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联会:人头税就业险影响大
“不亲商”打击投资加薪

詹道伟(左起)、山苏丁、阿兹曼沙和阿都瓦哈,共同展示该联合会推出的调查报告。

(八打灵再也27日讯)马来西亚雇主联合会执行董事拿督山苏丁指出,“对商业不友善”的政策,在在破坏我国的薪资增长及投资。

他说,不友善的政策,如最低薪金制调高至1100令吉、外劳人头税调涨、为外劳缴纳社险及就业保险等,已增加国内雇主的经商成本,使商界在检讨雇员薪资及作出新投资决策时,变得格外谨慎。



“商界正面临许多挑战。我们不确定政策走向,大部分公司在开支方面都很谨慎。”

他指出,这系列的政策除了加重雇主主开支,进而导致通货膨胀,本地雇员也无法从中受惠。

他举例说,商界对落实最低薪金方面的不确定因素感到关注,因为早前宣布的1050令吉最低薪金已在宪报上颁布,但2019年财政预算案却宣布最低薪金再上调至1100令吉。

“对我们来说,一旦1050令吉最低薪金已颁布宪报,一切已成定局。政府可以每两年检讨一次(最低薪金),现在突然宣布上调至1100令吉,此举是否合法顿成疑问。因此,企业都非常谨慎。

不宜加重商家成本



“希望政府推动或落实任何政策前,都可以和利益相关者会面商谈,以便相关政策不会有鸿沟。

“新政府上台后,并未恢复一些与业者合作的理事会,以致两者无法在政策上有足够沟通。”

他建议政府在政策层面上,勿增加商家的生意成本,否则国家经济无法从中受惠。

山苏丁今日下午出席该联合会公布2018年执行人员和非执行人员薪酬调查的记者会上,这么表示。

针对报告指雇员的薪资和花红表现逊色,山苏丁解释,全球经济环境挑战、国内雇主对新任政府所推出的政策抱持观望态度、聘用雇员的开销上保持谨慎、公司重组及留住雇员等种种挑战,造成这调查结果。

执行员花红调薪皆降

雇主联合会公布的2018年执行人员和非执行人员薪酬调查结果显示,执行员及非执行员在2019年获得的花红和调薪率命运各异,前者的花红与调薪率皆降低,后者则为稍微调高。

该联合会主席丹斯里阿兹曼沙指出,来自242家制造业及非制造业公司,涵盖160项职位的1万4330名执行人员,及109项职位的3万2464名非执行人员参与这份调查报告。

调查指出,执行员在2019年预计平均将获得2.06个月花红,低于2018年的2.18个月;非执行人员预计明年有1.97个月的花红,则较2018年的1.95个月高。

调薪幅度方面,执行人员及非执行人员明年的平均加薪率也不同。前者加薪率出现小幅度下降,为4.86%(2018年为4.88%),后者提升至4.89%(2018年为4.88%)。

调查显示,受访的执行人员在2018年有92.4%获得调薪,较2017年的94.3%低;非执行人员则有92.7%获得调薪,较2017年的94.6%低。

这意味着,今年执行人员和非执行人员的平均调薪率都下降,其中执行人员的调薪率为4.88%,低于2017年的5.55%;非执行人员则较去年的5.44%低,只取得4.88%。

在2018年,获得花红的执行人员和非执行人员都有提高,其中78.2%受访执行人员都获得花红,高于2016年的77.7%;非执行员的比率则达78.7%,比去年的76.9%高。

出席者包括大马雇主联合会副主席阿都瓦哈及理事詹道伟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