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买房子也要众筹?/黄子伦

大马政府2019年财政预算案所推出的房产众筹计划简直是世界“壮举”,然而当我们扒开细节一看就觉得处处是漏洞,步步是泡沫。为何这么说?

今天小明要买房子,传统做法是小明付了10%的首期或者几千令吉的订金,之后申请银行贷款。贷款批准后,小明签上大名,银行和卖家/发展商安排那90%贷款金额的相关事宜。

一旦银行正式发放贷款给卖家/发展商,小明就会收到通知要开始偿还贷款。在未来的30年间,小明的房子涨价了,他可以直接卖出去,扣除一切开销费用税收之后的金额就是他的投资回报。

现在根据政府的房产众筹计划,小明买房子先要拿出20%的订金。这看起来很多,不过好处是他不需要向银行贷款,因为剩下的80%金额将会由“众筹投资者”出钱搞定,所以小明也不需要偿还任何贷款。要是房子之后涨价了,小明出售后所获得的利润将会和当初出资80%的众筹投资者分享。

财政部长言之凿凿说这将让更多人可以负担得起房产,但是无法买房的群体到底是拿不出那10%首期订金?还是无法得到银行贷款?还是两者皆是?另一边厢,可以拿得出房价20%订金的房产投资者,为何不去申请银行贷款,却要和别的众筹投资者分摊利润?申请贷款的话,订金只需要10%,纵使加上接下来几年的房屋贷款,但他可以独享投资回报。试问,谁会嫌钱多?

如果我们把这些疑问考虑进去,主要有几个群体会被房产众筹计划吸引到:无法偿还贷款却又能够从父母一辈借到20%订金的眼高手低一族、想要买房投资却信心严重不足的“投资者”、以为参与“投资计划”就可以坐享其成却一无所知的投资新手。

政府鼓励这些人进入房地产市场的手法,加上最近老是看到的房地产滞销新闻,给人感觉就是政府要帮助房地产商出货,让他们洋溢在“居者有其屋”的幸福氛围中,却不知这像足了美国10年前搞出来的次贷风暴。买不起房的可以买房,大家把未来押在房价只涨不跌的幻想里,并把这些贷款包装成金融衍生产品卖出去。最后泡沫一破,全世界和美国人一起扑街。

而且,这项政策会形成一种变相的“挤出效应”(crowding out effect)。简单来说当政府觉得民间(个人和机构)的资金太多了,而且都在追逐特定商品例如房产,为了避免国家的资金过度集中在房地产领域里,政府会采取某些行动例如发行国债来吸纳民间的资金,让房地产降温。因此,当希盟政府推出房产众筹,无异于把民间的资金导入房地产里。

不赞成政府这样“扶房”

可是这么做真的好吗?须知房价上涨不是永恒的。今天多一笔进入房地产,市场上就少一笔钱去创业做生意升学做研究,何者才是提高个人和国家生产力的长久之计?自住房根本就没有生产力的事实就不用我罗嗦吧?希盟政府里多得是名牌大学毕业生。

我不赞成政府打房,更不赞成政府这样“扶房”。

有好几家机构已经就大马人的理财概念水平做过调查,然切入点各异,结论却惊人相似:普遍大马人理财观念严重不足。否则我们就不会听到说某个州属是金钱游戏滋生的温床,各色人等皆无法幸免,尤其是自诩“可和犹太人比肩”的华人。当国人理财意识尚未醒觉,政府这么做绝对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天佑大马。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