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退党议员何去何从?/陈仁杰

早前,所有巫统国会议员签署法定声明,授权党主席阿末扎希博士与希盟各党或伊斯兰党商讨结盟及重新执政事宜。换句话说,在选择合作对象中,阿末扎希拥有最终拍板定案的绝对权力。在失去政权后,巫统一直盘算着如何以最快捷的方式重返行政权力核心中。

对于已经走下神台的巫统而言,它们只剩两个有着天渊之别的选择,要么遵循开明的路线并对巫统进行彻头彻尾的改革,以全新的面貌示人,要么义无反顾地继续奉行种族主义,披上“种族斗士”的外衣,只把目光局限在争取作为国内最大群体马来社群的支持。



前主席纳吉遗下的是一艘千疮百孔的大船,新任舵手阿末扎希一向以保守作风著称,因此他打算把相伴相依60余载的战友给抛弃,驶离国阵港湾转向伊党码头。向来以打造回教国为己任的伊党,在与巫统眉来眼去多时后,终于在阿末扎希的积极与努力下,两党之间合作关系浮出台面。

靠拢伊党开明派不满

不断向伊党靠拢,甚至不惜放下身段,这让巫统内部产生了严重的分歧,保守派领袖普遍支持阿末扎希,而开明派领袖则心怀不满,认为巫统已经偏离了奋斗目标,两位曾经担任部长的资深领袖慕斯达法与阿尼法更是宣布退党,给巫统投下了一枚震撼弹。

两人退党之举,恐怕是巫统即将大地震的前奏。退党领袖名单也相继出现,多位开明派领袖赫然在列。类似的情况曾发生在伊党,在党内保守派当道的情况下,道不同不相为谋,郁郁不得志的开明派只能选择黯然出走,另起炉灶或另觅明主。



巫统党内开明派仍然存有一定的影响力,一旦他们搭上这一波出走潮,无形中给巫伊牵手解除了障碍。阿末扎希甚至有可能选择孤注一掷,让巫伊两党合并,彻底走上单一种族路线,可以预计的是,届时将会有更多的种族与宗教议题被人蓄意挑起,激起民众的不满换取支持,这对大马人而言绝非福音。

另一边厢,巫统出走的国会议员又将何去何从呢?选择像末沙布般另起炉灶,但是在如今马来选票已经三分天下的情况下,他们还有立足之地吗?选择加入公正党或土团成为希盟的一分子,问题是希盟内部已经僧多粥少,多只香炉多个鬼,他们会被接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