区内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参与,摒弃等别人来帮我们美化环境的坏习惯。

“我们应该改变思维,不能指望市政局或大型机构如Think City才来进行这些活动,因为要提升吉隆坡市,人人有责。”

他认为,提升这些后巷的工程将启发社群求变,并带动每一个人都关心城市和社群。

“业主应该要把眼光放大,不只是顾及个人的利益,要开始认真对待城市遗产、艺术和文化,因为一个少了这些元素的城市,就如同没有灵魂的人。”

当一个城市拥有很强的文化气息、艺术和遗产价值,城内的商业自然会蓬勃。

“看看邻国首都曼谷、更远的首尔和柏林,他们都已经转变,我们也要调整态度,才来谈生意,否则这一切也将无法永续。”

武吉免登项目反应佳业主配合可永续经营

吉隆坡市政局执行董事(项目管理)拿督纳吉指出,最近在武吉免登区提升了后巷,获得良好反应。现在目光就转向吉隆坡旧区。

“我们在武吉免登的经验是,业主相当配合。”他认为,要大家一同参与的项目才能永续。

“市中心13巷提升计划耗时差不多一年。过程中,持续与当地社群沟通。”

沟通是必要的,因为这样才能确保提升后,无法维持,最后又落得打回原形的下场。

而且提升后,比如一些店铺可以是有前后双店面,加上更光亮,就会有更多人潮,就会带动商业活动,生意更好。

他冀望入夜后,整个城市会因为更多人潮,而更加有生气。

一些后巷还隐藏着本地美食,店主非常欢迎提升活动。

方贵伦:吸引游客

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也说,为后巷注入新生命,尤其是吉隆坡市充满历史价值的旧建筑物非常重要,才能吸引更多游客。

他认为,这个后巷提升计划更加可行。

而且预计未来2至3年内,完成这个计划后,大家就不再害怕走后巷,可以吸引更多人,进而让整个城市更有活力。

他相信,这个计划会成功,未来2至3年内,吉隆坡会变得更加好。

Think City与市局3年努力隆市成文化活动焦点

Think City与吉隆坡市政局早在2015年就开始合作,期间双方联手举办了10项活动,吸引超过5万人参观,使吉隆坡市中心成为文化活动的焦点。

过去2年,还与规划、建筑及景观部展开了密切的合作,改善公共领域。

促进社群为主城市翻新

双方也与私人界和当地社区合作,促进以社群为主的城市翻新。

这些项目都是基于2015年备忘录所关注的“地方营造”元素,借着建立当地社区的知识、愿景与意见,以创造更宜居的公共空间。

双方也合作举办了吉隆坡设计月,倡导吉隆坡作为文化与创意城市的旗舰倡议。

Think City目前的工程核心是在历史重镇包括乔治市、北海、吉隆坡和新山。

也会与当地政府和企业部门合作,一同改善宜居性,并在艺术、遗产、文化、环境和经济复原力方面增加公共设施。

业主可融资参与保育

在Think City 专注的城市内,业主若想进行保育工作,可以向该机构申请资金。

在申请Think City的融资时,会经过透明的内部申请和批准过程,考虑的条件包括相关活动是否可以提升宜居度,并加入公共设备在艺术、遗产、文化、环境和经济韧力。

另外,也必须遵循国家文化遗产局和吉隆坡市政局的条例,以确保所有的业主和其他条例都遵守。

除了管理相关的资金,也与各个单位合作,并打造一些城市解决方案的原型,供参考。

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政府将把吉隆坡市的Sultan Abdul Samad大厦周围的历史区打造为创意和文化中心。

而Think City 将负责拟订一个策略大蓝图。

城市活化非只看数字

Think City营运总监许文强进一步解释,吉隆坡市政局将负责资产的投资成本,而Think City则提供技术层面的支援,包括与社群沟通等。

尽管吉隆坡市政局是提供了约50万令吉的预算来完成这些计划,但许文强认为,意义比所投入的数字更大。

他解释,城市旧建筑物的保育和修复等,是投资未来的一种举动,绝对不可以只用投入的数额来衡量。

这次9个小巷的提升计划主要目的就是要增加公共空间,让一些无人问津,甚至无人敢走的地方提升,让它更加有生产力。而且,也向附近的居民和业主展示出好的空间的效果。

他们也会教育社群,比如废物管理等,让整个旧区可以获得新生命,而且更加适宜居住。这些,都是投资未来。

社群参与是项目基石

韩丹认为,有社群参与的项目,是该公司和地方正面众多项目的基石。

因为只有通过与企业、地方城府、地方创生者和当地社群合作,才能更加深入了解社区的需求和需要。

花旗集团在纽约的花旗基金会也是该公司首个主要的企业支持者。有了他们的资助,Think City可以进行空间创造的活动,包括Arts on the Move和Green Transformation Programme。

花旗基金会的志愿者也参与了叶亚来路侧巷的美化活动。

Think City也欢迎各方面的合作,无论是政府、私人或其他非政府组织。

盼更多保育组织合作

也是IDEAWORKSHOP设计总监曾宪炘相信,吉隆坡市政局与Think CIty的合作是很好的,并对双方寄以厚望,相信将有更多有影响力的项目,进而提升吉隆坡市中心的宜居度。

他也希望市政局,可以看到与类似Think City的组织合作所带来的效果,并开始赋予想要进行保育的其他更多组织、群体或个人权利,来改善整个城市的环境。他认为,社群与专业团体和Think City的合作,效果将是多层面,且更加永续。

“我们也必须向其他国家的社区活动学习,比如香港的OneBites组织,甚至是柬埔寨。而且一些建筑设计的解决方案,不应该有预设立场。”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