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风12年的
康复磨练

6年前重学驾车,考获牌照。

瞬息间竟跨越12道中风的栏杆了。跨越,并非全然的康复隐喻,而是我在地球上仍占有一分子,有尊严地过着半正常的生活;换言之,尚能融入社会,参与某些聊以自慰的活动。

但是,这些参与的活动,都有局限性的,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十八般武艺如火纯青,凡事得心应手。所以,凡患脑栓阻塞,半边身体瘫痪过的中风病者,总存在不能回到原本的缺陷,无法像从前过畅所欲为的闲适生活。



永远难忘的8月31日,12年前的国庆日,大清早我坐轮椅进入专科医院的急诊部。右边瘫痪,口齿不清,X光扫描的结果脑部栓血缺氧引起中风。两天后出院,走上无尽期的复健之路,一走竟然12个春花秋月了。轮椅成了我的初期导航,在狭窄的斗室囚困了足足3个月,才勉强拄着拐杖蹬到室外,那时方醒悟阳光的撒播是怎样的煦暖温韾!

从此复健成为我每日的必须功课,初期上物理治疗所,经过半年就自己啄磨练习了。治疗中风,除了依赖机器,身体力行操练尤其重要。近几年我还上健身中心,跑步机对行走平衡有很好的体验。总之,每天3小时的汗滴修持,把两套湿漉漉的衣裤拋进洗衣机,我在长途的复健路上影响了老伴的日常生活。我感恩她的长期搀扶而无怨无悔。

考驾照过山越岭

遂想起6年前我重学驾车,考获牌照了,家里孩子不肯乘由我掌盘的车辆,而老伴却毅然坐在我身旁,陪我上高速公路,一口气风驰电掣百余里路直抵江沙乡城。如今,我能操控自动牙档、手控牙档两种性能的轿车,也可以独自驾着老爷四轮驱动爬山虎去巡视油棕树,蜿蜒凹凸、窟窿堆叠的红泥山径都在我操控的齿轮下过山越岭,安然来去。

其实,在中风后能坚持十多年半正常人的生活,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这是一项持之有恒、契而不舍的总结。根据医学界统计,只有10%轻微中风病患者通过治疗能痊愈;有30%中风后就死亡,30%治疗一段时期后去世,另30%被病患缠绕,持着OKU(残障人)卡坚持地活下去,如我。而中风又摔断脚,5人之中仅有2 人能捱过5年,我于中风后3个月就遇断脚之痛,算是奇迹幸存吧!



我就是持卡的一分子,每天都在练习跨栏,尝试越过原有的高度,让自己的活动能力添加些许灵活,改善感应。虽说瘫痪后3个月内列为康复黄金期,我的确坚持,12年之后持续磨练仍有进步的空隙。或许,汗滴不会平白流逝的,多少付出就有多少回报。

复健之路漫漫长远,仿佛看不到尽头,“能否痊愈”是个深不可测的、连医生也摇头的答案。我身为过来人,经历了12年的熬练,换来了的总结是:

身为中风病人,别梦想着痊愈,勤奋做复健也不保证可以达至理想的意愿;但病人若不肯接受治疗,放弃做复健,那肯定只有在瘫痪中度日,也很快在瘫痪中消逝于尘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