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盘阴影罩巫统/南洋社论

吉兰丹日里国会议员/国际贸工部前部长慕斯达法宣布退出巫统,震惊政坛;沙巴金马尼士国会议员/外交部前部长阿尼法阿曼隔日也相继退党,以致巫统国会议员仅剩49人。

作为元老级巫统党人,慕斯达法显然不同意目前高调祭出的“巫伊合作”,他在抒发退党感言时表示,巫统应是一个具包容性及中庸的政党,在继续为土著和回教战斗的同时,也不该忽略其他种族和宗教的利益;阿尼法虽言明与慕斯达法行动无关,但冲击一样大。

慕斯达法退党当晚,巫青前团长凯利已率先批评巫统领导层,重申巫伊合作不正确,并要该党主席阿末扎希为慕斯达法的离开负全责。

就在巫统针对未来政治路线的争论方兴未艾之际,曾任副主席,甚至曾被看好是未来接班人的国防部前部长希山慕丁也会见了首相马哈迪;如今很多人都在观望,这个大马历史最悠久的政党会否掀起退党潮,进一步分崩离析。

在马来西亚,斗争方向最明确的政党,莫过于伊斯兰党;从创党至今,其神权治国的主张始终不变,任何人都可以不喜欢这个宗教政党,但所有人都应该尊敬其对建立回教国的决心和坚持。

巫统之所以沦落至此,最大原因就是领袖忘了建党初心,忘了为族群和国家谋求福祉的天职,在“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败”的诱使下,犯了权力傲慢、以权谋私的大错,结果遭受了被人民,甚至是自身党员唾弃的下场。

时代的巨轮一直在转动,国情也不会一成不变。5·09大选成绩释放的一大信息,就是人民期待走出种族政治的旧框框,且过去3届大选显示,越来越多的巫裔选民加入了这个行列。

多个民调显示,巫裔选民在5·09大选的投票倾向为巫统40%,伊党和希盟各30%,有些分析认为希盟或许会为了争取更多马来票,而在政府政策上慢慢右倾。事实是否如此,眼下还说不准,可要是希盟真的走上“马来人优先”的老路,那将是马来西亚的悲哀。

巫伊合作只是建立在互相利用的薄弱基础上,希盟的巫基政党大可不必太过在意,只要推行及坚持公平公正的从政态度,不愁没有市场。

种族政治已过时,新马来西亚的最大使命,就是破旧立新。当然,同样重要的是,新政府在施政上必须廉洁有效,否则一切亦将徒然。

最新报道

计划多元化顾客群
万丰不排除并购壮大
玻州议会反对政府签署ICERD
森桂青文艺协会今宴庆周年
筹150万建最大龙母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