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敌人不只是洋垃圾/刘永山

上周日,我受邀出席瓜冷环保协会于仁嘉隆新村华小举办的筹款晚宴,也应邀上台发表看法。我并不是该晚宴唯一的演讲嘉宾,因为演讲的还包括协会主席陈贞兴先生以及该协会的赞助人和顾问。

瓜冷地区在不久以前面对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这些问题源于瓜冷境内,尤其是仁嘉隆新村以及直落(Teluk Panglima Garang)一带处理塑胶废料的非法工厂在生产过程中排放有异味的毒烟,导致村民晚上无法入眠,于是部分居民就结合力量成立该协会,以监督这些工厂的运作,现场更筹获超过20万令吉;由于这些工厂大部分都有处理入口的塑料垃圾,俗称“洋垃圾”,因此,当晚的宴会变成讨伐洋垃圾大会。

中国地区空气污染问题一向恶名昭彰。除了因过度工业化造成空气污染意外,中国境内大大小小的塑料循环工厂也是中国地区空污的罪魁祸首。

中国当局因此在去年决定不再从西方国家入口塑料垃圾,这项禁令顿时造成西方国家的塑料垃圾堆积如山;原来这也揭露许多西方国家在环保事业伪善的一面,因为他们所生产的塑料垃圾,部分能在境内循环使用的已在国内处理,大部分不能再循环使用、或者有毒素、或者不符合经济效益的塑料垃圾都是出口到第三世界国家,其中一个就是中国,因此,中国多年来被称为西方国家的垃圾场。

无奈好景不常在,当中国政府去年决定不再入口洋垃圾后,这些漂泊在海上的垃圾今年纷纷转运往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包括马来西亚在内。今天瓜冷的空污问题因洋垃圾而起,可是,问题的症结不是洋垃圾,而是非法处理塑胶垃圾的工厂,包括许许多多躲在仁村内外的非法工厂。试问,难道只是处理本地塑料垃圾的工厂就不会污染环境吗?

无良厂家污染环境

我们也不要以为合法工厂就没有问题。合法工厂除了地段是工业地以及建筑物符合地方政府条规以外,倘若工厂内部的操作无法达标,即便是合法工厂也是要面对环境局的执法行动。

我们也不好盖棺定论,认为处理塑料垃圾的工厂一定就是污染环境。事实就是,我们的社会需要这类的再循环工业,没有这工业,社会每天大量生产的塑料垃圾要往哪裡去?

其实,再循环工业本来就是一个良心企业,无奈这行业门槛不高,而且盈利相当高,因此,许多缺乏环保意识的厂家纷纷投入生产;他们和一般的资本家一样,为了把成本压低,不愿意花钱控制厂内的空污排放、聘用最低廉的廉价劳工以及把工厂设立在农业地段。

此外,我们也发现入口洋垃圾原来是需要入口准证(AP)。过去负责发放AP的固体废料管理局并没有严格把关,确保这些拥有合格入口准证的进口商进口和出口的数目都一样,这造成业界许多进口商本身并没有合法工厂或足够的产能来处理这些塑胶废料,反之,真正的业者借用他们的准证入口这些塑胶废料,然后再转让给非法工厂作处理。

虽然洋垃圾是现在的罪魁祸首,可是,倘若非法工厂处理的是本地塑胶废料,也同样造成污染,那么我们岂不是“表错情”?倘若这些工厂处理的不是塑胶废料,而是其他同样造成污染的原产品,那我们又怎样?

瓜冷地区的垃圾废铁废纸回收中心(besi buruk)多得不胜枚举,有一部分甚至设立在冷岳河边。这些中心会有可能污染瓜冷地区的环境吗?

这还不包括区内面积大小不一的养猪场、鸡寮以及棕油果实提炼厂等等。如果没有良好的仪器控制污染,这些农基工业随时可以污染我们的环境和水源。所以我才说,我们的敌人不是洋垃圾,而是这些只求牟取暴利的无良厂家。只有对症下药,我们才能解决问题的祸根,达到药到病除的疗效。

(作者为雪州万津州议员)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