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院转型与商机

【安居养老也很IN-中篇】 

新式安老院善用人与人、人与环境的关系,让房产变得温馨宜人。

在你的印象中,安老院是什么样子?是凝聚一群孤孤单单老人家之地吗?



随着时代发展,安老院也越来越在乎老人家的感受和护理,世界各地也有各种各样的安老院概念出现,让老人家的晚年也住得精彩。

新式安老院在国外已经不是新鲜事,其中经营概念与运作模式各异的安老院更是层出不穷,有的集合温馨与浪漫的元素;有的善用人与人、人与环境的关系,让原本冷冰冰的房产单位变得有温度起来。

最后,乐龄人士的晚年可以不再与“凄凉”画上等号,而他们最终的归宿也能变得更具意义。

不过,打造这类安老院的前提是,院方所提供的服务得贴心,而发展商在兴建时更得顾及到乐龄人士的人本需求。

毕竟这不仅仅是供人入住的地方而已,更包含了休闲养生、医疗护理,以及联络情谊的地方,发展商要投入在这一领域的难度远比其他屋业项目来得高。



《安居养老也很IN–老人院的转型与商机》系列,就为您梳理数个国外新式安老院模式,同时也点出政府究竟可以扮演怎样角色。

各国养老院模式:

*老人青年共住

Humanitas Home是荷兰的一家新式安老院,其特别之处就是让年轻人,尤其是大专生免费入住,唯一条件就是每月花上1小时陪伴入住的乐龄人士。

Humanitas Home的缘由是基于近年来,荷兰的房价不停地上涨,一间最普通的房间随时也可能要价每月400美元(1676令吉)。

就此,Humanitas Home决定将多余的房间免费租给大专生们,代价是每月30个小时陪伴乐龄人士 。

这样的好处是,经营业者解决了人力成本的挑战,年轻人解决了房子的问题,乐龄人士也有人照料,同时还能学会使用电脑科技及社交媒体。

更宝贵的是,参与的荷兰大专生们都认为过程中让他们学会了如何与乐龄人士相处,同时了解青春的可贵。

*老人小孩共处 

“代际学习中心”是美国西雅图著名的安老院,其特别之处就在于中心每周向小孩们开放五天。孩子们可以选择全日制、半日制与乐龄人士相处。

在中心里,乐龄人士和小朋友们一起吃饭、画画、唱歌,游戏等。这不仅让孩童们学习如何与长辈们相处,同时也让乐龄人士找到了活下去的乐趣与活力,让社会多了些温情。

当然,这模式的另一“实际好处”是,双薪家庭有了免费的托儿服务,更善用了每一个建筑单位。 至于经营业者也多了一个份卖点。

据了解,美国至今已经拥有超过500家代际学习中心,而在爱尔兰、德国等西欧国家均有该模式的出现。不得不提的是,中国有5家机构对这一模式做过尝试,结果还在验收当中。

*上门服务形式

在日本,不少年轻人会选择以上门服务的方式,到小规模多功能社区养老机构服务赚取生活费。

年轻人只需要简单的就是家政服务,如聊天、烹饪、护理、按摩、看电视、协助沐浴等。

与荷兰的安老院不同,日本的上门服务式并不允许照料者入住在该院,而照料者也获得一定的报酬。

*度假酒店

与日间俱乐部的运作模式相似,不同的是,这里的老人能短时间地入住该处。

一般这样的短期入住,是家人远行或外地公干时,寄托长辈最好的方式,尤其它的约期不长,收费较低。

目前这类安老院在欧美比较常见。

*日间俱乐部 

在香港,不少安老院以日间照料为主,即,上午乐龄人士从家里过来(抑或安老院有专车接送),然后开始日间的活动,如吃饭、身体锻炼、看戏、休闲等。待晚餐时间则送往与家人同住。

这样的做法与托儿所无异,不同的是,入住的老人家具备一定的自主权,而不是被困在安老院里头。

再来,这类安老院的收费制度也较特别,即,以会员籍方式经营,换言之,长辈们有选择不更新会员籍,甚至唾弃俱乐部的自由。

而这类安老院本身也极尽所能地打造成一种休闲时尚的形象,让乐龄人士在入住时有一种“自豪感”,而非感到自己被家人唾弃。不过,一般这类安老院的收费不便宜。

许祥人:成本是成败关键。

官商可合作建设

新式安老院确实有存在的必要,但它始终不是人道关怀的管道,私人界还是需要顾及成本与盈利的。

世界不动产联盟槟州分会顾问拿督许祥人就点出一个关键:如何控制成本、究竟是由政府打造还是私人界来承接,都是决定新式安老院成败的关键。

这点,香港或许可以是另一个借镜。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自2003年开始,就推出免补地价方案以鼓励发展商兴建安老院,这个方案能让有意在屋业发展项目内提供安老计划者豁免地价。

显然的,政府确实可以通过政策方案来鼓励私人界打造新式安老院,尤其是当成本最高的地价部分豁免后,安老院的床位叫价不高,发展商的利润获得保障,这将吸引更多人投身在这行。

承接屯门虎地护理安老院的80后罗姓兄妹就是一个例子。这对兄妹的建筑师父亲罗守弘在2001年创立自己的公司,然而意识到人老化,才有意将旗下品牌“文化村”定位做安老业务。

成本高风险大

其实,安老院的成本很高,风险也很大。首先,地皮的选择和建筑的设计打造,都必须得比一般的房产单位更加贴心,许多的细节设计上都必须得照顾到乐龄人士的需求。

再来,由于涉及到衣食住行,甚至关乎到护理与医疗等服务,因此当中的成本并不低。

就此,只要政府愿意在政策上给予协助,私人界便能下调成本,且保障一定的盈利。如此一来,新式安老院确实具备拓展的潜能。

除了给予方便外,香港政府曾就安老院看护给予加薪一事做出建议,此外也全数资助全港安老院舍的主管、护理员等员工修读受资历架构认可的五年的训练课程,以提升乐龄人士在安老院的品质。

不仅如此,由于考虑到或许并不是人力短缺现象,香港政府也计划提供300个名额供外佣接受为期18个月的照顾长者的培训。

外佣接受培训期间,非政府组织和卫生署将暂时照顾乐龄人士。 不难发现,其实政府能做的远远超过给予奖掖或免地价。

安老院各个角落需有特别设计,以符合老人的需求。

立法优化建筑设计

除了给予援助,政府的角色也可以体现在法律保障层面上。

首先,政府可以提高安老院建筑图册中的最低要求,以确保发展商所打造的建筑是具备零障碍空间设计,同时也符合乐龄人士紧急所需。

举个例子,台湾安老院就规定在单位内各个角落,如厕所、厨房、睡房、客厅等处安设紧急按钮。另外,电梯设计也是安老院的“必须品”之一。

香港方面,当局就推出一套官方的安老院《设计和营办安老院舍的最佳执行指引》,里头清楚列出安老院应该具备的设施、需要提供的活动、房间尺寸的要求,甚至连冲凉房的大小也列出最低标准,相当细心且全面。

这套指引的细致化程度,甚至连应不应该有洗衣房、该设在哪、尺寸多大等都详细列出来。环顾我国,目前政府还没有一套特别针对安老院建筑设计标准的完善条例,因此政府可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不过,这一切仍得胥视政府在乐龄课题上的立场,尤其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安老院的存在的。

对于就安老院持反对意见的人来说,过多的福利网反而只会造就一个畸形的社会。但是,我们真的能避免吗?

相关报道:

安居养老也很IN(上篇)

报道:黎添华

报道:黎添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