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算案续发援金 免费健保 替代收入
B40终盼来佳音

一直以来,家庭月入只有约3000令吉或以下的国人,生活总是捉襟见肘,深感钱不够用之苦。

这些被统称为低收入群体(B40)的社会低层人士,总盼望政府协助改善他们的生活。

刚公布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一如所料的宣布多项特别关照B40的措施,除了拨款50亿令吉继续发放生活援助金,更提供免费保障、替代收入及免费体检的B40国家健康保障基金及健康保护计划(PEKA)等,这无疑是B40的大好消息!

181105a0501_noresize

 B40中位数月入3千

根据统计局2017年发布数据指出,低收入群体(B40)的中位数收入是3000令吉,中等收入群体(M40)为6275令吉,高收入群体(T20)为1万3148令吉。

由于国内各个州属的生活开销并不同,有些收入在某些州属属于中等收入,在另一些州属却属于低收入。

看了有关图表后,就能更清楚得知本身收入是属于那一个组别。

林美真

政府关注人民福祉——林美真(吉隆坡,28岁,自由设计师)

每月收入平均3500令吉,家里开销都由我负责,包括水电费、日用品、保险及电话费,尽管家里少开火,但吉隆坡生活消费高,每个月都需花数百令吉,这些已占收入一大半,平时出外用餐费则由弟弟负责,两姐弟分工合作。

我没开车,也住家里,因此没有车贷及房贷烦恼,加上我不喜欢出外,没什么娱乐消费,一年与朋友聚会一两次,但因为工作关系,需经常乘搭公交到顾客的办公室商谈,因此,新政府推出每月100令吉公交卡,可让像我一样经常搭公交的人民节省更多。

对于新政府推出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我本人觉得不错,而且可看出政府非常关注人民福祉,尤其是B40。

在人民健康保障及保护方面,让很多无法购买保单的一群,特别是年过50岁的老年人,如今在B40健康保障基金下,能享有医疗保障及无需担忧患病期间无收入,尽管需符合条件及津贴不多,但还是一个好的开始。

我希望政府也关注自由工作者的薪金问题,因自由工作者不仅没有稳定收入,甚至在接洽工作时,也没有薪金架构可与客户接洽,有时甚至为了生活而被压低价钱。

拉菲达

燃油补贴应只惠国产车——拉菲达(吉隆坡,51岁,家庭主妇)

丈夫是保安员,每月底薪为2000令吉,若有加班则会达到2500令吉。

由于每月收入至少一半花在日用品及伙食费上,拮据时就会减少每日的饭菜,其余开销已包括教育费、水电费,房子已付清贷款,家里只有一辆国产车灵鹿。我每个星期和孩子外出一次购买必需品。

身为母亲,我非常关注孩子的教育,而新政府也发放更多拨款推动教育,此外亦非常感恩新政府还能继续发放生活援助金,我希望当国家稳定后,新政府能做得更好,惠及更多人民。

我不知道1500cc轿车及125cc的摩多车主可享有每公升30仙的津贴,是否只开放予国产车,但我个人认为应该是这样,外国车也有1500cc,若能驾驶外国车,这也意味着那个人生活应不成问题,因此我希望这一津贴只给驾驶国产车的车主,让真正有需要者享有福利。

另外,政府稳定面粉、食油、糖的供应及统一价格非常重要,这将减轻人民生活负担。

我认为2019年预算案举措非常好,唯希望政府能将大道收费减半,举例:原本从吉隆坡到新山需40令吉的大道费可减至20令吉,我希望这将是政府宣布冻结调涨大道收费后的下一个好消息。

拉格瓦

B40健保基金如甘霖——拉格瓦(吉隆坡,64岁,保安人员)

目前租用廉价公寓单位,每月租金1100令吉,水电由屋主负担,每月薪水包括加班费只不过1700令吉,扣除租金后,仅剩不足600令吉作为我和太太的生活费,因此必须紧衣缩食,尽管有孩子,但他们没有给家用。

