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下调大马2年GDP
预测2020年晋高收入国

(吉隆坡4日讯)世界银行宣布下调对大马经济今明两年的增长预估,但预期大马可在2020至2024年期间实现高收入国目标。

世行预估,由于面对种种挑战,大马经济今年及明年,将只分别增长4.9%及4.7%,至于2020年则是4.6%。去年,我国经济按年增长5.9%。

大马这几年的经济增长,主要是受私人消费持续强劲增长所推动。

世行今日公布最新的东亚与太平洋经济前景报告中指出,作为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在外在环境充满变数下,大马经济将继续面对各种巨大的风险。

报告说,市场对先进经济体货币政策的预期出现转变,或其他区域的危机,造成金融市场波动激烈,并可能会蔓延至包括大马在内的新兴经济体,令这些经济体出现资金外流及货币面对卖压。

“另一项主要的风险,则是保护主义的升级及一些主要经济体的贸易战,这都可能对马来西亚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因为大马经济与全球市场高度接轨,并依赖全球价值链作为经济增长泉源。”

有望收窄财政赤字

尽管今后3年的经济增长预计逐年减缓,但世行预期,大马有望收窄财政赤字。

世行预估,我国的财赤将在今年降低至占国内生产总值2.9%,接着分别于明年及2020年进一步收窄至2.8%及2.5%。

它指出,大马政府要在今年实现财赤降低至2.8%的目标,取决于经济增长5%以上,否则,财赤可能会稍微扩大。

“政府的补贴开销增加,以及废除消费税后出现的税收缺口这两项负面因素,预料将获得原油相关收入增加,以及削减非首要开销及展延资本开销的举措所抵消。”

报告也指出,大马的私人消费持稳,主要是家庭开销持续增长,主要受惠于今年6月消费税归零及销售与服务税9月开跑前的3个月“免税期”,以及公务员与退休公务员获得的一次过花红,推高市场买气。

须监控落实竞选宣言风险

世行预估大马的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将适度扩张,而公共资本开销低于早前的预期,打击了大马经济增长前景。

不过,外围因素将继续受惠于全球投资与制造业活动回扬,尽管这个好景的循环周期已开始步入后期。

“在国内因素方面,政府必须谨慎监控落实数个竞选宣言所带来的潜在风险。废除消费税及重启销售与服务税,以及调整燃油定价机制,却没有获得足够的其他利好措施来补救,将限制政府的财政政策空间,并令政府更依赖欠缺稳定的直接税与原油相关税收。”

世行指出,政府重新评估数个大型基建计划,已增加了大马投资前景的不确定性,最终将影响整体经济增长。

其他值得一提的风险,包括公共领域债务相对偏高,主要归咎于连续多年累积下来的财赤,以及对公私伙伴计划的财务承诺。

“要解决公债累积问题,需要谨慎的处理,这包括巩固政府开销及评估新的税收来源。”

上调泰国经济增长

世行在下修大马今明两年经济增长预估之际,却上调泰国这两年的经济增长目标。

该行将泰国今年的增长预估上修至4.5%,明年则是3.9%。

不过,大马并非唯一今明两年经济增长预估都被下修的国家,邻国印尼也遭遇同一窘境。

世行将印尼今明年的增长预估下修至5.2%。

此外,世行将中国今年增长预估保持为6.5%,明年则下修至6.2%。

菲律宾今年的增长预估下修至6.5%,明年则维持在6.7%。

薪金增长不均低收入群生活成本高

世界银行集团指出,我国饮食及房屋价格扬升,以及薪金增长不均衡,导致低收入群的生活成本比中等和高收入群更快提高,而且高出数倍。

该集团宏观经济与贸易投资全球业务部首席经济学家的理查今天在东亚与太平洋经济前景汇报会上说,低收入家庭在饮食和房屋的花费占收入的大部分,以致他们实际上面对的通货膨胀率超过平均通胀率。今年上半年,基于消费税零税率,我国的通胀率为1.4%。

“薪金增长不均及部分经济体的薪金增长比其他经济体高的现象,加剧这个情况。”

世界银行集团贫困与公平部高级经济专家肯尼斯说,重新检讨生活成本援助方式,将为低收入群提供比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更有效益的系统。

根据世界银行报告,我国20%家庭的收入每月少于3000令吉,食物和非酒精饮品在他们的预算中占了大约40%。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