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外交官:大马为保凝聚力
“新加坡被妖魔化”

比拉哈里认为,在马哈迪的治理下,新马之间的这些争议很可能成为新常态。

(新加坡6日讯)新加坡外交部前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说,马来西亚政府更迭后,许多旧的双边课题再次浮上台面。

他认为,大马的政治不确定性,不可避免地导致新加坡被当作“妖怪”以维持内部凝聚力。

也有学者认为,在马哈迪政府的治理下,马新之间的这些争议或成为新常态。

马来西亚新政府上任后,再提许多旧的双边课题,新加坡资深外交官和学者认为,这是以针对新加坡来维持内部凝聚的一贯做法。

外交部前常任秘书比拉哈里昨天(12月5日)在个人面书上说,大马政府更迭后,许多旧的双边课题如水价、弯桥和海域边界等再次浮上台面,这并非偶然。

他说:“新的执政联盟本质上不稳定,是由一个高龄93岁的人维系着的。马来西亚的政治不确定性,不可避免地导致新加坡被当作‘妖怪’(bogeyman)以维持内部凝聚力。”

对选民情绪特别敏感

对此,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马来西亚项目高级分析员韩国雄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同意希盟政府似乎对国内选民的情绪特别敏感。

“在马哈迪政府的治理下,新马之间的这些争议很可能成为新常态。我们已经见识到,大马外交政策如何越来越多地受到国内争议的影响。例如,大马政府因国内不满情绪而取消签署联合国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马哈迪政府将不得不调整其外交政策,以确保他们继续获得国内选民的支持。”

学者提醒勿反应过度

但也有学者提醒,新加坡不应对近期纠纷反应过度。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高级研究学者胡逸山博士就指出,新马之间有关领土领海的纠纷并非新鲜事。即使是被视为对新加坡相对友好的前首相纳吉,在他执政期间,大马也曾就白礁主权案向国际法院提出复核申请,直到马哈迪上台后才终止有关申请。

“重点是,两国之间就解决这些纠纷有不言而喻的既定程序,即先公开放声、后双边谈判,谈不妥再送交国际法院或第三方仲裁,一切按照和平的外交手法和法律程序。”

他说,除了水供等历史遗留问题会不时浮现,两国之间其实没有太多的双边争执。

可通过外交渠道解决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诺沙里尔·萨阿则认为,尽管马国近期所提的课题会让人联想到过去的马哈迪政府,但与他第一次担任首相相比,大马内阁目前的领导班子都是新人。

“要说事态会如何发展还言之过早,但我有信心这些课题可通过外交渠道解决。尽管面临这些挑战,两国关系仍将保持牢固。”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慕斯达法也指出,新政府必然会有新作风,新加坡因此须以不同于纳吉政府的方式来处理两国关系。“双边关系不时会出现曲折,这是可以预见的,重点在于我们如何采取正确方式维护国家利益。在这方面,新加坡已明确表示,问题应通过谈判解决。”

相关新闻:

陆兆福:向新发2照会 外交部接手处理

停留大士一带领海 3大马船受促撤离

许文远:涉及大士一代 狮城扩大海域界限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