其实,我之前非常期待新政府在宣布2019年财政预算案前提及的1500令吉最低薪金,唯没想到在这份财政预算案中,最低薪金仅提高至1100令吉,这与我目前的底薪一样,确实有点失望,但还是希望政府尽快落实早前的承诺,即1500令吉最低薪金,那我每个月都能多出数百令吉的生活费。

其实,整体上来看,政府在2019年预算案上做得非常好,非常照顾人民的生活与健康,尤其是目前国家债台高筑的情况下,依然发放生活援助金,帮助人民渡过艰辛,着实不错。

另外,我和太太都没有保险,对于政府推出的B40国家健康保障基金非常认同,尽管有条件,但至少对我们这些没有能力买保险的人而言,确实是佳音。

政府在稳定日常必需品的供应及统一价格方面做得很好,至少我不必担心生活开销会更高。之前我乘搭公交时只需付半价,未来推出的每月100令吉公交卡,我认为政府应该给予年长者及学生更廉宜的价格。

黄开源

盼降低各项教育开销——黄开源(柔州,电脑店修理专员)

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我觉得政府对B40群体有更多的关注。我的家庭每月收入约3000令吉,每个月在扣除车贷、汽油和保费后,所剩无几,2019年预算案有协助我减轻一些财务压力。

虽然我一家三口与母亲一起住,省下一些房贷压力,但每月需耗150至200令吉缴交水电费。

教育费方面,我希望政府能降低各项教育开销,因为父母必将省下的开销,用在更多有利孩子的各方面提升,教育开销是父母的巨大压力。

对于新一代,财政预算案更注重大专毕业生面对失业问题也是好现象,不过年轻一代希望有能力购买房子,以便有更好的生活环境。

因此,我对政府的未来发展期许,应就是针对教育、房贷、车贷等,推出更多利惠人民的措施,让国民真正感受到更好的生活素质。

梁亚珠

盼每年发援金医药卡——梁亚珠(霹州,61岁,清洁工人)

今次的财政预算案尚令人满意,政府给予B40的生活援助金,起码让我获得1000令吉减轻生活重担,也希望政府能每年都派发。

至于汽油补贴,因本身使用的摩托车在女儿名下,不知是否能获补贴,如果不能,就有些可惜。

希望政府提供年长者医药卡,让他们生病时可免费到私立医院看医生,对健康有保障,也减轻子女的负担。

我期望福利部能降低申请门槛,让我获取每个月350令吉的津贴。我本身月薪不足900令吉,水电费及燃油费等占每月总开销40%;在女儿协助下,购买日常用品开销则约占20%。食物方面,因有慈善机构提供膳食,本身会前往领取,因此减轻了相关负担。

本身拥有房屋,生活在省吃俭用下还能度日,但若生病需要看医生,仅能到政府医院,目前的薪金没有能力看私人医生。

宁可斯

应降物价增可负担屋——凌格斯(霹州,33岁,市场销售员)

物价腾涨的确令人民吃不消,我认为政府应设法通过各种管道去调降物价,或增加更多统制品项目,特别是加入更多日常食品为统制品,唯有这样才能够把物价压低,人民生活才会减压。

现在的屋价高涨,低收入家庭是很难实现拥有自己的“家”,希望政府能推出更多可负担房屋计划,以应付市场需求,照顾更多低收入家庭。

特别是提高可负担房屋非土著的固打,让非土著也有机会拥有政府所兴建的可负担房屋。

我希望政府能给予B40群更多利惠,包括提供更高的汽油补贴、再提高生活援助金的数额,至少每年1500令吉、减少个人所得税,以及下调房贷利率。

这些都是低收入群体的基本生活条件,若能在这些方面受惠,政府才能更有效协助B40群。

我已工作8年,以目前的低薪水,有时候不够应付我一家人的生活开销,几乎每个月都在艰苦中熬过。

我租屋及供车都花了薪水的一大半,但仍需承担一家五口,包括年迈父母与年幼弟妹的生活开销,父母医药费与弟妹上学等基本开销。

陈丽芬

多照顾中下层晚年生活——陈丽芬(柔州,52岁,传统手工饼家店长)

