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袭后是否续示威惹争议
法“黄背心”闹分裂

在法国“黄背心”大示威期间,一对示威者在上比利牛斯省的塞梅阿克地区收费站,穿上黄背心并在200多名同胞见证下结婚。这对新人是在收费站的示威上相遇并坠入爱河,他们其后将办理正式的结婚手续。据悉,有许多单身族借着“黄背心”活动来寻找“另一半”,让这场全国大示威变相成了一场“相亲会”。

(巴黎14日综合电)法国斯特拉斯堡圣诞市集遭枪手攻击造成严重死伤,让一个月来法国社会关注的焦点“黄背心”运动失去注意。

部分“黄背心”运动领导人质疑斯特拉斯堡血案有阴谋,但这个论调反遭社会舆论批评。



这起案件在圣诞节前的购物高峰期及节庆气氛中特别受到社会关注,媒体近一个月大幅报道的“黄背心”运动,很大一部分转向斯特拉斯堡血案进展及维安行动。法国政府呼吁“黄背心”运动暂时“休战”,共同面对恐袭威胁。

“黄背心”运动起于反对政府调涨燃油税,自11月中旬起连续4 个周末上街抗议,行动渐趋暴力。

斯特拉斯堡圣诞市集攻击案发生后,有“黄背心”人员在社交网站上质疑此时发生攻击案“太巧合”、“很诡异”,因为这正好给了政府禁止集会游行或更强硬围堵抗议分子的理由,也可能让一些人对上街抗议感到胆怯。

“阴谋论”引抨击

枪击案发生后,斯特拉斯堡警署暂时禁止集会和游行,但中央政府并未禁止。



这类质疑枪击案真实性的“阴谋论”发言很快就引起公愤及批评,甚至部分参与者也不满,认为对受害者欠缺尊重,有人说,这种论调只会让群众失去对“黄背心”诉求的支持,“这股运动已死”。

有些较温和的“黄背心”团体暂时关闭粉丝专页,不让留言讨论更激化“阴谋论”的说法。

“阴谋论”论调也引起政府注意,国务秘书努涅斯对这种想法表示愤慨。为了警力部署及安全起见,努涅斯希望15日的抗议规模不要太大;连续4个周末为“黄背心”抗议而大举动员的警方,也有数个工会希望“黄背心”暂停行动一阵子。

相对温和的“黄背心”代表柯西以哀悼受害者为名,考量到警力疲乏,且为了避免暴力重演,呼吁支持者15日不要上街,维持和平抗议就好,“现在是坐下来谈判的时候了”。

但也有较激进的一派,他们维持第5 波街头抗议的号召,持续要求总统马克龙辞职及允许人民发起公民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