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斗95后欠卡债,那买楼的人呢?/浑水

个人信贷评级机构环联公布数据,显示95后拖欠卡数人数约为3094人,按年上升45%,他们的逾期还款亦按年增加约52%,至4400万元(约2315.8万令吉)。

人均拖欠金额,由去年第二季约1.35万元(7500令吉),上升至今年第二季约1.42万元(约7899令吉)。然后,数据被演绎成过度消费,这班95后年轻人又成为被批斗的对象。



身为非95后的90后,比起一面倒批评年轻朋友过度消费,我想更立体去解释他们的消费行为。

美国经济学家佛利民曾经提出恒常所得假说(Permanent income Hypothesis)。

他指出,暂时性的收入改变,对消费支出行为只会有很小的影响,但是永久收入的改变,对消费支出行为则会有很大的影响。

通俗来讲,就是一个人赚多少花多少是注定了的,长期来说,短期的消费行为模式,就靠利率的高低决定,利率可以好多,可以是贴现窗率、可以是债券风险无风险利率,这儿讲的利率是经济学常用的利率概念。

利息的出现通常有两个动机,第一个就是“不耐烦消费”,另一个就是“投资机会”。在一个低息环境的情况下,年轻人以较低的成本及时行乐,是一个理性行为,因为他们长远的消费行为,是由长期的预期工资所决定。



时下年轻人欠下的卡数都是约1.4万元(约7778令吉),一般大学生的月均工资都是差唔多这个数目,如果你做虙铁蓝领,分分钟收入更高。

以往低息环境是鼓励消费,同一时间亦都鼓励了资产主义,亦即是以低息换取资产膨胀的财富效应。

香港人过往几年有一套信仰价值,就是透过买楼去致富,目前低息环境逆转,利率正常化,玩法又不同了。

借钱按揭风险更高

这班95后及时行乐,平均欠卡数都是几万元而已;你现在冲出去买楼,借钱按揭,花掉老爸老妈的钱,这里说的都不知道多少个百万元。

这一种买物业的行为,是将自己一生人的收入连同父母半世人的收入押上,承担的风险比起年轻人的卡数不知道多了多少倍。

到底是谁不理性,就交由读者去判断。当我们用同一把尺去批斗年轻人的时候,都要留意其实自己的行为,比年轻人做的风险更大。

消费的本质不一定是邪恶,更加可以是推动经济的重要动力。日本新一代无欲无求,过住佛系生活,大前研一叫这个现象做低欲望社会。

有一派人是觉得消费不足,令到日本经济大不如前。这一种讲法同香港批斗年轻人的讲法可谓互相辉映,非常有趣。

说到底,即使老海鲜如何骂他们都不痛不痒,因为他们都是在面子书和传统媒体上大放厥词。

这班新一代年轻人,都不玩面子书了,更何况传统媒体平台。

来源:am730

免责声明:《南洋商报》获浑水授权转载此文。作者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