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
受惠还是受害?

中美贸易战加剧“一带一路”的疲态,由于“白象计划”林立,各参与国开始质疑及抵制,造成本来一个美好开局与想象力的宏伟计划,最终可能会带来连锁问题,就像加杠杆的牛市,次级贷款推动的房地产繁荣,最终的结局或是一片狼藉,让人措手不及。

在一带一路推行期间,中国把大量资源投向周边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和东南亚各国,由政府担保提供低息补贴,被认为只从单一商业利益角度分析,经济泡沫就此泛起,最后没有经济效应的大白象计划逐一出现,对参与国带来长远性的影响。

充当了政府前锋的大企业及建筑业领航者,通常在强烈乐观的预期下其公司股价上升。如今,参与的国家已逐渐了解高贷款带来的弊病,意识到毛利率之低让人惨不忍睹。

系列工程被取消

近来,一系列工程因资金不足或国际政治因素而取消,部分国家取消项目,当中或有不同的政治和经济原因,但一个共同的因素是:一些贫穷的第三国家认为,中国修建庞大的基础设施项目将令它们付出极高代价,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带一路”计划于2013年公布以来,无论是国际经济环境或地缘政治冲突均有诸多不确定因素,如今各国相继取消相关计划,造成重大冲击。中国要将“一带一路”计划落实,在现实中获得参与国家的认同或参与,显然并不容易,后续发生的事让人措手不及。

一把双刃剑

中方倡议的 “一带一路”这种向外扩张的模式是一把双刃剑。它确实可以让贫穷或第三小国家得到贷款利益,在基建上获得援助共商共赢,但另一方面也可能让巨量投资如跌入深海,毫无回酬。

目前,中国在约65个国家提出了“一带一路”的投资项目,投入金额超过1兆美元(约41兆令吉)。但去年12月短短几周里,巴基斯坦、尼泊尔和缅甸却相继证实取消中国公司的重大水电项目。

被取消的中国“一带一路”工程包括:

1.尼泊尔“甘达基”水电项目工程。

2.缅甸石油加工厂计划。

承包商多是中企 

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研究显示,中国在34个亚欧国家已出资建设的交通基建项目,所有的承包商中,89%是中国企业,只有11%由道地建筑商承建,比率失衡。

“一带一路”计划的目是让各国的公司都参加其基础建设工程,然而,中国出资项目压倒性地照顾中国承建商形成了对比,这也导致了各国领导开始酝酿了不满情绪 。

一带一路推行了5年,有人断言她不会实现中国政府原本的远大计划,因为欧美国家和日本不大愿意加入,一般愿意加入的国家情况会比较穷。

当大型计划陆续取消,当地原进行中的大计划被迫中断,而计划中受益的昂贵的地价及房价也随之崩溃,其所引发的负面效其实不容小觑。

一带一路与白象计划

“一带一路”的倡议中,中国政府控制的贷款机构会向其他国家提供大量资金,以建设高速公路和发电厂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全球许多大型交易都与“一带一路”有关,例如如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在印尼的合作伙伴计划修建的一座主题公园。

但在斯里兰卡,马特拉机场却是“一带一路”留下的“白象”。据报道,中国投资的马特拉机场耗资2.9亿美元(约12亿令吉),堪称为一颗明珠,如今被称为“世界上最空旷的国际机场”。

总收入偿还债务利息

该机场每年的收入约为30万美元(约124万令吉),然而,它在未来8年间,每年都要还给中国2360万美元(约9784万令吉),这也意味着,斯里兰卡约90%的总收入都要用于偿还债务利息。

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口项目、中泰“高铁换大米”计划也一波三折,以及中缅密松大坝工程、莱比塘铜矿项目被叫停和皎漂——昆明铁路工程计划被取消,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频频受阻,已是事实。

一系列的经济泡沫摧毁了建筑业,带来一发不可收拾的锁负面效应。

计划取消导致房产不济

“一带一路”影响着当地国家的经济,对东南亚房地产市场更是影响深重!

首先,“一带一路”构思提出以后,很多当地二三线小城镇的化学反应就非常剧烈,几乎一瞬间,不少东南亚国家经济就开始飞速发展,中国民间资本与当地结合,流入受惠的“一带一路”的热土,房地产呈上升趋势。

眼见前景乐观,更多房产建筑商积极参周遭发展,一系列新酒店和娱乐场所的建设如雨后春笋。一旦泡沫破裂,计划以失败告终后,市场萎缩,首当其冲的是建筑业。

结果一些一度大热的房产随着计划取消、展延而价值下跌,一些小镇甚至留下“空城”,让当地参与的建筑发展与商家都吃了大亏!

