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你亿万年的废料/里郎拔刀

遭120万人民联署反对设厂和更新执照的莱纳斯稀土公司,终于在本月28日高兴的宣布获得新政府批准延长其废料储存准证,可继续在关丹哥宾工业区的稀土厂储存废料。

这原本属于破天荒的新闻只换来朝野政党微不足道的反对声音,包括当年扬言要烧稀土厂的绿色苦行英雄和现任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他在国会辩论环节中促请政府勿重犯前朝政府的错误,允许稀土厂继续操作,并且不能忘记承诺和背叛人民。希盟政府内的“非政府组织”代表丘光耀则痛心疾首的问道:“莱纳斯获得延长准证究竟是谁出卖了人民?出卖了关丹人?出卖了120万签名反对稀土厂的公民?”

其实作出上述延长废料储存准证的是内阁。据悉原本内阁反对延长该准证,可惜反对最力者关丹区国会议员傅芝雅并未获得多数希盟内阁成员的支持,终于在首相的坚持下获得通过。首相坚持批准的首要原因是:不想让投资者觉得难堪。

马哈迪是始作俑者

同时,负责评估莱纳斯厂运作和废料处理的委员会已着手进行长达6个星期的评估。评估结果将不影响上述已批准的废料储存准证,但可为内阁提供专业的意见和建议。

稀土废料在大马国土的危害,马哈迪是始作俑者。当年他领导的国阵政府批准了亚洲稀土公司在霹雳州红坭山工业区设立稀土厂,距离当时人口大约1万的红坭山新村仅隔着一条马路之遥。从1979年至1985年期间,亚洲稀土厂每年生产大约2250公吨稀土废料。开始时,据悉厂方为了省钱,随意将稀土废料弃置在工厂和新村附近的空地和矿湖。遭村民揭发后,厂方始将稀土废料装进8万个铁桶内,以便以后可存储于永久埋毒槽。

受稀土辐射影响的红坭山、拿乞、百丽沙和万里望居民,展开了逾30年的反稀土辐射抗争。居民在1985年取得法庭禁令阻止亚洲稀土公司营运,怡保高庭则于1992年下令关闭稀土厂。

废料需要永久去处

在30年的抗争和10年官司期间,人口不及1万人的新村有8名孩子患血癌病例,只有2人幸存,13人脑残,孕妇流产、婴儿夭折率是全国的三倍。当时的首相、环境部长和政府不断的否认稀土辐射对村民健康的危害,直到1994年稀土厂自行关闭。

亚洲稀土公司停产后,继续祸留大马。停产13年后迟至2006年才研究重设永久埋毒槽,并在距离甲板新村仅3公里的升旗山兴建永久埋毒槽,2014年竣工。稀土厂公司于2016年正式将埋毒槽管理权移交霹雳州政府,管理至少300年。

令人担心的是,钍废料的半衰期为140亿年,政府将如何确保有效的永久管理?不但如此,据悉永久埋毒槽附近有诸多发展计划,包括炸石开矿、山坡开发、兴建公寓等等,州政府似乎没有考虑这些发展计划可能对埋毒槽的破坏和影响。

同样的,澳洲已宣称绝对不接受莱纳斯公司将稀土废料运回澳洲。稀土厂内堆积如山的废料终归需要一个永久的去处。这片国土会不会再度被政府牺牲,成为140亿年辐射性废料的受害者,还得看绿色运动究竟胎死腹中还是东山再起。

里郎拔刀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