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看穿“政治青蛙”/陈文坪

民主政治就是政党政治。政党政治的最大利益依归是服务人民。在服务人民这一基础上,政党也能得到人民的支持而不断成长。因此,政党与政治是“一体”的,两者难以割舍开来。

日前马来西亚最大反对党巫统爆发退党潮,24小时内两名前部长级领袖先后宣布退党,并传出接下来还有至少16名巫统议员会陆续出走。



当选议员为自己寻找更好的出路而退党看似无可厚非,其实是不尊重选民、也不尊重民主制度,这对以政党政治为核心的民主制度发展是不利的。

众所皆知,在议会民主政制下,组成政府的先决条件是政党或政党联盟必须在选举中取得多数的国、州议席。顺便一提,独立人士可以中选,但无法组成政府。没有政党立足,就没有政府的存在。因此,政党在民主政治、政制中是重要的一环。

在政党“庇护”下当选

政党要赢得选举,赢得人民的支持,必须提出政纲,并说明如何落实一系列纲领,如何治理政务,解决人民面对的短、中、长期困难,说服人民投票支持,然后政党再派候选人参选,最后,在选举中取得多数议席的政党,可以组成新一届政府,可见议员是在政党的“庇护”下当选。



以2016年为例,当时还是反对党的沙巴州公正党、行动党的数名国、州议员为了更好的“前途”,相继退党,引发政坛大地震。这对公正党及行动党在沙巴州的发展如同当头一棒。多名议员同时退党,不但打击反对党士气,也冲击反对党联盟之间的互信。

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就事件斥责退党的国、州议员背弃当初让他当选的公正党,是无法容忍的行为。她这一掷地有声的话语,对任何政党的议员都适用。

国、州议员在任内不顾政党助他/她当选的“恩惠”而退党,不但有损自身的诚信,也对当初投选他/她的选民不公平。毕竟自身是以政党身分参选,政党提供了“资源”助选。选民也是看到政党提出的良好政纲而支持的。

回顾历史,“政治青蛙”这一民主政制下的陋习,朝野都曾发生过,也各有受到其害。只要有利益存在,“政治青蛙”是不会停止的,也防不胜防。如果不加以“捕杀”,对朝野来说,发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政治青蛙”轻者影响法案无法在议会通过,重者可以让现任政府倒台,这些都有先例。

修法堵住“政治青蛙”

现在换成希盟执政,今后相信政党轮替将成为常态。因此,朝野政党必须痛定思痛,除了在遴选候选人时更注重品行、谨慎,也可联合提出修改选举法令,共同堵住“政治青蛙”的跳跃洞口,让他们不可随意“跳动”,还政党政治对人民负有的基本职责。

其实,与大马一水之隔的新加坡,已故政治强人李光耀早已看到“政治青蛙”对政党政治的危害性。在还是殖民地时代与英国谈判自治时,就坚持不能按英国殖民地政府的选举制度,否则,议会民主制度将难以“安宁”。

在新加坡,任何人在政党旗帜下当选的议员,一旦退党、或被开除党籍,将失去议员资格,其席位即宣告悬空,必须通过补选来填补议席。这一点,值得大马朝野参考与借鉴。

大马执政党希盟不是提出修订选举法令降低投票年龄吗? 朝野何不趁此机会,提出修正选举条例,堵住“政治青蛙”出走的洞口?朝野政党必须摒弃那种动辄“策反”他党议员跳槽的做法,让政党政治回归初衷,议会民主才能发展出好的政治、政制,国家、人民也能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