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中止合约冲击大/官有缘

《今日自由大马》的文章指出,布城中止马矿业-金务大合约捷运第二路线地底工程合约之后,林冠英漠视潜在的失业问题。

财长指受合约中止影响的大多数人,可以由新承包商重聘。

昨天,马矿业-金务大指出,中止之举,将导致600多家大马供应链中超过2万名参与该项目的人“马上失业”。 “如果项目继续进行,许多这些工人可以在颁布合约时受雇。” 林冠英在“马来西亚新曙光论坛“后,这样告诉媒体。

周日,在宣布中止马矿业-金务大的合约后,林冠英指出,所有未完工的地底工程,将通过国际公开招标程序,重新进行。

在双方不能针对降低成本和相关问题达成协议后,布城就中止了马矿业-金务大的合约。

林冠英说,政府是在相比马矿业-金务大提出的重新招标地底工程配套而认为可以实现“进一步大幅度节约”之后,就做出了决定。

昨天,马矿业-金务大表示,有关中止不合理地让它陷入大量的终止雇员、承包商、供应商、制造商等的赔偿诉讼。

我的劝告: 在马矿业-金务大的MRT合约宣布的前几天,金务大的股价已从每股3.20令吉下跌至2.38令吉,跌了82仙,接近11%。 其发行股份总数约为24.68亿股。

其市值减少了20.23亿令吉。马矿业的股价也从1.38令吉暴跌至1.14令吉,跌幅为24仙,下跌17%。 其市值已减少7.3亿令吉。

加上金务大的20亿2300万令吉捐失= 27亿3200令吉。您可以想象失去总计27亿3200令吉的股东数量。我还没有计算金务大债券的价值损失。

很多人问我是否受到影响。 虽然我是金务大的联合创始人,但我已不拥有它的股份。 我写这篇文章的意图很好,没有别的动机。

除了终止金务大的MRT合约,政府也中止了其他几项合同。

显然林冠英没有意识到马矿业和金务大的股东总共损失了27亿3200令吉。 他也不知道中止和重新招标部分完成的合约的复杂性!

林冠英必须超高效才能在中止6个月后再找到新的招标以推行工程。

同时,林冠英能在工人等待新承包商及重新工作的同时,为所有工人及其家人提供食物吗?

如果新的招标金额高于马矿业-金务大的价格,林冠英会怎么做?

希盟政府在所有偏颇一方的数以十亿计工程合约的处理上不对,与其对本地或外国承包商诸多挑剔,它应交由反贪会去指示前朝(执行这些偏一方的合约者)解释为何有关工程价格如此之高昂及合约条件和条款偏向一方。

当然,中止数以十亿令吉的合约,让在上届大选中投选希盟的全部人民,包括我在内,都很高兴。

但希盟政府也必须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与严重性。

我希望希盟政府与林冠英意识到他们的承诺不应只是空谈,必须尊重我国数百亿合约的全部条款和条件。

另外,希盟政府必须牢记,如果你可以轻易中止国阵政府签署的合约,没有正当的承包商敢与希盟政府签署合约,因为担心新政府也会中止正式签署的合约。

相关新闻:

【独家】马矿业-金务大MRT合约被砍 重创600供应商

2万工人当筹码 潘俭伟:博同情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