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潮州人,也是广东人/沈小珍

我是潮州人!我也是广东人!

前阵子,在雪隆潮州会馆董事会群组有人抛出这道问题:我们可以自称广东人吗?有人立马回复:当然可以啦,潮州就在广东省内!

我感到纳闷:潮州话和广东话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方言,潮州人和广东人怎能混为一谈呢?嘴里唱反调,脑海里却联想起一位初相识的香港朋友,正是如此自我介绍:“我是潮州人!我也是广东人!”

“2018华人乡音文化季”于9月8日至23日,在雪隆一带展开5项精彩的文化活动。9月16日在雪隆潮州会馆举办的“红头船国际讲堂:看山望海·中国与重洋”,邀请了中国潮州韩山师范学院研究所所长黄挺教授主讲。

黄教授多年来专注研究潮汕地方史志,自2006年起多次来马研究潮州文化在地化的特征和传承,这回在雪隆潮州会馆分享的是,潮汕史研究中如何处理地域、原乡与海外、移民与身分认同等。

语言环境最重要

黄挺教授的讲座来得及时,正好解开我的疑窦,对潮州人南来的历史,有了基本认知。 他说,红头船并非潮州人独有,在那个远古年代,客家人和广东人应该也是乘红头船下南洋的。大马的潮州人不能自称广东人,因为大马的籍贯观念有别于中国,这里的广东人泛指说粤语的族群,以方言归类而非地域。

相反的,在中国,潮州人自称广东人并没有错,因为讲粤语的是广府人。其实,很多广府人并没有广府人的概念,一般觉得自己是广东人,而广府人概念是用来区分客家和潮汕的。香港人来自中国不同地域,以广东省籍为主,广东省内有三大族群,分别是广府人、潮州人和客家人。目前香港人口730万,潮籍人士及后裔多达150万。

学习语言,环境最重要。黄挺教授分享他对于本地方言环境的观察,正好点中我辈。语言环境可能造成潮州人讲闽南语、粤语和客家话,却不会讲潮州话。

我是潮州人,小时候跟婆婆说潮州话,随着婆婆逝世之后,再也没有说潮州话的对象,因此我的闽南语远胜于潮语,当年在南洋多媒体制作新闻视频时,曾向前辈陈玉水学习闽南语新闻播报,趣味盎然,可惜参与学习者仅两人,闽南语新闻播报的计划无法落实。

录音抒怀小公益

语言是一个民族的根,方言是一个籍贯的魂。会馆召开大会时用方言进行,并积极开设方言班,让年轻一代重拾乡音的美妙音节。爱FM电台也在晚间特设方言新闻时段,协助推广方言。然而新闻播报是一板一眼的, 若换做美文共赏的抒怀方式,相信会更受欢迎。毕竟一段优美的文字,在理解透彻之后,念得有感情、咬字精准,听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等9月初主办的“2018 XIN公益大会”,以“相信小的伟大”为主题,在各种“小而美”的公益活动当中,录音寄温情令我大开眼界,遂想起2011年在云顶举行的国际潮团联谊年会,以潮人下南洋拓荒的大汇演为重头戏,一开场是离乡背井、漂洋过海的场景,随后一封家书的画外音,牵动了无数的乡愁,不少年长的海外乡亲触景伤情,老泪纵横。

这把声音也触动了现场的我,追问之下,才知道是现任雪隆潮州会馆会长林家光的配音,我想这封家书比他播报过的任何潮语新闻更令人印象深刻,更加暖人心。

最新报道

范冰冰《大轰炸》确定不上映
4.3亿蒸发导演崩溃!
英妇逛儿童博物馆
称拍到2中国女鬼
兆彩又扛龟 头奖飙破36亿 
美史第二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