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式安老院潜能无限

安居养老也很IN(下篇)

乐龄人士的福利网是政府应该考量的部分。

无论是人口老化趋势、新生代的生活模式,抑或国际市场需求,新式安老院的潜能是无可限量的。

但是跃跃欲试的业者却不多,其中目前有意愿的业者也多以发展商为主。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状况?发展商应该全职投入在经营这类安老院上,还是交由经营业者来运作比较理想?

《安居养老也很IN》完结篇将让你进一步了解落实这套方案所需要关注的事项。

房产转型并不是新鲜个案,早在7年前,我国就出现将房产改装成坐月子中心(Afterbirth Care)、主题博物馆(Theme Museum),以及学生宿舍等现象。

而近期的Airbnb(Air bed and breakfast),更成为不少人的首选。

不过,论回酬价值与利润的稳定性来说,新式安老院无疑是这么多转型选择中最理想的模式。

首先,坐月中心、主题博物馆和学生宿舍的周期性,不比新式安老院来得长。

相比主题博物馆一次性的入门票(门票介于40令吉左右)、坐月中心月期性收费(每月7000令吉左右),以及学生宿舍的学期性收费而言,新式安老院的住户的周期最长,这对业者来说也较稳定。

第二,由于安老院涉及的包括日常护理、医疗保健、休闲娱乐、交通,甚至国外的安老院也增设旅游,因此自然比一般仅提供膳食住宿的上述转型模式来得更具商机。

当然,经营安老院的业者们所要承担的成本自然也比坐月中心、学生宿舍等高,转型难度相对来说比上述的任何一种转型都高。不过,若业者懂得在成本上做出控制,那么当中的利润空间相对较大。

养老安居也可以有新模式。

●挑战1

人力和费用成本高

业者们一般面对的成本挑战不外是地点费用、人力开支,以及医疗费用等。

针对这点,香港安老院面就通过与政府合作,解决了地点成本的难题,另外,加拿大不少安老院选在一线城市外落脚也是控制成本的方式,尤其这些郊区优雅的环境更适合乐龄人士。

而本篇早前也提及了,欧美国家尝试与找不到房子的年轻人合作,解决了人力开支的难题。

●挑战2

设施不全无吸引力

看回我国国情,由于现有的安老院业者多为宗教团体等非盈利机构,再不就是小规模单位,因此无论在人力投资、硬体提升,以及软体创意上,均相对缺乏且要求不高。

这不仅导致国人不敢恭维外,也使得安老院成为最不堪的乐龄人士的下场。这样的恶性循坏是,大家更不愿意入住安老院。

也因如此,在国外,一般经营这类安老院的都是大集团或大企业,而GIC房产投资集团(GIC GROUP)创办人兼总执行长宋明威在接受本报访问时就表示,若是有关业者没有一定的财力人力与物力的话,交由发展商打造复联手经营是一种模式。

“再不,发展商可以自己经营,当然这样的话,他们的成本自然会比较高,因为需要成立的部门想当多。”

值得一提的是,对我国国情而言,发展商自己打造及经营不仅是业务多元化的一个开始,最大优势莫过于利润的周期更长,这与一般买卖房屋来说无疑是更永续的做法。

■挑战3

担心“不够孝顺”

解决了成本上的问题,那么在利润获得保障下,新式安老院自然变得有利可图吗?这可不一定。

全国首个将陪月服务系统化的Quest集团创办人施国忠表示,尽管随着人口老化趋势来看,安老院将成为一项必需品,但是,要如何让东方社会接受送家人进安老院的做法,这相当挑战。

“文化上,东方人比较希望和家里的长辈一起生活,尤其孝道对东方社会来说相当重要。”

当然,针对这点,国外安老院就懂得以俱乐部或度假村的方式来经营,让老人家在心里不觉得自己被抛弃,而孩子们也不会觉得自己没有孝心,同时又能重新回到职场上。

“我发现不少人其实是相当有能力的,但却因为要照顾家人,所以必须得离开职场。这是很可惜的,毕竟他们可以提高国家的生产力。”

施国忠

■挑战4

缺乏专业看护

除了文化及传统思维上的挑战,缺乏专业看护也是挑战之一。施国忠表示,我国在安老院的经营上还比较嫩,因此专业看护仍是业者需要解决的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政府在培训政策上也解决了专人费用高昂一事,同时也训练出一批专以乐龄人士为主的看护。

另外,他也点出,其实国内不少业者也开始涉足安老院,但是因为人力财力有限,因此经营情况相当糟糕,这导致到整体市场没有一定的标准。

“我们甚至没有一套安老院的政策及标准,这点当权者需要开始关注了。”

宋明威

政府政策须相辅相成

宋明威也指出,政府在拟定新式安老院时必须得做出几个考量。

第一,由于我国已经成为外国人的退休天堂,那么,新式安老院在接受外籍人士时的政策是否能与现有的“第二家园”政策做出配合,而非抵触?

“我们希望能让这些第二家园参与者能从新式安老院中受惠,但是也不会影响到第二家园计划,双方面的政策能否相辅相成,而不是互相冲突。”

再来,他也提出,长远来看,新式安老院将成为社会的主流,那么,如何确保社会不会演变成一个更缺乏奉养概念的冷漠群体是政府必须得考量的。

新加坡政府就制定法律,无论是否同住,儿女们一定要奉养父母,否则将被提告。

另外,由于我国一半以上的退休人士面对退休金不足的窘境,政府是否能在公积金政策上做出更周详的安排,同时也为新式安老院做出一定的价格控制,这些都是关键。

结语:

在全球化的转变下,新式安老院无疑将成为一项避无可避的潮流。

从一开始的欧美,到日本、中国和香港的情况来看,这类安老院终将在我国成为业者,尤其是发展商值得涉足的领域。

这也是为何,首都吉隆坡已经有发展商开始涉足,而槟城方面也有数间知名的发展商在摩拳擦掌中。

时代一直在变,安居养老的概念亦然、房屋转型的选择也无异,就此,看回我国的条件与局限、了解到未来的市场潜能,以及参考国外的成功模式后,将养老与房屋转型连在一块绝对是一项选择。

相关报道:

安居养老也很IN(上篇)

老人院转型与商机

报道:黎添华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