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到不敢婚/南洋社论

养一个人能吗?说的是除了自己,多养另一个人。在全球走向城市化、人人追求更好物质生活,以及经济前景趋向不明朗的时代,答案会是“不容易”,而在马来西亚,答案更是“很难”。

为免养多一人,大马人怕到不想(结)婚了。

《新海峡时报》对城市与乡村5万7246人进行民调结果显示,逾一半大马男性不想结婚,原因是没钱没事业,多达56%。女性因经济问题不婚只占26%,主要原因是没追求者35.7%。

很显然,男人不婚,女人嫁杏无期。

没钱没事业不婚俨然全球趋势,进而衍生共同难题——人口老化,生产力下行。

其恶性循环与恶果是,即便不婚不必养妻活儿,人民还得“抚养”其他人民。统计局数字显示,我国抚养比率预计从2010年的47.8升到2040年的49.5。这意味着未来20年内,我国每一个有生产力的人口将必须抚养另一无生产力的人。

劳动力人口是15至64岁,这范围以外的都属于非生产力人口。目前国内合法工作年龄是16岁以上,退休年龄是60岁,但趋势是有钱者,60岁前就想退休,而大部分16岁者都还在求学。

依这一趋势,加上怕(结)婚男性人口的不断增加,大马劳动力必然每况愈下。

其实, 不婚的另一个问题是孩子的教育费。即便婚了,念及孩子将来教育费庞大,不少家庭少生甚至不敢生育。于是,即便女人想婚,男人怕婚的情况下,不婚不育成了全球问题。

联合国发展计划署 2013年大马发展报告,愈一半,即53%的家庭没有任何金融资产,乡村家庭63%,城市家庭45%,多达88%户家庭没有存款。若情况持续,不婚趋势必然也将吹向乡村。

国库控股研究院2014年报告显示,低收入、高负债及低存款是目前大马的普遍现象。除非人民收入增加,不婚、少生甚至不生育情况下,人口老化与生产力下降将是我国未来的最大问题。

专家一致认为,除了教育,没更好对策。鉴此,明年度财政预算案,再“牺牲”也不能牺牲教育, 否则,因不婚而衍生的国家生产力等问题,只会更坏不会更好。

最新报道

农长:放眼全球20兆市值
鼓励出口草药保健品
贸易战对木业影响微
卢成全吁业者发展增值产品
古拉:44万人就业
雇少年做险工罚5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