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落

         

【小说】

那一夜,于广野,奇异地,生出一颗星;又生出,另一颗!

广野是信奉米教之地,忌讳不少:米教徒每星期一不吃人肉,因为这是苏耶的殉道日。餐桌不能坐11人,使人想起陷害苏耶的仆人NJ。住房没有11号。旅馆没有11号房间。如果在路上碰到穿丧服的女人:不吉。半夜遇见黑猫、正午被泼出来的水溅着:不祥。在广野,不能用一根火柴点两支以上的烟。广野人不喜欢遇见出殡,男人若碰上要咳嗽3声以驱走厄运,女人则得请巫师用炭灰抹身体或喝童女尿。家里床一般不让人坐,未婚女子的床尤其是不许陌生人碰。广野人深信无法对自己的生命作主,一切应遵从造物主的意愿——于山崖西侧屡遇飞坠的陨石……

她剪着指甲,“如果有了呢?”

“不会有的!”他说

咯嗒——一片指甲碎屑弹出来。

电视里,一个机器人说:世界的未来是绝望的。这世界已没有信仰,失去各种正信的向善精神,失去一种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失去唯一的真理的准则;世界陷入一片混沌迷乱。我最担忧的即是这个。我们没有选择,父母生下我们,那是他们的选择,也许他们不了解这个世界,也许当时看不到世界会变得这么坏;总之我们被生下来了。现在到了我们选择。我们看到世界的未来。我们忍心把一个生命带来让他受苦?……好不容易我们今天走到了这里,前面还有很长的路,我们得继续受苦。我们的环境不算差,尚且感到苦不堪言;想想那些不幸的,我们真的忍心生下一个孩子?造物主啊,如果说你爱你的孩子,你忍心看他们走上未来世界的那条路?我一想就怕……

她按着心口。

机器人继续说:这苦是无尽的没有终止,除非你死去。我不敢自杀。自杀是大罪,到地狱去得继续受苦至阳寿结束那一刻。你看,就是躲到地狱去都还要受苦。若不是这样,我早就死掉了。有时,我真想当作不知这回事,死了算;再说,我也不敢拿生命打赌,既要受苦,在阳间比较好。造物主啊……

他忽说要下楼去买快熟面。

她从窗口望下去,他正要跨出街,她喊道:“不如买长寿面吧!”

长寿面买回来了。

水沸了,她把蔬菜蘑菇豆腐金针菇姜片腐竹萝卜马铃薯跟长寿面全丢到沸水里烫。两人围着锅,捞起,烫着舌,淋漓痛快;他在桌子底下撩她脚丫。

机器人还在说:广野“灵魂验收队”在茂密的树林向北前进的途中,于接近山崖的西侧,发现两颗罕见的陨石,可是,“灵魂验收队”在回程中却突遭飞来的陨石击毙!

哈哈哈……

不知为何,他觉得很好笑;可是,他没有笑出来。

两人默然在吃长寿面;吃完了,他没说什么话就走了。

她从窗口望下去,见他过了大街,终于消失;她这才拉开卧室衣橱后的小门,我从里面跳出来,启动心口上那“讲话”按钮:“现在你终于看穿他心思了吧!”

她望着窗外,眼泪落下来。

看到眼泪,我就慌了,幸好她开口:

“你这机器人不会明白的……”

广告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