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忘罗兴亚人的
心理创伤

“年轻的男子和男孩被绑起来,扔进河里,就那样淹死了。漂亮的女子被强奸,不太漂亮或年纪较大的则被杀死,那些都是我亲眼目睹的。我感觉很不好受,之前我能吃能睡,现在都不行了。每当我想起那些事,我的头、胸,甚至指甲都开始颤抖。”

在希腊莱斯沃岛,最多只能容纳3100人的莫利亚难民营,现时有超过9000人栖身,当地恶劣不堪的环境,增添流徒者们的精神压力。Anna Pantelia/MSF

去年8月,缅甸军方针对罗兴亚人进行“清剿行动”,导致超过70万名罗兴亚人涌到邻国孟加拉,以逃避大规模的暴力和破坏行动,18岁的穆罕默德正是其中一名由若开邦出走的人。事发至今虽然已逾一年,这些罗兴亚人经历过迫害、骨肉分离,甚至目睹亲人被杀,即使他们活得过来,但造成的心理创伤挥之不去;加上栖身在难民营艰辛而挤迫的环境,面对迷茫的前景,他们有机会出现创伤后遗症、严重抑郁和焦虑症等精神问题。

无国界医生在孟加拉代格纳夫(Teknaf)纳亚巴亚(Nayapara)工作的精神健康主管罗伊(Prodjut Roy)指:“他们脑海里不时会重现过往的影像,无法入睡,区分不到现在与未来。每当想起往事,他们就会全身颤抖。有些人现在见到军人时,分不清那是孟加拉还是缅甸军人,马上拔腿就跑,甚至出现思觉失调(Psychosis)。”

可是,很多罗兴亚人不懂得精神健康这个概念,故歧视相当严重。曾有病人到无国界医生的医疗中心求助时,负责人流控制的人员依照门诊卡上所写,大声叫该名病人进入精神健康辅导室,此举令到该名病人非常不安。目睹此事的罗伊补充说:“该名病人向我解释,在他们的社区,‘精神’的意思是‘疯癫’、‘疯狂’。我跟团队商量后,决定从此不在医疗中心或社区内使用‘精神’这一词,改用‘Shanti Khana’,即‘和平中心 (Peace Centre)’的意思。”

逃至欧洲等庇护

流徒者饱受过去的苦难和现况不确定的精神困扰,这个情况不只限于罗兴亚人。在希腊莱斯沃岛(Lesvos)的莫利亚难民营,有大量逃到欧洲的人正等候庇护申请的审批,该营地原本最多只可容纳3100人,但现时却有超过9000人无限期被困,当中三分一人为儿童。今年9月的首两周,便已有超过1500人抵达莱斯沃岛。

他们缺乏帐篷栖身,缺乏足够的食物,极难获得医疗护理。

无国界医生以小组方式为经历了人道危机的人们提供精神健康辅导。这是一名位于莫利亚难民营的小朋友于辅导期间所画的画,以画诉说其的经历和心理创伤。 Robin Hammond/

Witness Change

环境引致心理病

无国界医生医治了很多被医院界定为需要送到首都雅典接受护理的儿童,但由于当地缺乏住宿,他们因而未能获得有关护理,被逼栖身在一个令身体和精神健康恶化的环境里。

属紧急救援

今年2月至6月期间,无国界医生团队在一个为6至18岁儿童而设的精神健康小组活动中发现,74名儿童中有18人,即近四分之一的人曾经自残、企图自杀或想过自杀。其他病童则患有选择性缄默症、惊恐症、焦虑症、暴力倾向和持续发噩梦。

无国界医生于1998年正式确认精神健康护理为紧急救援工作的一部分。过去10年间,无国界医生进行了178万6406次个人精神健康辅导和28万5118次小组精神健康辅导。去年,在无国界医生工作的国家中,七成的国家已将精神健康护理列为医疗服务的重要部分。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