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差异 合久必分

为了理念,你愿意做出多大的退让?你会放弃即将到手的8亿5000万美元(约35亿2000万令吉)离开一家知名大企业吗? 布莱恩阿克顿这样做了,他正是大家每天都在使用的即时通讯程式WhatsApp的联合创办人之一。 

布莱恩阿克顿(Brian Acton)去年9月离开面子书,自动抛弃他在面子书的8亿5000万美元股份(距他被授予最后一批股票的行权只剩下一年)。此前他已经获得了10亿美元(约41亿4700万令吉)。

早前,他受访时披露离开是因为与面子书在WhatsApp盈利意见上分歧,但他强调面子书“不是坏人”(“我认为他们只是非常优秀的商人。”)

面子书在2014年用了220亿美元收购布莱恩阿克顿及好友简库姆成立的WhatsApp。

布莱恩阿克顿

理念难达成共识

阿克顿透露,上述交易(互联网行业近10年来最大一笔交易)在WhatsApp的律师办公室里匆匆完成。他们几乎没有时间研究细节,比如关于商业化的条款,两人只表示不想在产品里放广告,而马克扎克伯格对WhatsApp推出端到端加密的计划表示“支持”。

据一位参与讨论的消息人士透露,扎克伯格告诉两创办人,在未来5年里他们在商业化方面将会是“零压力”。WhatsApp两名创办人讨厌广告,也是用户隐私的狂热支持者。

事实证明,不到18个月时间,面子书就启动了WhatsApp商业化的关键第一步。简单来说,这几年内WhatsApp两名创办人与面子书对于把WhatsApp商业化无法达成共识,而马克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越来越不耐烦,并在WhatsApp员工的全体会议上表达了不满。

今年初,面子书的数据泄漏事件发生后,布莱恩阿克顿在推特上呼吁众人删除面子书。

替代方案被否决

按照面子书的目标,WhatsApp要在5年内实现100亿美元的营收,但这些数字对阿克顿来说太高了,难以实现,而且依赖于广告。

阿克顿提出替代广告的增加收入方式:邀请企业向WhatsApp用户发送“信息化、有用的内容”但不允许企业发布广告或追踪电话号码以外的数据,他还推出了对用户进行计量的模型,比如,在大量免费信息用完之后,向用户收取每条信息0.1美分的费用,但被面子书否决了。

马克扎克伯格

强调探索商业化举措

去年9月,阿克顿与马克扎克伯格在办公室会面,明确表示他反对面子书通过广告赚钱的想法,而是想通过替代方案如海量的用户赚钱,面子书的法律团队不同意这一观点,称WhatsApp只是在探索商业化举措,而不是“实施”。

这次会议之后,阿克顿(早萌去意)决定离开,简库姆撑到今年4月、也就是阿克顿发了一条“删除面子书(#delete面子书)”的推特消息的一个月后离职,他也没有完成与面子书的工作合约。

备注:收购WhatsApp时,阿克顿和库姆在与面子书签订的合同中有一项条款,如果面子书在未经他们同意的情况下开始“实施商业化计划”,将允许他们获得全部被授予的股票,这些股票将在4年内发放。

简库姆今年离职时以面子书做出宣布。

Instagram创办人受挫离职

半年后的9月底,面子书旗下最成功的业务Instagram的两名创办人总执行长奇云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与技术长米克克里格(Mike Krieger)也宣布离职,理由是两人计划重新探索自己的好奇心与创造力。

知情人士称,虽然面子书在买下Instagram时曾说要让该平台维持独立营运,但两名创办人近来为Instagram的自主程度、成长策略与面子书主管爆发冲突,且对马克扎克伯格过度介入日常营运备感挫折。

迈克克里格、亚当莫瑟里(中)和凯文斯特罗姆(右)。亚当莫瑟里从面子书被调派来Instagram。

身价逾千亿美元

面子书在2012年以10亿美元(约41亿4700万美元)现金加股票买下Instagram,彭博行业研究今年6月估计Instagram的身价已超过1000亿美元。

马克扎克伯格今年稍早指派面子书高层主管亚当莫瑟里空降Instagram当产品副总裁,被指是防范两位创办人可能离去。

果不其然,10月2日宣布的Instagram新领导人即为亚当莫瑟里。

启示:为利益作妥协

这两起事件对创业者提供了什么启示?当你打造了一款不可思议的产品,然后把它卖给了一个对你的产品有着截然不同计划的人,会有什么感受?

阿克顿说:“最终,我卖掉了我的公司。我为了更大的利益出售了用户的隐私。我做出了选择,做出了妥协。我每天都带着这样的想法生活。”

根据外国媒体的报道,面子书要在WhatsApp加入广告的举动快将正式实行,这则消息得到专门监测WhatsApp更新内容的WABetaInfo所证实,WABetaInfo表示近期的WhatsApp测试版中,已经看到正在测试加入广告。

整理报道·郑美励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