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燕亟需良策监管/张网

大马原产品价格低落,劳工短缺,很多人往引燕业发展。燕窝业是当今仍有利可图的行业,燕屋成功,收入丰硕。

各级别毛燕价格当前1公斤3000至4000令吉,约130余盏,一些燕屋燕窝产量每月成千上万盏,每年收入百万令吉,比一般小公司的收入还高,而且缴税不多,管理及维修燕屋成本不大,因此,欲向这行业进军者大有人在。

这行业有很大的潜能,每年给我国带来上亿的外汇收入,只是此行业仅由民间自发耕耘,政府未有实际的行动协助这行业发展,拖延了几年,才有十多二十家公司可获准出口净燕至中国;毛燕是否也能出口,仍未有明确的进展。

燕窝能出口,价格可提升,获得准证的公司可卖个高价,其余市场上的货品,价格有个落差,利益削减,不过,盈利仍很诱人。

因利之所诱,无法经营生意的店铺改装成燕屋数量甚多。即使经过许多风波,燕屋失败及地方政府的干预,目前全国燕屋数目仍有好几万,这些燕屋制造噪音,影响民居生活,已成为不可忽视的问题。

因引燕需要,用喇叭引燕声开的声量很大,令人厌烦,常遭投诉到地方政府去,只是这问题仍未有积极去解决。

地方政府可征特别营业税

在卫生方面,燕屋内的卫生情况不难想象。一地的屎尿,细菌难免,氨气味道重,非一般人能忍受;只是臭味未传出来,又未引发地方疾病,并未成为课题,反而是噪音,成为周边居民投诉的重点。

燕屋声音调低,是否就可让燕屋继续存在,该留不该留,是地方政府应该慎重考虑的问题。大城镇繁荣地带,引燕破坏市容,制造噪音,有潜在的健康威胁,拆除是无可避免。在较偏远的地区店铺,无营业潜能,政府应该如何看待这类燕屋?

地方政府可向燕屋业者鸠收特别的营业税,给予执照,使合法化;强逼拆除,它就少了这类税收,乃是一笔数额。二者衡量轻重利弊,可找出折中方案,有条件使其合法化,强制减低噪音,燕屋要符合卫生标准,另外除征收正常的营业税,也加上环境补偿税,因为燕屋毕竟多少会干扰到附近住户的宁静生活。

燕屋若引燕不成,或疏于打理,无法负担税务,自然关闭好过强逼执法。一个住区燕屋限定在一个数量,也是该考虑的。

州政府应该拟定一套规格化燕屋的政策,以供地方政府参考。燕屋合法化问题不明朗,使经营者担忧随时会被取缔,会阻碍这行业的发展,减少就业机会,也影响到周边如五金木板等行业,政府也会蒙受税收损失。

最新报道

7岁女童逛街没跟紧妈妈
遭淫魔拖到树丛性侵
国会无需绝对权力/南洋社论
敦马破旧立新/何启斌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