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公积金持股市值蒸发130亿
官企财富大缩水

新政府害了马股?(3·完)

新政府新作风新政策的内部冲击,加上外围贸易战、地缘政治、美国升息的风险夹击,马股过去半年表现惨淡,市值不断蒸发。

新政策是为了长期利益,但短期内难免引发投资者恐慌情绪甚至卖压。

但若是要将矛头指向政府,也不太厚道,因为在这一波马股跌势中,政府机构所受的打击,可不比普通股民小。

马股的投资者分成三种,一种是外资,第二是国内投资机构,第三则是散户。

前两者的规模较大,所投入在一只股项的金额也多较散户来得高,因此,一出手往往会造成股价波动。

有时候市场大跌,政府为了要扶持股市,也让本地投资机构入市支撑股价。

由于投资机构会有自己一套的投资准则,通常都会将资金放在大型股项或蓝筹股。

在我国投资机构中,最耳熟能详的就是政府旗下的投资臂膀国库控股(Khazanah),还有雇员公积金局(EPF)、国民投资机构(PNB)等。

财政部长林冠英说要减持官联企业,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国库控股大量持有的公司,股价应声下挫。

根据《南洋商报》初略统计,该机构主要持有的六大官联企业,在过去半年市值蒸发57亿4200万令吉或15.17%。

除了国库控股面对股项市值损失,广泛投资在股市以提高会员回酬的公积金局,也面对相同窘境。

根据数据,公积金局在马股中投资上百只股项,而持股最多的前50大股项中,在过去半年的市值蒸发了130.06亿令吉,跌幅高达10.12%。

由于大市跟随区域步伐走低,马股的大部分投资机构和富豪家族,都面对财富缩水的情况,不过,一些银行大佬和不受国内因素影响的手套老板,身家却是逆市上涨!

财富缩水:政府机构篇

公积金电信业拖累

根据计算,亚通(AXIATA,6888,主板电信与媒体股)市值在过去半年丢掉171亿令吉,堪称马股最惨。

亚通在公积金局的持股规模名单中排行第5,持有16.82%股权。

这批股权的市值在过去半年少了28.68亿令吉,让该局的账面财富少了35.54%。

若不以绝对值,而是以百分比计算,同样和亚通来自电信业的“难兄难弟”马电讯(TM,4863,主板电信与媒体股),是该局50大持股中,市值跌幅第二高的股项,高达52.41%,相等16.39亿3900万令吉。

公积金局颇钟情于电信股,在数码网络(DIGI,6947,主板电信与媒体股)和明讯(MAXIS,6012 ,主板电信与媒体股)分别持股15.37%和11.71%。

相较之下,这两只股的市值蒸发较少,分别为3.47亿令吉和2.53亿令吉。

榜中市值跌最高的,则是建筑股金务大(GAMUDA,5398,主板建筑股),少了7.44亿令吉,或53.14%。

IJM(IJM,3336,主板建筑股)也少了4.79亿令吉,蒸发高达35.75%。

181108x1301_noresize

国库控股57亿化水

国库控股的六大持股中,同样由马电讯扯后腿,26.21%的股权,导致该机构少25.81亿令吉的账面财富,或相等52.41%。

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板公用事业股)则让国库控股失去了25亿令吉的财富,跌幅高达5.41%。

不过,该机构持股最大的UEM阳光(UEMS,5148 ,主板产业股)和IHH医疗保健(IHH,5225,主板保健股),市值虽跌但波动较小,后者最主要是受自身领域前景和外围因素影响。

这六大企业,让该机构共少了57.42亿令吉的财富,相等15.17%的跌幅。

181108x1302_noresize

PNB产业股有压力

国民投资机构(PNB)是我国新经济政策的重要工具,帮助土著投资和经营。

去年底,PNB将森那美(SIME,4197,主板消费股)一拆为三,多了森那美种植(SIMEPLT,5285,主板种植股)和森那美产业(SIMEPROP,5288,主板产业股)。

