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叫做一厢情愿/张木钦

西方先进国家的精英们现在很尴尬,因为他们爱昂山素季爱得太早。

昂山一出,他们就惊为天人,纷纷送上各种荣誉礼赞,包括诺贝尔和平奖。

现在翻脸了,有的收回荣誉市民封号,有的把挂在显眼处的画像拿下,更有的说要褫夺和平奖。

昂山说,收回和平奖吗?我不介意。

拿到了了政权,和平奖不过是锦上添花,没有它,谁也不介意啦。

先进国家有个习惯,凡是他们不喜欢的政权下出了异议者,都被尊为民主人权斗士,昂山反对军人政府,提倡民主,当然是斗士,而且是来真的,最终推翻军人政府。

但是,昂山虽然大谈民主人权,并不等于承诺解决罗兴亚人问题。

西方精英们以为既然她说民主人权,当然包括解决罗兴亚人的人权。这就叫做一厢情愿,想当然尔。

现在,西方因为罗兴亚人问题不能解决而翻脸,好像昂山违背承诺。

公平地说,昂山没有明确承诺如何解决少数民族的问题。选前如此,选后也如此。她不会不知道少数民族问题极其尖锐复杂,自1948独立年以来就解决不了,她的父亲尝试过,其他前辈也尝试过。

在选举前的一次CNN专访中,记着有提问缅甸的少数民族问题,她是支吾以对的。当时罗兴亚人问题虽然浮出,却还不是主轴;主轴还是地方少数民族的武装冲突,当然包括罗兴亚人的若开邦武装。

西方精英们错在爱得太早,后悔得太迟,但懂得后悔还是不失为精英,因为他们看到情形不对就纠正,不会冥顽不灵说浑话:说什么反正70年都解决不了了,为什么不给昂山多70年解决?为什么对新政府那么没耐性?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