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障咖啡师林佳箴
看不到却办得到

有别于一般人对视障者的刻板印象,林佳箴(38岁)独立自主、豪迈、开朗的个性,有时候会令人“不小心”忘了她是一名视障者。她眼中的世界是模糊一片,左眼只对光线有感觉,右眼视力仅剩0.01,视力能维持至40岁已经算是幸运了。但她生命里展现的坚强和毅力,连双眼健全的你我也都自叹不如!



林佳箴是台湾第一位、也是唯一一名持有英国国际咖啡师认证的咖啡师,目前是台北“甜里开始”咖啡店的老板娘。

一般人对视障者的印象,通常会是戴着一副黑眼镜,手拿拐杖,缓慢地前行。受马来西亚黑暗对话(Dialogue in the Dark)之邀来到大马的林佳箴,甫出现即打破了这种刻板印象,只见她从远处走来,手上没有拐杖,就像能看到似地,顺畅避开了许多障碍物。

林佳箴冲泡咖啡的动作非常流畅,毫无差错。

熟悉操作质量稳定

尽管知道她仍对光线有残存感觉,勉强能辨认一些形体,但那种对周遭环境的敏锐度,让人敬佩!而只能把我看成是“一具模糊的人形”的她,走入室内就立即进入冲泡咖啡的模式,从第一步骤到最后步骤,一气呵成的试模,同时边做边讲解。

“这套模式是我研发的速成版,适用于所有年龄层的视障者,只要熟悉操作方式,问题就不大,而且很安全,煮出的咖啡质量也很稳定,误差值非常低。”



视障者冲泡咖啡的器具与一般无异,只是多了“声音”辅助。

器具多了声音辅助

这组适合视障者使用的冲泡咖啡器具,包括磨豆机、聪明滤杯、手冲壶、滤壶、水满警报器、语音温度计及语音磅秤。基本上,与一般使用的器具差不多,只是有些器具多了“声音”的辅助。

视障者如何煮出一杯好咖啡?靠的就是听觉。在使用滴滤壶时,透过“听”取滴水声,来确认咖啡液已经萃取完成。她也发现,很多时候细心聆听就能解决看不到的事,例如打奶泡。

“打奶泡的正确做法是把棒子放在牛奶的表面,可我怎么知道牛奶的表面在哪里?刚开店,一位学姐是我的‘打手’,结果一次她刚踏出店门,店里就来了一位客人,点了一杯拿铁。”

她心里慌极,自己可还不会打奶泡啊!情势所逼,只好硬着头皮做。她一口气打了7、8杯热牛奶,一直打不出奶泡来,感觉到客人等得不耐烦了,最后只好低头道歉。虽然客人并未责怪,但她心里非常难受,身为咖啡店的老板,居然不会打奶泡。

透过滴水声确认咖啡液已萃取完成。

贴近耳朵不会听错

“渐渐地,我发现了一个关键‘滋、滋、滋’声音,只要听到这个声音就能打出绵密奶泡。”

但不意味着此时要咖啡店里所有人安静让她听声音。“吵杂声还是会有的,我就会把耳朵贴近一点听,通常只要熟悉了就不会出错。不过,如果是一个人在打奶泡,另一个人在打果汁就不行了,声音的干扰会太大。”

在容器边缘挂上水满警报器,当水盛满时会发出震动声,以防使用者被烫伤。

没人聘用,就自己当老板

视障者冲泡的咖啡,是一杯不简单的咖啡,也是一杯真正用心泡出来的咖啡。

林佳箴说:“我们有很多的不方便,所以做任何事会更加用心。无论是冲泡咖啡或制作甜点,在品质上未必输给明眼人,甚至做得更好。”

她永远不会忘记初期学习冲泡咖啡的艰辛经历。由于导师不清楚视障者的能见度,只能用一般方法教学,她只好雾里看花的摸索学习,遇到困难就自己想办法。她始终坚信,天下无难事,只要有心,最终一定可以克服所有困难。

经媒体的大力报道,“甜里开始”咖啡店成了游客观光景点。

熟能生巧

既然有视障问题,自己开店不是自讨苦吃吗?“因为外面没人会聘用我啊!餐饮业会需要一个视障员工吗?所以我就自己当老板!”

