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童婚/陈仁杰

继11岁女童嫁给41岁男子的案件后,吉兰丹又传出童婚案,这次的主角为15岁的女孩与44岁男子,再次引起国人对童婚的瞩目,大家期待有关当局对涉案人士采取法律行动,借此杀鸡儆猴,遏制这股歪风。

让人失望的是,副首相兼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旺阿兹莎医生以“你情我愿”一概而论,遭到群起挞伐,人权律师兼公正党最高理事拉蒂花更不留情面地炮轰旺阿兹莎正在粉饰太平。



想必大家对旺姐之前“这是州法律与回教法庭的权限,中央政府无权介入”的理由记忆犹新吧!在处理童婚案中,旺姐的懦弱无力实在无法让人接受。如果连涉及妇女、家庭与社会的问题都无法解决,那么妇女部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事实上,童婚存在已久,无奈的是,当局却没有严正看待问题的严重性。就是这种默许纵容的态度,让童婚这种不文明也不合时宜的风气越吹越盛。

儿童法令形同虚设

联邦法律中,2001年儿童法令第611条文阐明:凡是与16岁以下未成年女子发生性关系,无论是不是你情我愿,都属于强奸。再加上我国法定的成年年龄为18岁。



单凭一个15岁女孩口中的“你情我愿”,妇女部就打算停止追究,试图让事情淡化,最后不了了之吗?以逻辑思考,生理与心理发育都还未成熟的未成年女孩,生活起居尚需家人照顾,她能拥有足够心智来决定本身的终身大事吗?

儿童法令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儿童的权益,如今妇女部一句“你情我愿”就能让那些为了满足自己变态性欲的恋童癖大叔,把15岁甚至11岁的女孩娶回家,变相地鼓吹童婚,不仅让儿童法令形同虚设,也可能使大马成为恋童者的避风港。

未成年女孩嫁为人妇之后,在缺乏生活经验及欠缺与人相处之道下,将会衍生更多的家庭与社会问题。何况在求学的黄金年龄嫁人,白白错失了自我提升的机会,一旦婚姻发生变卦,这叫她们日后以什么立足于社会?

在遏制童婚问题上,我们更多时候看到的是推卸责任的言论,尚未见到政府展现破釜沉舟的决心,而这并不是人民心中所盼望的!可叹的是,又传来某宗教司建议把大马法定结婚年龄降至14岁,而且还有不少拥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