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超强路上
中国最大挑战:缺水

在北京郊外的永定河干涸的河道。(网络照)

(堪培拉23日讯)澳洲广播公司(ABC)23日报道,中国在迈向超级强权的路上,最大挑战不是地缘政治,而是缺水问题。

ABC指出,中国前总理温家宝曾警告,此问题已威胁到中国的存续。统计显示,过去25年来,中国北方有2万8000条河流及水道消失,多数河流流速大幅减缓或完全干涸;以黄河为例,如今水量仅是 1940年代的十分之一,而且已经常无法入海。



号称北京之母的永定河,过去河面宽、源远流长,数百年来都是帝都血脉,但现已完全干涸30年;这条河曾至少10公尺深,还经常泛滥,然而,它最后一次淹大水是在1958年。

在北京市郊,永定河河道如今是一大片淤沙的河床;一座为控制永定河水而兴建的水坝从未派上用场。

中国保育人士张君恒(译音)曾沿永定河道步行700公里,记录它的衰落。他说:“看到一条河没了水,就表示死亡。”他还说,永定河衰亡的原因之一是失控的开发,但其实位于高原及山区的源头也日渐干涸。

北京112天无降雨

去年冬天,北京创下历来最长的无降雨、降雪纪录,112天。



一名在永定河岸种花生的63岁农民指出,多年前她开始务农时,常有幼童掉进河里淹死,现在她得钻井取用地下水。在北京附近,地下水位平均每年下降1到3公尺;今年这个季节得钻到地下70公尺。

此外,污染使得缺水问题恶化。中国政府调查发现,无节制的工业化及滥用农药杀虫剂,已使中国70%的地下水不适合人类取用。

南水北调仅短期解方

面对缺水,中国已有一些草根组织兴起,他们认为当务之急是跟民众沟通缺水问题的严重性。中国环保团体“绿色地球”则说,政府应该更积极任事,不只注重经济发展,更要优先保护人民和生态。

中国政府说,缺水问题的解方之一就是南水北调工程。此计划已策划实施了60年,斥资1000亿美元(约4196亿令吉),南方的水以15天时间通过一条1500公里的水道运抵北京,供应北京约三分之二的饮用水;另一条西藏高原的争议水道已在计划中。

环保团体认为,南水北调只是短期解方,无法满足中国北方省份的需求。在中国持续发展之际,缺水是国家发展规划人员的重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