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低年级“废除考试”之后(上篇) /林国安

10月31日,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在其个人推特宣布,从2019年起,小学一至三年级将废除考试,以主观式评估替代考试。

翌日,马智礼在国会走廊进一步说明这项改革是延续年前推行的校本评估,但不会让老师和学生感觉压力。教育部希望学校回归教育本原,注入爱、欢乐和互相尊重的元素,让老师专注教学工作,学生快乐学习、健康成长。

11月4日,教育总监拿督阿敏瑟宁博士正式公告,从2019年起,我国小学低年级的教学评价以学生学习发展或学生学习为中心,不再以考试为导向。一项包含课堂教学评估的校本评估方式将取代现有考试模式,以形塑愉快与有意义的学习文化,让教师教学注入爱心、愉快与互相尊重的价值观,加强学生的个性与特质发展。

勿轻言“废除考试”

教学评价模式的转型,鼓励教师根据学生的学习水平采纳多样化教学方式,如因材施教和补救教学等。与此同时,引进适应“21世纪教与学模式”的多元评价方式,诸如观察、讨论、演示、实验、专项学习、成长档案、竞赛活动等,以培养学生协作、交际、创新、批判思考等能力。

综观教育部长的宣布和教育总监的公告,教育部实质拟在小学低年级推进教学评价模式改革,而非“废除考试”。毕竟考试只是教学评价的一种模式;考试也只是一种手段,检验学生学习状况、诊断教学问题、改进教师教学,它不是目的。

当前基础教育改革在于摆脱以考试为目的、把手段变成目的,遏制学生个性发展,片面追求及格升学率的“应试教育”的影响作用,并没有反对考试。

再说,考试与应试教育也没有必然的联系。应试教育及其种种违反教育规律现象的存在,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诸如急功近利的思想和“教育异化”的办学制度,助长对考试及格率的过分追求等。这些有待整体教育体制的改革,加以综合治理,而非归结于考试制度的存在与考试的弊端。

诚然,考试作为一种手段或工具,有所能必有所不能。在教育改革进程中,夸大考试的局限性与负面作用,特别是把应试教育现象归结为考试制度的存在,而要革考试的命,倡议“废除考试”,把考试与教育教学对立起来,这具有一定的误导性。

教育部“废除考试”的宣布,引起教师和家长的诸多疑惑:“真的没有考试吗?”、“不考试了,怎么知道学生知识点掌握了?如何评定成绩、等第?”、“当局将以什么评估方式替代考试?”、“不会又给教师增添行政工作负担吧?”这些反映教育部对制订新措施的理论基础语焉不详,教师和家长对教学评价模式转型的理念认知不足。

基础教育教学评价模式的转型或改革,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需要什么样的理念认知?是教育教学工作者须要深刻思考的问题。

回归教育育人本原

当前我们的基础教育仍没摆脱应试教育的困境。考试导向、分数指标唯上、以结果制约过程,一直是教育体制运作的惯例,并且成一种“社会标尺”。

社会上普遍把考试成绩、排名论序和及格率作为评价学校教育质量、教师工作业绩和学生学习成就的唯一标准;教育系统内部对教育质量的评价,也往往依循这一传统惯性,熟练于利用考试引导教学和评价学生,缺乏对学生学习过程的真实关照,忽视学生全面发展、健康成长的需求,制约学生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培养。

随着基础教育改革的深化发展,教育教学工作者有必要清楚地认识到上述问题存在的根本原因在于应试教育的功利思想,把考试成绩作为教育教学根本的、唯一的追求目标,把对学生的加压变成实现这一目的的主要手段,结果造成教育价值观偏移、学生学习负担加重。因此,我们必须对教育本原价值、学校内涵建设、学生培养目标做深度审视和实践突破。

在教育理念重塑上,寻求回归教育育人本原,树立正确的学生观、人才观、学习文化;在教育价值取向上,从过度追求现实功利转向追求教育对人的发展的价值;在学生学习成就评价上,从过度注重学科知识转向学生综合素质的评价。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