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兵买马违民主/罗汉洲

2008年全国大选,民联以31席对国评阵28席而在霹雳执掌州政权。不久,2名人民公正党州议员被反贪委员会以涉及贪污罪名控上法庭,随后,这2名州议员宣布退出公正党,加上人民行动党九洞区州议员退党,他们以独立议员身分宣布支持国阵,霹雳州议会乃主客易势,由国阵掌权,是为轰动一时的“霹雳变天”事件。

说也奇怪,那2名已被控上法庭的独立州议员官司却了无下文,于是人们纷纷猜测他们退党肯定是与国阵的交易,即只要他们退出民联,官司就可不了了之。

以此作为本文开场白。

话说,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宣称,希望联盟欢迎巫统国州议员加入,但必须身家清白,不曾因涉及贪赃枉法而有被提控可能的人才可加入,所以希盟不接受纳吉和阿末扎希博士。

好一句“不曾涉及贪赃枉法”,可说是可圈可点的神来之笔,似乎把巫统国州议员逼得别无选择,只有加入希盟才可证明自己身家清白,因为不加入希盟,人们就说他们必定是曾涉及贪赃枉法,所以希盟不接受他们加入。

但加入希盟的话,哪就等于背叛选民,下届大选即使有机会上阵也必给选民唾弃,政治前途到此为止,没有下一次了,所以照我看来,只有那些资深国州议员,由于年纪大了,不参加下届大选也吧,反正已盆满钵满,这些人才会加入希盟来换豁免秋后算账,保住身家要紧。

尽管敦马否认巫统国州议员加入希盟即可免受提控的传言,惟因为有“霹雳变天”的历史事实作证,所以人们相信传言的居多,殷鉴不远,于是人们的观感与敦马所言恰恰相反,人民认为离营出走,奔向希盟阵营的人大多属于不清白者,他们投入希盟希望得到庇护,不予起诉,可保身家与名誉;相反的,那些清白的国州议员相信身正不怕日影斜,不怕遭到起诉,他们自然不会变节,他们当会坚贞不屈,坚决留在巫统,准备下届大选再战江湖。

只不过,身为执政党国州议员能过河不湿脚,过手不沾油的人毕竟不多,所以可预见敦马“顺我者昌”的招术当可收到很大效果。

不该招收巫统国州议员

另一方面,人民在5·09大选支持希盟就是在排斥巫统,不愿把治国大权再交给巫统,否则人民何须改朝换代?因此,如果希盟大量招揽巫统国州议员,让他们成为执政党的一分子,那就是希盟通过非民主程序让巫统的人借尸还魂。把反对党人招进政府中,那就是擅自改变选民的选择,此举既不尊重选民,也不民主。

换言之,希盟已背叛民意,剥夺人民的民主权利,所以敦马不该为了壮大士团党而招收巫统国州议员。

再说,反对党人如果能够通过跳槽的途径进入权力圈,那么办大选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国阵执政期间,反对党一再要求拟订反跳槽法,不许议员蝉过别枝,惟国阵都以结社自由为由拒绝了,如今的巫统会悔不当初吗?现在却轮到反对党成为执政党,又以同样理由拒绝订立反跳槽法,可谓风水轮流转,双方都是为了本身利益而否决人民的选择权,践踏民主。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