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难独领风骚/叶得利

早前路透社对全球500名分析员的调研结果显示,大多数的分析员认为,中美贸易战升级、全球股市重挫和公债收益率急升导致的金融环境收紧、以及美联储升息脚步快于预期,是引爆下一次全球经济衰退的三大风险因素。

分析员们认为,如今美国经济处于蓬勃发展,而世界上其余国家则处于经济放缓或停滞不前,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政治和经济也呈现波动。



此外,该数据下调对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长率预测为3.7%,明年则为3.6%。 

当中,美联储作为一个独立掌管美国经济命脉的组织,其升息防止美国经济过热是义不容辞的举措。相对的是,对于全球投资者来说,这导致了全球金融环境的收紧,中国经济不振恰逢中美贸易摩擦促使更大的全球经济瓶颈。 

现今经济学家开始广泛讨论国际自由贸易体系的检讨修正,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贸易战不会有赢家,因为行业分工和供应链已经全球化发展,贸易战博弈会扭曲行业贸易的竞争优势,最后代价就是国家之间的企业困境和抑制经济发展。 

贸易战风险大

如今美国经济仍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市场人士都在猜测美国经济增长何时会放缓,尤其是在美联储的升息步伐加快,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何时显现。



全球经济的增长前景的主要下行风险,主要体现在特朗普政府试图通过关税政策重新构建国际贸易新局面,而这样的贸易关税壁垒举措,不断增加中美两国的输入成本上涨。

普遍预测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不会延续至明年,此时意大利经济和英国退欧的谈判带来的经济和政治不确定性,对全球金融市场的走势增添潜在风险。

此外,近期几个月的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出剧增,促使过去十年高度依赖外资、高额外部赤字的新兴市场经济,随时面临经济的硬着陆。 

人币贬值牵动全球

意大利经济问题是欧元区产生危机的重大潜在风险点之一。上周欧洲金融市场的数据显示,投资者又再度抛售意大利的政府公债。

意大利央行公布的国际收支帐数据显示,外资对意大利公债持仓8月削减了174亿欧元(829.98亿令吉)。同时,外资持续在5月和6月之间脱售了580亿欧元(2767亿令吉)的意大利债券。 

穆迪在上周五调降意大利的主权债信评级至最低投资级,因为担心其政府预算计划。

降评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意大利政府最近宣布的政府财政预算,该预算案预计明年赤字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2.4%,是该国前朝政府目标的3倍。意大利的负债比率目前已经是世界最高水平之一。 

此外,近期人民币是否会贬值破7.0大关,也牵动着全球市场人士的脉搏。

中国今年第三季经济增长放缓至危机时期低点,中国股市自今年2月以来已经跌了28%。

人民币兑美元若跌至7.0,将令人丧失对中国经济稳定性的信心。

根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本周一的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价开在6.9337,比上周五的人民币兑美元的收报6.9321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