复制不到经济成果

以柬埔寨为例,当时有不少住宅都卖给了中国公民,然而,这些优质住宅目前尚未有人入住,也复制不到经济成果。

尽管完工的公寓中一半都已经卖出去了,有了业主,但在晚间仍是一片漆黑,显示出经济泡沫的始端。

中国购房者对东南亚高端房产的投资热潮开始有所顾虑,投资者的担心进一步影响了柬埔寨的房地产市场。这种投资热潮与中国大城市房地产面临的快速增长趋势相同。

如今,大部分高级公寓无法租出去,或难以找到承担得起售价的当地买家。当“一带一路”计划失败,资金离开,加剧了这方面的问题。

高端房产供过于求 

当高端房地产市场已经供过于求,每个人都在担心房地产市场是否能持续繁荣?中国投资者买下大量公寓,让产业一度大热,如今产业急速降温,泡沫破裂,房价如插水般下滑,不稳定的市场价格,并非有利因素。

权威地产服务公司中介人说,约4年前,金边公寓类房产的市场缺口和宽松的房产政策吸引了中港台投资者,起初,金边只有大约1500栋公寓。

自“一带一路”推行以后,中国购房者开始注资柬埔寨购地置业,由于当地人生活水准不高,房产的转售可能性低,少数人能支付得起每月1000美金(约4158令吉)的租金,所以,买卖套利的交易量低。

随时血本无归 

金边人的收入不高,平均家庭月收入为600-700美元(约3000令吉),难以承担高昂的租金。在柬埔寨置业,并非有利可图的事,可能随时血本无归。

中介人继表示,“一带一路”转冷,已有迹象显示市场日趋疲软,当新开发项目的投建频率下降,也让市场陷入一片低迷,中国买家的现金也被压着。

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在某些情况下,房地产市场发展速度的减缓对当地人并没有直接影响,因为业主都是外国人,房产是否可以脱手套现,都不会直接影响道地人。

多项海外高铁被取消

中国“一带一路”的高铁建设,是最快能带动周边房产的项目之一,但英国《金融时报》和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2017年的一项研究就显示,中国18个海外高铁项目中,有5个项目被取消,涉及款项高达249亿美元(约1035亿令吉),被取消项目总价值比建项目的经费高出两倍。

世界轨道交通装备技术起源于欧洲,全球高端市场历来为欧美日等跨国公司所垄断,而如今这一局面正日益被中国改变。

中国早期引进法国、日本、德国、加拿大的关键技术,中间经过学习、消化,又历经不断改造、创新,最终形成了自主开发和制造的高铁。

高素质高铁技术 

中国的地理环境及人口红利催生了高素质的高铁技术,然而,中国制造的技术未必适合地广人稀的发展中国家。高建筑费所带来的后遗症,一旦回笼无期,就会引发海啸般的经济浩劫。

如今,“一带一路“遇冷,对各个国家带来的反面效应是巨大的。

宏观来说,没有了基建设施工程,也就带不起道地经济,短期来说,是一项巨大损失。

至于在一片欢呼声中出现的大白象计划,也会留下诸多的债务残局等待收拾……“一带一路”是否可以走下去,就取决于未来世界局势了。

大肆举债加剧国债

“一带一路”让发展中国家大肆举债,也加剧了国债,评级降低,最终带来的代价会是付出经济效应。

当同一个区域的国家都因向中国举债而出事,他们基本上都无力按期偿还外债本息,引发了国际债务危机。这样的现象不仅给发展国家经济发展造成很大困难,而且严重威胁整个国际金融体系。

80年代初,美国、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就曾实行高利率政策,让举债的发展中国家利息负担加重,影响了国内整体经济体系,当时建筑业就首当其冲。

引发债务危机 

回顾1982年8月,当时的墨西哥就宣布无力偿还到期债务,引发战后颇为严重的国际债务危机。

1983年巴西、阿根廷等42个债务国再陆续宣布无力偿还到期债务,尽管作出重新安排部分债款的偿还期,但都不能解决问题。

建筑业受冲击 

当一股举债风造成区域性的经济危机,国家经济体系崩溃,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大型计划纷纷中断腰斩,与“一带一路”息息相关的建筑业会受冲击。

区域性的经济危机所带来的冲击,会比局部性的经济风险严重。

整理:李晓婷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