19岁得知眼睛病变时,林佳箴觉得自己应该做些熟能生巧的工作,因此踏入了餐饮业。后来她开始想,以自己眼睛的情况,最好还是待在一个固定地方,让客人上门找她比较实在。所以在2009年开始就经营“甜里开始”咖啡店。

她无奈笑言:“本来要开蔬果吧,但不小心顶下了一间二手咖啡店,整间店里最值钱的就是那台咖啡机,所以不学咖啡不行,哈哈!”

如今咖啡店已步入第10个年头了,这不就是视障者也能从事餐饮业的最佳凭证吗?

语音磅秤可“告诉”视障者咖啡豆用量。

学习过程 建立自信

2014年,林佳箴开咖啡店的初衷改变了,原本纯粹想要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后来有了更远大的目标。

有一次,她受邀到台北的启明、启智学校演讲,那是专门接收身心障碍学生的学校。那时,她才猛然发现世上有那么多同样遭遇的孩子,对未来感到渺茫无助的。因此,她内心燃起了莫名的使命感,她要想办法做一些事情。

“我要破除大众对身障者的刻板印象!身障者是有能力做很多‘不可能’的事。此外,我也希望帮助身障者建立自信心,他们应该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期待。”

有鉴于此,她决定扩大店面,透过培训为身障者(包括视障者)创造多元化就业发展的机会。

迄今,她已培训了约20名身障者接触餐饮业,所聘用的职员也是身障者。由于以前学咖啡时走了一段冤枉路,所以她想出快速上手的方法,并找了一些语音辅助器具,以减轻身障学员面对的技术问题。

培训最大挑战

培训身障者面对的最大挑战,除了技术问题,还有心理问题。她说:“你知道最难的是什么吗?”停顿了一下,继续表示:“先要说明,我开店也要赚钱,不是做慈善事业。既然是要赚钱,商品一定要令客人满意,总不能弄一个很丑的东西端到客人面前博取同情,我绝不允许!

“可是,当身障者好不容易做出成品,外观却不太理想,我就必须在不伤害他们的前提下,鼓励做得更好。对我来说,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夸奖后指正。”

她强调,完成培训,学员未必会成为优秀的咖啡师或餐饮业专才。她看重的是,学习过程中所建立的自信心,让他们的自信心自然成长,并相信可以做得更多。

林佳箴笑说自己的拉花是独一无二的,因每次都不一样。有时一个不小心拉出漂亮的花来,一定会拍照留念,连她自己也觉得是很难得“凑巧”。

坚持的力量

很多人经常问:“你的眼睛突然变这样,你难过了多久?”林佳箴想了想,说:“这问题好难哦!”

她清楚记得,当医生告知视神经严重萎缩、视力只能维持到40岁时,她的头脑一片空白。走出医院后,突如其来的车笛声令她回过神来,猛然想起刚才医生的话,是在说现在眼前的一切未来将会是黑暗的?那就像她的眼睛被判了死刑一样。

“我看着天空,流下了一滴泪水,呼了一口气,这全发生在一秒内。下一秒,我开始为日后的生活打算。转念只需要一秒钟,也就是说,我难过的时间大概只有那一秒钟。我没有太多时间难过,也不想浪费时间难过,生活总得要过下去的。”

她认为,父母不应过度保护患有身心障碍的孩子,那是“害”,而不是“爱”。父母担心视障孩子拿刀会被切伤,难道明眼人就不会吗?其实,只要知道正确的方法,切伤是可以避免的。

放手让孩子独立

“父母的保护心太强,孩子会认为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失去信心,这是要破除的。要帮助孩子建立自信心,父母首先要放手让孩子学习独立。”

近4年来,林佳箴一直推动身心障碍者多元化就业发展,小小咖啡店是她唯一的培训地点,培训者也只有她一人,推得辛苦不在话下。她坦言也有想放弃的时候,但眼看如今的小小成就和职员的努力,她决定握紧拳头、咬紧牙关继续做下去。

“即便只有一个成功案例,那也是最大的推动力和坚持的力量!”

报道·游燕燕 摄影·陈成发/受访者提供

报道·游燕燕 摄影·陈成发/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