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

【300字极限篇征稿】

不知从何时开始,总是边翻书,边扒饭。不记得吃过什么,唯独遇上的文字铭刻于心。仿佛把小叮当的记忆面包,撕成一小块一小块,放进虚拟的胃。

只要避免彼此眼光接触,饭桌上能好好地循环着家常——无论是翻书看报的、刷手机的,终究会把筷子伸向饭桌中心。

2018年的某一天,她遇上了“呕吐1979”,仿佛是魔术师变戏法从帽子里往外拽鸽子、兔子、万国旗似的,食物哧溜哧溜全都吐了出来。

大手狠戾地掐着她的胃。空洞的黄疸水一股脑儿倒进了马桶,哧溜溜吐话成流淌的语言。

她继续干呕着语言。喉咙深处爬出了一只又一只藏着掖着的穿山甲和刺猬。

仿佛魔术师变戏法地,它们化身鸽子,插翅飞走。

从此以后,可以好好地吃饭了。

最新报道

佐哈里驳林冠英退税款言论
“194亿不可能失踪”
会计局证实财长正确
统一收入户头剩4.5亿
国行30亿贷款
中小企勿错失