在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我明显感受到政府对B40群体的照顾。

对于政府宣布的生活辅助津贴数额,我感到满意,尤其是在国债如此沉重下,需要照顾和辅助的低收入人民又那么多,我已看到政府诚意。

我和丈夫的收入都不高,家庭收入不到4000令吉,每个月在扣除房贷、车贷和保费后,剩下的只勉强够用。所幸儿子已开始工作,女儿也已出嫁,现在的生活压力稍微减轻了一些。

目前我在购买日常用品及饮食开销也颇大,尤其物价越来越高,根本没余款储蓄,这令我不敢多想退休后的生活会怎样,只希望接下来政府每年都能检讨福利与津贴的发放措施,多多照顾中下层收入群体者的晚年生活。

当然,我很乐见政府拨款1亿令吉,为年过50岁的B40群体推介健康保护计划,但我认为,现代人在保险和医药卡的花费也不少。

若政府能增建政府医院,或大幅增加医药专才和医务人员数量,相信很多人都会减少购买医药卡,不再依赖私立医院,转向政府医院求医,从而降低生活开销。

至于特定汽车和摩托车燃油补贴,我也是受惠者,我和丈夫外出必须自备交通,如今有了这项辅助,开销必能减少。

总的来说,我认为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整体很不错,惟我希望来年的预算案还能趋向更完善,提升人民的归属感和幸福感,真正带领国人往前迈进。

莫哈末勒查

多次申办廉屋无下文——莫哈末勒查(北马,31岁,志愿警卫队员)

我的月入介于1500至1600令吉,若要论维持一家七口的生计是不可能的。

因此,我在双溪里蒙巴士总站兼职当售票员,打两份工,才能勉强维持全家人的生计。

我育有5名孩子,年龄介于2岁至10岁;在每天的日常生活开销上,绝对是巨大的负担。 一家人的早餐也要15令吉,午餐和晚餐开销则最少30 令或以上;汽油费更是惊人,因为要来回数趟载送孩子上学,使到我每天要用上介于10令吉的汽油,累积下来也要至少250令吉。

我租用廉价组屋,每个月租金为450令吉;我的两个儿子都有贫血症,贫困情况可想而知;虽然获得天税委员会提供食物,但医药和教育费还是要自己负担。

希望希盟政府更体恤赤贫阶级的生活辅助,在汽油、医药、房屋等多给予资助和关怀。

5年来,我先后多次申请廉价组屋或人民组屋,也寻求多位州议员帮忙以获得廉屋,惟一直都面对“正在处理中”的论调打发。

他补充,让居者有其屋应该是政府的责任和目标,因此预算案除了在其他开销上有津贴外,也希望能够让人民在经济能力所及下批准廉屋或人民组屋。

应予赤贫者更多津贴——李佳惠(北马,25岁,销售员)

我月薪1250令吉,一个人花费算是足够。父母已离逝,目前的居所也是父母所留下,因而免除租屋的负担和烦恼;在个人衣食住行上,我的花费并不是很大,主要在个人的理财管控做得好。

我一天三餐的花费约15令吉,偶尔会自行煮食;在衣饰上也不太讲究,过年过节就通过网购,可获得可观的折扣价。

我每天都乘搭巴士上班,月票为每月75令吉,原因是腿部多年前遭遇车祸重创后,就改以巴士代步。虽然个人可在1250令吉的微薄薪水下过生活,惟相信有许多人和家庭都会在日常生活中很“难过”。

我过去都有申请每年400令吉的一马援助金,此次公布预算案的生活援助金,家庭收入少过3000令吉者可获得750令吉援助,是一个大好喜讯。

我期望新政府能做到在新例公布后,可更贴切和实际的援助赤贫家庭或个人,尤其是来自单亲家庭者,因为“身兼母职或母兼父职”都是同样非常艰苦,这是我感同身受的。

因此,期望政府能够为赤贫和单亲家庭者提供更好的津贴和照顾。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