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不妨办大专/罗汉洲

尽管对“大部分华人很有钱”一语噤口不言,对是否签ICERD又说去问首相,但该出手时,财政部长林冠英仍会出手的,比如他断然砍掉拉大学院的行政拨款,又警告拉大学院不可调涨学费,一出手就把做官的威严发挥得淋漓尽致,柿子捡软的捏,林冠英参透个中三昧矣,可怜的魏家祥给吆喝得只能干喊冤。

林财长不给拉大学院行政费的理由是马华有20亿党产,拉大学院本身的储备金也丰厚,所以无需政府辅助,也不可调涨学费——吃老米直到坐吃山崩可矣。

其实,学校的储备金、校产与学费是两码子事,老牌大学如剑桥、牛津、哈佛、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学院等的储备金与校产价值以千百亿美元计,捐款又源源而来,但它们仍要收取高昂的学费。

改制中学正是殷鉴

林冠英说,如果马华让拉大学院成为民办学府,他就拨至少3000万行政开销给拉大学院。如果林冠英保证他能担任千秋万代的财政部长,那马华不妨与拉大学院切割关系,拉大学院就每年有3000万行政费。惟问题是财长换了人,新财长会每年都拨3000万行政开销给已改为民办的拉大学院吗?林冠英拿什么来保证他必然是千秋万代的财政部长?华文中学改为国民型中学后的遭遇正是殷鉴不远呢!

另一方面,我看不出政党创办与拥有大专学府有何不妥。在殖民地时代,基督教会办了许多学校,如各地的圣约翰、姑娘堂、公教等是,这些学校招收学生不论其宗教信仰,有教无类,教会学校有很多教职员是神父、修女,但他们绝不向学生宣传基督教,教会纯粹为了推广教育而办校。因此,如果政党也好像教会那样纯粹为了推广教育而办校,那有什么不妥?

拉大学院招收学生同样是有教无类,没有计较学生的政治背景,行动党员的孩子也照样收纳,学生毕业后的政治取向马华根本管不着,民主行动党的铁粉丝以及国州议员而至部长,不就有拉曼毕业生么?这点又证明马华没有利用校主的身分向学生灌输亲马华的思想,它也好像教会那样是为推广教育、培养人才而办校,所以政党创办与拥有大专院校并无不妥。

行动党曾用党资金送党领袖孩子放洋留学,如今的行动党应把这概念推而广之,惠及全民,行动党若无能撤消大学固打制,它就须仿效马华,以执政伙伴身分创办大专院校,为子弟提供更多深造机会。

改民办如同“校地换全津”

实际上,“改为民办就可得到行政拨款”,这点与“拿校地来换全津贴地位”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无理的交换条件,等同敲诈民产。民间兴学,政府有全力协助的责任呀!

林冠英抨击马华利用公众捐款办拉大,本身一毛不拔。姑且假设林冠英所言属实,但公众愿意捐款给拉大学院,正好说明公众支持拉大学院的办学方针,并不介意它是马华办的院校,所以我认为政党可创办与拥有教育机构,惟拥有权与管理权须分开,党政不可影响校政。

再说,全国华校董事都以马华党员为主干,要他们全都退出,与华教切割关系,以免他们“控制”华教吗?

我想起郑板桥《咏茶壶》诗曰:嘴尖肚大柄儿高,暂免饥寒便自豪,量小不堪容大物,两三寸水起波涛。

为政者宜有则改之,无则勉之。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