这三家公司过去半年的跌势,让PNB少了19.26亿令吉的财富。

另一家产业公司实达集团(SPSETIA,8664 ,主板产业股),则让PNB少了10亿令吉,跌幅32.26%。

由于基建工程被重新评估,加上业界滞销量高,导致产业领域的投资情绪受影响。

181108x1303_noresize

国家石油涨跌互见

相较于其他政府机构,国家石油(PETRONAS),在过去半年的表现还算平稳。由于核心业务为石油相关,国油旗下上市公司股价都是由国际油价和供需层面影响。

在过去半年,国际油价逐渐回升,油气业也开始活络,激励国油石化(PCHEM,5183,主板工业股)和国油气体(PETGAS,6033,主板公用事业股)股价都处于涨势,国油石化更是让国油多了47.87亿令吉的财富。

无奈国油在国油贸易(PETDAG,5681,主板消费股)的持股价值,少了高达56.35亿令吉,或30.76%,因为油价攀升,显示该公司的炼油成本也跟着提高。

181108x1304_noresize

财富缩水:个人篇

赛莫达

赛莫达惨失12.7亿

“马来首富”丹斯里赛莫达,在马股持有不少重量级股项,业务涉及汽车、物流、矿业、天然气等。

过去半年,他在持股最多的5家企业,财富减少了14.05%或12.65亿令吉。当中,马矿业(MMCCORP,2194,主板交通与物流股)跌最多,少了5.68亿令吉或25.2%。

181108x1305_noresize


阿南达

阿南达利淡夹击

相较于赛莫达,另一位国人熟悉的富豪阿南达财富蒸发的幅度更大,因为单是持股62.37%的明讯,就让他蒸发的13.65亿令吉财富,就已经超过赛莫达的财富蒸发幅度。

除了明讯,Astro(ASTRO,6399,主板电信与媒体股)也让阿南达少了10亿令吉财富。

过去半年,Astro经历了总执行长拿督罗哈娜诺珊辞职,以及政府可能开放更多付费电视执照的发展,冲击着投资者情绪。

181108x1306_noresize

东尼


卡马鲁丁


东尼 卡马鲁丁

半年蒸发30%

由于油价上涨导致燃油成本增加,加上积极扩张机位容量,可能会在短期收窄赚幅,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和拍档拿督卡马鲁丁的财富,在过去半年减少了14亿,或30.3%。

单是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消费股),就导致两人财富少了11.51亿令吉,或28.93%。

181108x1307_noresize

财富增加

银行手套大佬财富增

在大市下行之际,还是有不少稳打稳扎的股项在逆市中上涨,也为他们的大股东们创造更大的财富。

这些代表人物,有两大银行重要人物丹斯里郑鸿标和丹斯里郭令灿,以及手套大亨丹斯里林伟才和丹斯里林宽城。

郑鸿标


大众银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创办人郑鸿标,过去半年凭借着大众银行和伦平(LPI,8621,主板金融股),多了7.24亿令吉的身家,“稳”就是这两公司的写照,因此常常在机构投资者的组合当中。

郭令灿


郭令灿则增28.45亿令吉,最大功臣就是丰隆银行(HLBANK,5819,主板金融股),让他身家在半年内多了30.43亿令吉。

不过,从事洋灰生意的大石机构(TASEK,4448,主板工业股)则受到建筑领域未来订单放缓的冲击而下行,让他少了2.25亿令吉的财富。

林伟才


林宽城

手套股则因为完全不受国内政策所影响,只由国际需求和货币走势所支撑,让顶级手套(TOPGLOV,7113,主板保健股)和高产柅品工业(KOSSAN,7153,主板工业保健股)的掌舵手林伟才和林宽城,身家持续增长。

181108x1308_noresize

相关新闻请点击:

【独家】新政府大刀挥砍 马股半年蒸发1463亿

【独家】新政策颠覆抗跌领域前景 蓝筹股不再优质?

独家报道:谢静雯

独家报道:谢静雯

独家报道:谢静雯

独家报道:谢静雯

独家报道:谢静雯

独家报道:谢静雯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