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瘟之战
从试验室到市场学

疫苗,大家都不陌生。少为人知的是,大马科研界在开发鸡瘟疫苗上颇有建树。

本期< 商·职>有2018年默迪卡奖得主——博特拉大学兽医学院院长莫哈末海尔贝佐博士分享发明鸡瘟疫苗的故事。

莫哈末海尔贝佐分享科研路上的心得感觉。

9月初,2018年默迪卡奖(Merdeka Award)表扬了7名在各领域有杰出贡献的国民与外国人,当中的健康、科学及工艺奖由2名学者共享殊荣,分别是马来西亚国际医疗大学校长拿督颜怡江博士以及博特拉大学兽医学院院长莫哈末海尔贝佐博士。

颜怡江博士对开拓于大马各大专院校的研究和发展示例商业模式有着卓越的贡献,也在临床药理学、制药科学和药物相关领域的广泛工作中扮演着领导角色;莫哈末海尔贝佐则成功开发出其中一种鸡瘟(鸡传染性法氏囊病Gumboro,又称为IBD病,Infectious Bursal Disease)的疫苗,让国内外的鸡农得以从中受惠,亦为推动可持续粮食生产的努力做出贡献。

为此,莫哈末海尔贝佐也应邀在默迪卡奖秘书处主办的公开讲座上,以“创新:从发明到创造财富之路”为题,分享了研发上述鸡瘟疫苗和商业化的过程。

容易引起大规模发病

从古至今,鸡瘟都是鸡农最担心的一种病害,一旦出现都很容易引起大规模发病,导致鸡农在经济上损失惨重,所以日常对于鸡瘟的防治极为重要。

鸡瘟不只有一种。在大马,莫哈末海尔贝佐博士及其团队成功研制出其中一种鸡瘟——IBD病毒的疫苗。IBD病毒是一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被病毒感染的鸡只会严重出血以及有免疫抑制(Immunosuppression)的现象,被病毒感染后发病率100%,而死亡率介于60%至100%。

控制超强毒型IBD病毒

国内的第一起IBD病毒(超强毒型,vvIBDV)疫情是在1991年爆发,随后莫哈末海尔贝佐和团队就投入研究病毒和开发疫苗,然而一直迟至2005年市面上才出现了一款名为MyVAC UPM93的疫苗。

如同其名字中带有“UPM”的字眼,这是由博特拉大学和私人界合作并把研发成果商业化的成功例子之一。此疫苗,可安全及有效的控制和预防超强毒型IBD病毒。

病原体进化与变异

在鸡瘟或其他家禽传染病的发生和流行过程中,传染病的很多病原体发生抗原漂移、抗原变异,导致临床症状和病理变化非典型化。以上述鸡瘟为例,预防和治疗上述鸡瘟的疫苗当然并非迟至2005年才出现。

事实上,IBD病毒的历史相当悠久,IBD的经典毒株(Classical Virulent Strains)最早于1957年出现在美国德拉瓦州甘布罗(Gumboro)镇,到了80年代美国出现了变异株,而超强毒株也分别在80年代和90年在欧洲以及亚洲(含大马)出现。

防治与行销路漫长

当IBD经典毒株、变异株在不同年代陆续出现时,市场上也有相应的疫苗能防治病毒。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病毒的进化与变异,昔日推出的疫苗在遇上IBD超强毒株(vvIBDV)时已无法发挥成效,因此市场上需要有新的疫苗来抗疫。而莫哈末海尔贝佐及团队成功研发的MyVAC UPM93疫苗就能对症下药,起到预防和治疗作用。

然而屈指一算,从鸡瘟疫情爆发到成功把防治鸡瘟的疫苗推出市场,可谓是漫漫长路,这是因为当中涉及多个阶段和进程:

研发及商业化之路: 

●第一阶段:

要开发产品(IBD病毒的疫苗),大提前是找到症结,才能对症下药。科研人员初期及最重要的工作是在实验室进行病毒研究、分离和鉴定工作。

莫哈末海尔贝佐指出,分离和鉴定出病毒极为重要,日后疫苗的品质和成效受此影响,因此科研人员必须进行大量研究工作,以MyVAC UPM93疫苗开发为例,科研人员当时从逾百种病毒中进行多轮筛选,以选出最理想的病毒(病毒来源、致命率……等)来进行疫苗开发,当中也经历过多次的失败。

●第二阶段

:研发出有效的疫苗之后,即可针对鸡只(例如养鸡场内饲养的肉鸡、不含特定病原(SPF)的鸡)进行包括致病性、免疫原性、毒性、纯度、功效、稳定性……等实验,以大量的资料和数据来印证理论及检验是否符合标准。此时,对鸡只所进行的实验都只局限在实验室。

●第三阶段:

成功印证理论和验证符合标准之后,便可开始考虑为科研成果进行商业化,例如进行市场研究、拟定商业企业案、寻找合作伙伴以便进行商业化,同时也设法寻找政府或私人界的拨款以进行商业化等等。

●第四阶段:

