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安全区
把挑战做到极致

有的人,一份工作从年轻做到退休;有的人,几年就换一个新挑战。上一回你听说阿兹兰奥斯曼拉尼的动态,他或许是大马iflix总执行长,今年他已经换了一顶新帽子,如今是新创企业Naluri Hidup的联合创办人兼总执行长。

本〈商·职〉有请阿兹兰奥斯曼分享他对于转变、新事业的看法。

阿兹兰奥斯曼喜欢接受重大挑战,而打造健康科技的新创企业无疑是个大挑战,因为“健康”课题涉及政府、保险公司、医院、用户,许多工作不是二十来岁的创业者所能应付。

不少人会觉得阿兹兰奥斯曼拉尼(以下简称阿兹兰)长得有点“熟口熟脸”,不用怀疑,他之前担任的职务的确让他有相当高的曝光率。

在自己当老板之前,阿兹兰是串流影音平台iflix大马区总执行长,在这之前他是亚航X总执行长。再往回看,他曾任职于Astro、大马股票交易所、麦肯锡公司、博思艾伦咨询公司……每一间都是大企业或跨国企业。去年3月他离开iflix,联同友人一起投入健康科技(Health Tech)领域。

随着年纪越长,人类越趋向于“一动不如一静”,在职场上任职于大企业无疑是最好的保护伞,人到47的阿兹兰为何却屡次跳出安全区?

喜欢挑战从零开始

“你做越多新事物,你的脑袋就会越有弹性,如果你一直在重复做同样的事,脑袋就越来越僵化。”这并不是他发明的理论而是有科学根据的事实。阿兹兰指出,这正是创业者喜欢不停创业的原因,若某人效力公司或做一份工作20年不变,则倾向于不愿做出改变。

“因为你一直在做同样的东西,你的大脑内部就是这样子来回的连结,如果你一直学习新东西,你的脑袋内部的连接很多,会更有弹性,所以你做越多新事物你就表现得越好,因为你已不再害怕做新事物,因为你的脑袋有弹性。”

大挑战吓跑竞争者

同样的情况就出现在他的职业生涯上。阿兹兰强调自己每一份工作都是从无到有的建立起来,在Astro时他负责前往印尼、印度、中国设立公司开拓业务。

亚航X亦是如此。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要开长途航线但在亚航董事局和股东间遇到阻力,他随即决定设立亚航X,找来非航空界人士挑战亚航、航空界的想法,所以阿兹兰上任了,“当人家给我重大挑战时,我很喜欢。所以我说,ok,我没有航空业的经验,但既然你认为我可以,那我就来,从零开始做起。”

虽然周遭的人都泼冷水,认为只有1架飞机的亚航X无法与其他航空公司竞争,但6年后亚航X拥有25架飞机,员工人数达到2000。

2015年推出市场、总部设在大马的iflix如今在亚、非洲共30(维基百科显示28个国家)个国家提供服务,拥有2000万用户,成立初期同样不被看好。什么?这个大马新创企业(拥有三大不利条件:无名小卒、缺乏商业活动记录甚至没有自己的产品)试图游说好莱坞制片商、技术伙伴及电讯公司进行合作?!

被拒绝无数次之后,阿兹兰和团队最终让好莱坞片商同意授权影片/影集,也获电讯公司提供优惠配套,为iflix后来的壮大打下基础,“我喜欢重大挑战,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也吓走其他人,意味着竞争较少。”

寻找新目标再出发

然而,当他把公司带上轨道后,便寻找下一个目标,重新开始。对,每次离开,都是因为公司已经变大。“公司还很小时你得做各种尝试,而且行动要快速;当公司变大,重点在于如何维持每年N巴仙成长率,你不会去尝试新东西,因为太冒险了。”

他自认自己喜欢解决问题也擅长此道,这正是他离开己经壮大的iflix去创业的原因。

“我的工作一直都是从零开始,在做了这么多次之后,我觉得自己擅长把草创期的企业由小变大,但当企业已经壮大之后,或许我不擅长维持,有其他人更擅长。所以我最好就是继续前进,从零开始把新企业壮大,交给其他人经营,我再去找新事物。”

勇于尝试别害怕失败

离开安全区去迎接新的挑战,意味着充满不确定性。阿兹兰坦承,即使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面对未知依然会有恐惧、不确定的情绪,更何况是他。

“差别在于你习以为常。是,我害怕但我曾经尝试过,我大略有信心我会找到答案。即使恐惧、不知道未来,但你不让这些情绪阻止你前进。”

这种精神状态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必须通过练习获得。他指出,人类与生俱来的精神状态是抗拒未知与改变,这与大脑的运离危险以便继续生存的机制有关。

