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杀了会生蛋的金鹅/东之盈

马矿业与金务大MRT2合约被砍,使这两个股项直接插水,跌幅颇大,股东及股友损失惨重。根据官有缘的统计,这两家公司共损失了27亿的票面损失,许多股友也因此而被烧得焦头烂额。

第二捷运地下工程的确是前朝政府的大型计划,但这两家公司都不是前朝政府的朋党,其股东有公积金、退休基金局、土著信托基金、朝圣基金、保险公司等。马矿业最大的股东是赛莫达,是大马马来首富,对旧新政府都保持友善关系,因此应该可以在互惠互利下,协助国家发展。

应重返谈判之桌

政府取消合约,然后采取重新招标,将面对这两家公司索赔。如果这两家公司重新参与招标,被其他公司捷足先登,那么也还没有解决问题。新政府成立后,就与第二捷运公司商讨调整开销的问题,政府在撙节开支作出努力,但捷运公司答应下调建筑费24%后又反悔,才导致政府采取行动,中止地下工程的合约。捷运公司利用员工向政府施压,引起政府方面的反弹,于是谈判变成了僵局。

如果政府确实向捷运二的公司采取激烈行动,将导致这两家公司陷入困境。对许多基金来说,这两家公司都是可以生蛋的金鹅,如果把他们都杀了,将带来层面相当大的负面影响。许多员工将面临失业,工程暂停后未必马上就能获得招标,供应商面对窘境,将来也会影响公积金局的派息。

政府及这两家公司应该继续返回谈判之桌,解决各别的难题。马矿业与金务大坚持不下调工程费,也是把将来的经营工程计划给予自毁了,如果与政府取得妥协,将来政府还会考虑让这两家公司分获一杯羹,因为他们拥有优质的技术来发展捷运二。

首相马哈迪医生对政府与捷运二的公司发生的纠纷表示关注,深信在敦马的斡旋下,必定达致双赢政策。政府坚持下调24%,导致捷运二无法应付开销,才会导致公司拒绝政府的请求。如果捷运二公司无法答应政府的请求,他们应该给予明确的说明,以便能够与政府磋商。政府在处理前朝政府的工程合约方面,都是认为工程费用过高,于是要求发展商给予折扣。

东铁大型计划也因为费用过高,也遭到政府的拒绝,如今尚属于谈判赔偿的阶段。政府认为建筑费用超高,让有关承包商赚得盆满钵满。前朝政府在批准任何计划,都没有考虑与发展商讨价还价,把建筑费用降低,以便国家不必承受过高的债务。

前朝政府的大型计划都是能够促进国家发展,如果搁置这些计划,就会使国家发展受阻。推行国家发展计划能够带动经济发展,只要没有涉及舞弊事件,在价格上互相迁就,那么对各方面都会产生积极的作用。

避免无辜者遭殃

经营生意者都很关注自己的赚幅,政府也应该考虑这些公司所面对的经费问题,也应该成为关注员工福利的政府。如果草率把各种合约搁置,对许多员工是一种灾难,有家庭的员工需要开饭,没有家庭的也需要吃饭,停止合约就是工作也要被停止,是人生的大件事。

虽然这只是一个中型计划,但政府中止合约的冲击力很大,所牵动的层面甚广。如果不严重,也不会让霹雳州政府的顾问官有缘这么关注这个课题,给予政府善意的劝告。

官有缘认为政府应该对付那些前朝政府错误挑选承包商,并让他们解释为何价格奇高及偏颇的合约条件。这些高官负责挑选承包商,他们没有好好管理政府的资金,随意给予承包商过高的建筑费,是造成政府必须与承包商重新鉴定价格,而引起许多争端。政府若坚决对付前朝的朋党,也必须确保不会杀错对象,以免无辜者遭殃。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