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工回家,见一摩托车,后面坐着一位小朋友,衣服写着“马口华文小学”。小朋友看来是马口华文小的学生。马口华小亦是我的母校。

细细一想,咦,我似乎与“马”有很深的渊源。



我出生在马六甲华人接生院,报生纸填上马来西亚子民。

第一次骑马,地点在蒙古。

童年在园区度过,附近有个叫金马杨的小市镇。 根据传说,日本统治马来亚时,把夺回来的金饰融成了一只马和羊。故事真伪有待证实,但却增添了这地方的趣味性。无论如何,故事与“马”有关。

年少时,父亲转换工作,园区收回房子。外公建议搬到他的旧房子暂住,外公家就住在马身。过后,父亲经济渐渐好起来,在马口买了一所房子。 青少年的光阴就在马身度过。

长大后,爱上古典音乐,特别喜欢听大提琴家马友友的演奏。

搞摄影,第一台数码相机品牌为适马,后来也成为我的赞助商,也是适马赞助的第一位马来西亚人。适马的首席执行人员,乃是我的伯乐。



接着被哈尼梯田深深吸引,到元阳创作遇到了元阳传奇人物马里文老师。在创作的路上,马老师给予不少协助。生平出版第一本著作《情牵元阳》,书里的序就是由马老师执笔。

第一次骑马,地点在蒙古。据说成吉思汗当年征服半个欧洲,就是因为有一支骁勇善战的骑士。打下江山,马儿功劳不小。

政治领域里,经历了同一位首相两次领导,那就是敦马哈迪医生。 敦马虽然不姓马,但无论五湖四海的中文媒体,都喜欢把他的名字翻译为马哈迪,或马哈迪尔,无论译名如何,依然是“马”字当头。

生活工作娱乐,都与“马”有关,你看,我是不是跟“马”很有渊源?

张毅全 文字与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