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文坛多面手
——林琼

今年9月间飞往狮城,是心系多年未见的同窗与文友。因此8日甫下飞机,与刘成汉校友共用午餐后,由他充当向导带领我们夫妇去敲叩新马文坛不倒翁的大门。

居住Signature Park的这位文坛宿将,竖立文学界60多年,即是耄耋之龄依然创作不辍的资深作家林琼。年届88的他已成为新加坡公民,他的出生地是大马森州的燕子城瓜拉比劳,和写散文并出版过《燕乡集》的梦虹是同乡。



与林琼电话沟通了,约略知道地点,但因这区建筑层楼幢幢,区域广阔,误登了几幢楼才安然敲对门槛。踏入林宅,我不是陷入久别重逢的惊讶,而是赫然惊见老作家的左脚膝盖粘贴的多层药布;难怪他常在通讯中常透露走动需靠轮椅,无法出远门。

膝盖贴着药片的林琼(右)与冰谷摄于林宅。

垂暮是人生无法逃避的过程,林琼也一样会衰老,但是林琼却在行动不便中奋勇笔耕(他不懂操作电脑,依然用笔书写),没有间断。不久前接获他寄赠的新作文坛拾碎第七集《星洲河畔》。

文稿量丰富

林琼是文坛中的多面写手,从早年出版新诗集《并蒂莲》到评论集《新诗杂话》,每种体裁几乎都有他的参与,散文、微型小说、儿童诗、教学理论、文学史料,林琼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在马新文坛上发放异彩。就搜集文学书籍和撰写文学史料方面而言,林琼所付出的心力就令人肃然起敬,他的文坛拾碎、文坛通讯的文字稿含盖量足够凑成10本集子。目前已完成面世的除上述提到的《星洲河畔》,依序是《飞越星空》、《狮城狮声》、《狮岛阳光》、《望园花踪》、《虎乡虎语》、《满园花开》。

作为林琼的忠诚读者和知心文友,我希望他的另外3集能于短期内付梓,以完成他出版与收藏文坛史料的心愿。



从写作多种体裁的角度探讨,林琼皆能独当一面,展现其书写的方式和保持自己的风格,朴实、平淡、温和、浅显而易懂,没有晦涩艰深与聱牙的词句;这是林琼创作上笔调的优势,却也有时被人评为欠缺文彩。这是难免的,鱼与熊掌,得与失无法取得平衡,最要紧能持续,坚持自己的写法。

多次获奖

林琼的写作成果有目共睹,他先后多次获奖是被肯定的印证:新加坡书籍奖、学生读物书本奖、儿童文学奖、献身文艺奖、马来西亚教师总会热心文教奖,这一系列是他献身文学的成绩单。

今年6月出版的《艺文论坛杂志》刊登了由林南进、严文珍撰写的长文《文坛拾碎——研究新马文学的重要史料》这么写道:“评论的文章向来是严肃大块头的,毫无趣味可言………,而《文坛拾碎》的评论,兼顾文彩、趣味,文章夹议夹叙介绍作家及作品的写作背景及生活动态,公允评论作者的写作技巧及作品的内容,态度不偏不倚,令读者能轻松阅读,趣味盎然,欲罢不能。”

林琼60余年来孜孜不倦地编书和写作,对新马文坛的影响力深透各层面,其贡献应该永远铭刻文学史册。

冰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