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

【诗】

你的睫毛扬起

能牵住我灵魂棱角的

应是比船更具体的锚

浮标终日犹豫

参透喧嚣分裂的海陆空

有喧嚣的忍耐正无声脱落

相信最初,每个最理想的源头

皆存在一片国土

像是我们占据母亲时也拥有过宫殿

安静、阴湿,但由衷温暖

那期间我们都配得

疼爱

凝视是上好的诱饵

脱离原乡,语言吞吐中变得短气

水生的孩子啊,我佩戴巨蟹座的标记

只预表了性格上的两栖

沙土粗野,踽踽横行

青春的挣扎潦草地写于空白的腹地

月光放牧出航的欲望

每当我趋近碰撞,那些

试探性的浪

突然忆起有个远处正在等候

要求各种姿态的泅泳

对我表示一种排除占有的引力

日出的准确位置

仍在指节间摇摇摆摆

广告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