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是特朗普最大威胁(下篇)/潘兴才

据专家学者研究,对于现有的21 万亿美元国债的一年利息开支,以时下平均3%利率来计算,是6300亿美元;如果利率增至4%,则是8400亿美元;当增至5%时,则是1万0500亿美元;当增至6%时,则为1万2600亿美元。

在将来的两个财年内,国债将以每年1万亿美元的速度增长。这意谓着即使利率停留在3%至4%之区间,利息开支也可能上升达1万亿美元,因为趋势的发展似乎是利率和国债(本金)将同步加速增长。

在债务继续恶化的情况下,利息开支极可能窜升至2万亿美元或更高水平,或占预算案的10%以上,致使政府陷入死亡旋涡越来越深,难以自拔。

一脚踏入利率死亡旋涡

一般测算是从现在开始,利息开支将在最近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中很快超越国防费用而成为最大开支或日益膨胀的怪物。当利息开支高达2 万亿美元时,政府国债(21万亿美元)每年将以约10%的速度增长,全力驱动更高利率产生更高预算赤字的进程。美国政府现在一只脚已陷入利率的死亡旋涡(Death Spiral)。什么是死亡旋涡?据格林辞典,它是指继续恶化而最后导致大灾难性失败或毁灭的时期。

特朗普已陷进入这个债务继续恶化的时期。他现在发动贸易战以缩减贸易赤字和要求盟国增加防务开支以购买美国军备,就是他拼命争扎要脱离死亡旋涡的表现。

记住:这只涉及联邦政府的公债。高涨中的利率这根稻草也将逼使私人部门的债务、各州和地方政府未备资金的退休基金的负债、新兴市场美元外债及银行衍生品等陷入死亡旋涡。当利息开支增至借债者无力支付的水平时,那就意谓着借债者已资不抵债,丧失了偿债能力。届时这个世界最大的借债国兼近乎零储蓄的大国,同时也是世界第一超强大国,将全身陷入利率的死亡旋涡而面临灭顶之灾。

外国也趁机来推一把

由于美国肆意对德国和法国等大型银行、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委内瑞拉、中国国防部向俄罗斯购买S-400导弹的负责人及其公司实行经济制裁。这些国家正在拉帮另起炉灶,建立独立于美元的支付系统,亦即联手推行“去美元化”议程,以回避美国制裁,从而造成美元的海外需求大幅度缩减,同时也趁机减持美债。这将是一个加速美国陷入利率死亡旋涡的推手或强劲外因,使美国进一步走近灭顶之灾。被特朗普当作对外经济制裁武器的美元正成为它自身成功的牺牲品。得了便宜还卖乖。自毁长城, 斯复何言?

灭顶之灾对国家来说,首先是脱缰的通货膨胀,债券价格崩盘,资本管制;接着则是社会骚乱, 军法统治;最后美元霸权崩溃,全球货币秩序重组。这是特朗普最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美联储不断地调升利率, 对特朗普来说,是把联邦政府另一只脚也推入利率的死亡旋涡而最终致使美国遭受大灾难性的失败,或金融大帝国的毁灭而沦为二流国家。这是一股最大的危险内因。因为依照特朗普的思维定式,(典型实例是:在贸易战中中国停买美国黄豆,特朗普视之为中国干预美国中期选举),美联储似乎是与推行去美元化议程的海外国家相勾结,阴谋在11月中期选举中打倒他。它是在搞“内外勾结, 里应外合”的阴谋。这必将造成他再造美国伟大的雄心和努力,将消失或失败。

基于此,特朗普的最大威胁,除了美联储外, 还有谁?然而,特朗普对美国两大政党各政客们的金主,即美联储及其最终大股东华尔街大佬们,又能做什么呢?又能奈之何?何况它们是今天美国金融资本帝国的太上皇! 所以,标榜独立自主的美联储10月18日又宣布,12月又将加息一次! 明年可能再加息多次! 完全目中无特朗普。

特朗普会否成为走到乌江的楚霸王?“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那是题外话。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