寻找并选择“正确”的合作伙伴,移交病毒原株(master seed)以便进行大量生产。所谓“正确”是指合作伙伴必须具备科研技术、产量、市场及行销能力,才有助于产品取得商业上的成功。

●第五阶段:

合作伙伴把科研团队之前在实验室工作进行的工作,重新进行一遍;

●第六阶段:

由合作伙伴对鸡只进行实验,选用不含特定病原的鸡做为实验对象;

第七阶段:

到养鸡场以不同品种的肉鸡为实验对象;实验后证明,鸡只没有发生异常的临床症状或爆发任何疫情,鸡只情况良好且且体内的IBD病毒抗体水平提升、不会引起免疫抑制,可用来控制及预防超强毒型IBD病毒。

●第八阶段:

为疫苗进行登记注册、制定商业企划方案以及正式把疫苗推出市场。

一旦爆发鸡瘟,大量鸡只避免不了被屠宰的命运以免疫情扩散,因此防疫极为重要。

8年进行3阶段

莫哈末海尔贝佐透露,光是第一至第三阶段,就花了约8年时间(1991年至1999年),而第5至第8个阶段又花了近5年时间。

上述MyVAC UPM93 IBD的疫苗最终是在2005年9月27日正式登记,并由当时的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在2005年亚洲家禽大会上推介,除了在大马市场贩售,也成功进军越南和缅甸市场。

事实上,上述疫苗早已在印尼……等国家和地区申请注册,但至今仍然未获得批准,这是因为各国优先考量国产疫苗,对于来自外国的疫苗有非常严格的要求并规定需有大量的数据佐证。

截至2012年为止,上述疫苗在大马市场上已售出总值8046万令吉,而2011年至2013年间也在缅甸售出价值868万令吉。

新科技生产疫苗

然而时代不断进步,科技推陈出新,MyVAC UPM93 IBD疫苗的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研发新疫苗的工作一直在进行中。在事隔10年后,另一款针对IBD病毒的新疫苗MyHatch UPM93在2015年推介并进行商业化。

莫哈末海尔贝佐透露,该团队目前正专注生产组织培植型疫苗以及使用生物反应器的新世代疫苗,并试图以最新科技生产疫苗。他指出,新世代疫苗将有助于进一步改善大马的家禽的品质和健康,而应用绿色科技、阳极电解液(电解质)、纳米技术以及阳离子脂质体(cationic liposomes)来强化疫苗接种方式,以生产更安全和更健康的家禽。

减低滥用抗生素

“使用这些疫苗和阳极电解液可减少养鸡业使用或滥用抗生素的情形,进而降低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AMR)的风险。根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至了2050年,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对社会所造成的成本负担将高达100兆美元(约413兆)。”

他指出,禽畜业目前的价值约为80亿至100亿令吉,提供多达50万个就业机会,爆发疾病是对国内粮食安全的重大威胁。而成功开发疫苗催生疫苗制造业和行销并创造新工作机会,减少对进口疫苗的依赖,也开辟新的潜在出口市场。

MyVAC UPM93疫苗由莫哈末海尔贝佐及团队开发。

应变和管理的挑战

毫无疑问,把科研成果加以商业化的过程中会遇到不少挑战,莫哈末海尔贝佐和团队所遇到的挑战如下:

1.对禽畜业来说,产品的需求量不高或者吸引力不足;

2.企业(或者说金主)对于实验室规模的产品或流程的信心不够强,不敢投资;

3.未拥有非专利性产品,因此保障专利上会遇到困难,而且容易被抄袭,对于投资者来说,投资生产属于冒险;

4.虽然创新产品,但是所涉及的过程在经济上不可行;

5.研发成果没有尝试升级或修正提升;

6.错误的时机,或没有针对目前的市场需求;

7.把研发成果加以商业化在大马仍然未成为一种风气;

8.好东西也要加以推销和宣传,才会广为人知,被伯乐所看见。但科研人员不够积极主动的推销自己和研发成果。

除了在科研领域有杰出表现,科研人员也应该要对“研究成果商业化”,商业企等……等有所了解,否则在市场行销上会遇到困难;

9.外国月亮比较圆心理。对于大马的研发成果,私人界仍然抱持怀疑的态度;

10.缺乏生产制造公司。

机会是可以被创造

“所谓创新,是成功被采纳和应用新的想法、方法和流程,也是关于如针对变化做出应变和管理,更是把一个想法或发明转化成为商品或服务并让人们愿意为此买单的过程。成功是其中一个选择,而机会是可以被创造的。”

莫哈末海尔贝佐勉励科研人员不论计划从事任何研究,都应着眼于解决社会的问题。“要达到卓越,我们必须做到最好。当你做到最好时,成果也会是最好的。想法要积极,着眼于机会而不是挑战,尽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好。”

***********************

同场加映:

2018年默迪卡奖得奖名单:

教育与社会奖:哈山阿都慕达立

环境奖:古密星

健康、科学及工艺奖:莫哈末海尔贝佐博士、拿督颜怡江博士

卓越学术成就奖:丹斯里邱家金博士、拉惹拉西亚

对大马民众杰出贡献奖:安德鲁占姆士

报道·郑美励 摄影·姚春显、 本报资料室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