例如,5万年前你在森林行走时看到前方有个又长又黑的东西,你会迟疑不前并感到惊慌。虽然99%可能是木材,但为了安全起见大脑传达“可能是蛇”的恐惧感受给你,“所以我们总是试图避开危险。即使过了几万年感受依然不变,人脑不喜欢改变、做疯狂的事。少数能克服上述自然反应的人是做疯狂事的人,他们了解到虽然有可能是蛇但是是木材的可能性更高。”

运用技巧掌控大脑

说穿了,这其实是运用技巧掌控大脑的心理学知识,不让大脑中的“自动驾驶”模式自动启动来为你做决定。“大多数人被车撞的第一反应是生气和害怕,这是大脑的自动驾驶模式在作用,但某些人如僧侣知道如何控制脑部的自动驾驶模式并做出不同的反应。”

阿兹兰指出,勇于尝试或许也与教育方式有关。从小父母允许他做各种尝试,即使失败也安慰他“没关系,尝试别的”。“这有所帮助,当你开始学习,你知道失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而且我的事业并不是每次都成功,也有过失败的例子。一旦你体验过失败,你就知道这不是世界末日,我随时可以再重新开始,你对失败的恐惧就会降低。”

心理医生、专科医生、健身教练、营养师……各专业人士任用户挑选。

心理医生、专科医生、健身教练、营养师……各专业人士任用户挑选。

发掘健康科技潜能 

阿兹兰去年进军健康科技领域,推出名为Naluri的应用程式。此App把用户与心理医生、健身教练、专科医生、营养师、药剂师甚至是人生或职场教练……等专业人士连接,由这些专业人士为用户提供与身、心灵、健康有关的咨询服务,可视为身心灵领域的Airbnb或Grab。

用户无需上门求诊

Naluri是一款付费App(提供免费试用),以上所提的专业人士咨询服务均在App上、以一对一对话方式进行(用户提问后,专业人士在24小时内回覆),让用户无需上门求诊,不同于时下预约医疗专业服务的App。

阿兹兰指出,该App目前的用户多数由雇主、保险公司和医院的推荐而下载使用,主动下载者仅占10%,这与国人对健康重视程度不足有关。事实上,国人深知健康的重要性,但碍于各种因素如:不喜欢被说教式的、工作与生活的压力导致没精力与时间运动、没有恒心等。

“我们帮你和心理专家连接……大马有将300万人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包括压力),但执业心理医生只有逾200人。”

他表示,上述App的优点包括:可弥补心理医生供不应求,减少求诊者等候门诊的时间;收费较门诊低(门诊一次逾百令吉,此App每月逾百令吉)、求诊者不必担心求诊被发现并被标签“有问题”,而且不论人在何地都可求助/咨询。

拼凑自属健康资讯

此外,App也引入人工智能用以提升咨询服务的效率、为用户拼凑出属于自己的完整健康资讯,“每个专业的专才只专注自己的领域,例如心脏科只看心脏,营养科只看营养,我们的系统把不同科的资讯协调整合,呈献完整的病历。”

对于选择进军这一领域,他解释自己十分关注健康课题(14年前很辛苦才摆脱超重问题,二来是其父死于癌症和糖尿病),希望能如同亚航、iflix为用户提供便宜且简易的航空、娱乐解决方案一样,以此App带来更实惠和简单的保健解决方案。

用户与心理医生之间的咨询以App内对话方式进行,无需面对面。当然,考量到国内心理医生短缺但求诊者众多,用户不能期许对方马上回答。通常会在24小时内作答。

用户与心理医生之间的咨询以App内对话方式进行,无需面对面。当然,考量到国内心理医生短缺但求诊者众多,用户不能期许对方马上回答。通常会在24小时内作答。

适时转个念头 

今年5月,阿兹兰骑脚车时被一辆准备左转的汽车从后撞击,伤及脑部和左手。事发后他一度沮丧和担忧自己还能重新行走吗?谁来照顾养家糊口。

“很多人问是谁撞我?哦,学院生。一定是一边开车一边按手机、开太快之类,你应该控告他让他坐牢等等的想法和怒气,很快的我觉得自己不需要知道这一些。知道这些不能帮我改善情况,他们所提的可能是一种情况,也有可能对方面临另一种情况。重点是,我们无法控制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但可以控制事后自己的感受和行动。我可以生气、难过,但这些无法帮我更早痊愈。”

反之,放下怒气,专注在复健、饮食、重新运动,帮助他更快痊愈,84天后他又再度骑上铁马,毫无阴影。

报道·郑美励 摄影·王宥文

报道·郑美励 摄影·王宥文

报道·郑美励 摄影·王宥文

报道·郑美励 摄影·王宥文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